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三十八章 斬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八章 斬斷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身為一個復仇者,承載著家族最後的榮光,帶著與生俱來的高傲之心,有些不一般想法不怪,但沒想到佐助真的會在水木面前發一頓牢騷。

「作為讓我一笑的報酬,我勉為其難地告訴你一些事情1

水木停下了笑臉,看了看面色有些尷尬的佐助,

「不用感到難為情,你說的也沒什麼不對,但說正事之前,我有一些話要對你說1

辦公室的光線有些暗淡,水木拉開了身後的百葉窗,然後轉身,

「同情是一種錯誤,鼓勵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這麼理解你所處的環境其實也不是不行。但有一點你要記住,不管別人的態度帶給你怎樣的不快,那也是帶著善意向你提供了幫助,這並不是你否定這些羈絆的借口。」

「受教了1

佐助十分坦然地接受了水木的勸告,剛才自己的說辭確實有些不妥。

「你說你不想遵循宇智波鼬給你安排好的道路,但你想過沒有,人們常常以莫名的言辭裝點真心話,藉此掩蓋真正的目的,兩者之間相互的影響已經建立,你以為反抗宇智波鼬獲得了所謂的自由?

與你的兄長背道而馳,同樣也意味著你受到了他的影響,難道你能肯定這不是他的真正目的?

從你糾結於復仇這件事開始,你始終都在宇智波鼬的陰影之下1

「這麼說……」

佐助臉色開始變得難看,

「難道要像他那樣,獲得所謂的氣量?」

水木搖搖頭:

「看來對你來說還是太早了一點1

原本以為佐助能夠說出剛才那番話,應該能夠明白水木的深意。

這哪裡是在勸他遵不遵從宇智波鼬的安排?而是希望他不受他人影響,尋找本心,做出不會後悔的選擇。

「總之,以後精明一點,不要隨隨便便被人給騙了1

「知道了1

水木不想再多說,佐助也不好細問。

「那麼接下來說點實際的1

水木看了看臉有些希冀之色的佐助,

「萬花筒寫輪眼並不是用查克拉簡單堆砌可以得到的。這種血繼限界是極為典型的陰遁——廣義的陰遁,都是由精神力量顯化而來的,當你沒有足夠的精神波動激活它的時候,再多的查克拉都不會有效果。」

「陰遁?」

水木點點頭。

「宇智波家族遺留下來的萬花筒寫輪眼的開啟方法,是殺親吧?」

「是1

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但佐助還是確認了水木的話。

「難道這種方法真的有效?」

水木不置可否地笑了一聲,

「兩者之間並沒有直接的聯繫,但殺親確實有一定的可能會開啟萬花筒寫輪眼1

「寫輪眼果然是被詛咒的血繼限界?」

「詛咒?也只是無能之輩給自己臉貼金罷了1

水木嗤笑著說道,

「多餘的話以後再說,我會告訴你怎麼開啟萬花筒寫輪眼,但是怎麼做,需要你自己拿主意了。」

「人生於世,會與各種各樣的人產生聯繫,人與人之間交往的產物,反過來會約束人自身。喜怒哀樂、愛恨情仇是這種現象的集體現,其它如社會、制度、職業、下級等等一系列的道德與規則,會限制我們自由的靈魂。」

「人總不能太過肆無忌憚,否則只會招致毀滅。」

「寫輪眼是心靈力量的體現,三勾玉,是世俗力量的極限了,想要得到萬花筒寫輪眼,必須打破這種束縛,釋放不羈的靈魂,才能完全展露其力量1

「殺親,是一種非常愚蠢的方法。曾經有一段時間,宇智波家族有計劃地施行過這一政策,但是無一例外,全都失敗了1

「怎麼可能,宇智波有過這樣的歷史?」

水木擺擺手,

「真相不跟你爭論了,你只需要聽我說結果。」

「這個世界對人的束縛分為很多種,有強有弱,但對人影響最大的,無疑是愛與恨1

「有計劃的殺親,你認為這種人會將親情放在心?所謂家族之愛,對他們的束縛弱得可憐,哪怕殺再多親人,徒染滿手鮮血,萬花筒寫輪眼永遠跟這種人無緣。」

「這不對勁1

佐助再次忍不住打斷水木的話,

「如果真是這樣,那宇智波鼬絕對不可能開啟萬花筒寫輪眼!按照水木老師的理論,極致的愛破滅的時候才能獲得萬花筒寫輪眼,那豈不是說……」

所謂的氣量,是斬斷這個世界自己最深的羈絆?

「寫輪眼其實是這麼回事,陰遁的力量造了寫輪眼,極致的精神波動,讓靈魂瞬間釋放出強大的力量,才是寫輪眼更進一步的基矗至於宇智波鼬的實情,那需要你自己親自去弄清楚了1

「殺親確實有一絲可能會成功,但是愚蠢的殺戮肯定是毫無效果的。最重感情的宇智波族人,經歷極致的心靈拷問,才能獲得寫輪眼真正的力量。不一定一定要殺死某人,但這是最直接、最能讓人理解的手段,又有什麼是殺死最親密的人更有效的?」

「所以,用屠滅全族,來成自己的萬花筒寫輪眼么?」

自以為找到了真相的佐助深吸了一口氣,

「我明白了。」

「不要妄自下結論,佐助1

水木有些無奈,

「真相只有當事人最清楚,如果你想知道,去問他吧1

原本想再解釋一下,但不知道從哪裡說起,水木也只得放棄。

「總之,多謝水木老師解惑了1

水木擺擺手:

「好自為之吧1

……

目送著佐助推門離開,水木突然開口說道:

「都聽到了?」

安靜下來的辦公室,白髮蒙面的旗木卡卡西突然現出身影。

卡卡西自顧自地倒一杯咖啡,然後在水木對面坐了下來。

「有什麼感受?」

「雖然有點讓人不開心,不過,總算有了獨當一面的忍的氣度了。」

不再滿足於一無所知地任人擺布,也算是不錯的進步了,

「有一種孩子長大了,要搬出去住的失落感1

本書來自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