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四十三章 準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三章 準備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宇智波佐助從敵人的屍體上抽回了赤紅色的長劍,沾染了血污的劍身更顯得妖異,在周圍白雪皚皚的襯托下,更加讓人覺得望而生畏。

進入暗部將近兩年,佐助終於在職位上趕上了曾經的宇智波鼬暗部分隊長,雖然慢了近四年。

在暗部的經歷,佐助還算滿意。

紮實的基儲多次出生入死的體驗、再加上身體的成長,讓他感覺得到自己實力日新月異的變化。

雖然任務的對象大部分都是些流浪忍者、叛忍、賞金獵人、以及作惡多端的忍者強盜,但這些惡棍既然能逍遙在忍界,自然有其獨到的地方。

雖不乏實力強大的傢伙,但他們大多數人都是沒有受過系統教育的野路子,劍術高手、武士、毫無自覺的血繼限界與秘術忍者,擁有某方面奇特專長的傢伙不一而舉。

將他們一一剿滅,佐助也算是經歷了各種各樣的考驗。

感觸最深的,無疑就是跟隨水木和天藏在風之國對戰大蛇丸的那一次。

和漩渦鳴人與我愛羅那種半吊子不同,真正的高手是怎麼使用高端力量來戰鬥的,真是讓佐助大開眼界。

這可比當初遠遠地目睹自來也鏖戰宇智波鼬的須佐能乎要直觀得多。

最危險的一次,無疑就是在熊之國擊退殺人鬼了。

強大且詭異的血繼限界的和秘術,最近兩年來,讓佐助第一次覺得死亡離自己是如此的近。

好在最後全都化險為夷。

「隊長,已經全部清除1

「處理屍體,準備收隊1

長劍一甩,雪地上多了一道紅線,手腕一轉,劍刃歸鞘。

一個小有名氣的強盜團伙就此覆滅,幾名聲名赫赫的叛忍成為佐助的墊腳石。

雖然因為暗部任務的關係,無法讓佐助的真名顯露於世,但帶著鳥類面具,速度快到超出視力極限的「隼」,也開始在暗部中有了不小的名氣。

忍者確實是講究資歷的職業,但最有說服力的還是實力與戰績。

片刻之後,抹去所有痕的木葉暗部撤離,紛飛的雪花將一切再次掩埋。

至於暗中將一切都看在眼裡的白絕,從頭到尾都沒有現身過。

「宇智波佐助,鼬的弟弟,兩人還真是相像啊1

……

對忍者來說,一年將盡,並沒有什麼年關的說法,沒有收租的地主老財,也沒有被逼著賣兒賣女的佃戶。

水木還是比較喜歡這段安逸的時光的,如果不是因為戰亂在即,那就更好了。

坐在陽光下,既寧靜又舒心!

唯一讓人有些不滿的,就是有點冷。

沒有風,但呼吸著寒冷的空氣,依然讓人有些不適。

對小美幸來說,這一切都不是問題,穿得嚴嚴實實,坐在水木的懷裡,隨著水木坐在巨熊的頭頂。

下方小椿頂著一身赤紅的查克拉,在白雪的背景下極為顯眼,惹得小美幸不時伸手將波太君因為冬天而換的一聲長毛揪來揪去。

第一次見到忍者修行的小傢伙樂不可支,笑臉就沒停下,也不知道在開心什麼,估計一家人帶著她出來玩就是最大的樂趣了。

相比之下,小美幸的粗神經倒是讓水木大開眼界,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波太君這個尖牙利齒的猙獰巨獸沒有危險,除了剛開始的愣神,居然沒有被嚇哭。

似乎很喜歡這種居高臨下的感覺,小美幸嘴裡不時咿咿呀呀,順著小椿的動作有節奏地手舞足蹈。

一歲多的孩子,雖然已經可以說幾個簡單的辭彙了,但很多時候,水木依然不明白小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似乎是不滿慵懶的水木的無動於衷,小傢伙抓起水木的大拇指不斷地拉拽。

「這是?你也要下去玩?」

估計在懵懂幼兒眼中,除了吃喝拉撒再加上睡覺,也就只剩下玩耍了。

水木讓巨熊趴下,然後慢悠悠地跳了下來,將小美幸放在綿軟的雪地上,積雪立刻淹沒了小傢伙的膝蓋。

置身於綿軟的雪堆里,好奇的小傢伙捧起一小團雪花就往嘴裡送,砸吧了一下小嘴,嘗了嘗之後發現沒什麼味道、一點也不好吃之後,苦著一張臉將雪水吐了出來。

「吃到苦頭了吧1

水木笑著將小美幸嘴角的污漬擦掉,然後抱了起來,

「說了多少次了,莫名其妙的東西不要隨便吃1

雖然表達還不清楚,但水木可是知道的,這個人小鬼大的傢伙什麼都聽得懂,裝作無辜的臉可蒙蔽不了水木的眼睛。

水木按了按小傢伙頭上歪了的熊皮帽……不對,熊絨帽。

蠢笨的巨熊,看在這傢伙最近還算盡心儘力的份上,水木沒有扒了他的皮。

一隻不冬眠的熊,長那麼多保暖的絨毛也沒什麼用,水木也算是廢物利用,找人剪了一大堆下來,做成帽子、手套、毛毯什麼的,似乎還挺好用。

感覺到水木靠近的小椿停了下來。

「怎麼,小傢伙快熬不住了?」

小孩子的耐性有限,外面雖然很有趣,但呆在一個地方也容易膩。

「走吧,時間快到了1

月光疾風和卯月夕顏的女兒出生已經一個月了,趁著這段時間有空,可以去拜訪一下。

「我跟你說,以後你就是姐姐大人了,舉止要優雅1

「不知道你在胡說些什麼1

小椿從水木手上將孩子接了過去。

不久之後,只留下了一連串的足跡消失在遠方。

……

辭舊迎新之際,大蛇丸不也會放下手裡的實驗。

父母在年幼的時候就死在第二次忍界大戰中,老師猿飛日斬也死在自己手上,能夠被稱為羈絆的人,貌似已經不存在了。

支撐著大蛇丸走到現在這個地步的,就是對未知的渴求以及對死亡的不服輸!

「聲名鵲起,這是佐助么?這麼放心地將他派出村子,我是不是被小看了?」

大蛇丸對藥師兜帶來的情報頗有興趣,

「種下的種子,已經快要開花結果了,還真是讓人開心的消息。」

三年之期就在眼前,是時候準備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