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五十二章 打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二章 打算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三天之後,木葉忍者之間開始流傳一種奇怪的咒營—舌禍根絕之印的解除方法。

沒人知道最早消息的起源是在哪裡,但這件事莫名其妙地傳開了。

很多忍者連咒印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就更不用說這個煞有介事的舌禍根絕之印了。

舌禍根絕之印不為人知,倒是解除方法開始爛大街了。

除了知情人之外,沒人知道這件事的影響。

某些極少數人的惱怒,絕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更不用說感同身受了。

被團藏用來施加在「根」忍者身上,絕對不能泄露機密、且服從於咒印的主人——團藏的控制手段,已經開始變得不再牢靠了。

除此之外,大部分木葉村民關心的是另一件事情。

警備部的副部長、上忍水木明目張且大言不慚地表達對火影之位的爭奪之心已經讓人很驚訝了。

一個沒什麼根基的普通忍者,在血統論盛行的忍界,說出不符合身份的話,只會惹人嘲笑。

如果沒有自來也弟子、六代目旗木卡卡西的學生和四代目波風水門的兒子的身份,漩渦鳴人想要當上火影也絕對不可能那麼順利。

更加讓人難以接受的是,水木沒想過用什麼大義、武力、貢獻之類的理由來爭取,反而將至高無上的火影之位當做貨物一樣用來交易。

小商販一樣討價還價的嘴臉,讓一大批忍者跌破了眼鏡。

如果自己極為看中的一件珍寶,沒有得到別人尊重的時候,緊隨著愕然的、就是憤怒了。

「最近,我似乎感受到了許多對我濃濃的惡意啊1

該怎麼形容這種狀況才算準確,水木也說不好。

知道水木對猿飛阿斯瑪說的話的人,肯定不是小人物。

但那又怎麼樣,敢怒不敢言就是他們的真實寫照,真要論起來,水木也沒說錯什麼。

村子里口口聲聲說自己想要當火影的不知道有多少,只不過沒一個有水木這麼有名而已。

「關注的焦點居然是這些,反而沒一個人回答要不要和我交易,真是讓人失望,看樣子這些傢伙一開始就打著空手套白狼的主意,真是想得美1

這事誰來說也不好使,水木可沒心情慣著他們。

「綱手大人還健在,你就這麼胡言亂語,沒覺得不妥?」

日向日足主動找水木的時候並不多。

不過,現在擔任了火影顧問職位的他,和村子里的一些實權部門的頭領見面,也不用像以前那麼慎重了。

「隨便找點樂子,最近村子里感覺有點沉悶1

「拿火影之位開玩笑的人,還真不多見。」

有實力也有膽量拿火影來開涮的木葉忍者,那還真是珍惜動物。

「也算是是大場面之前的調劑吧。」

水木沒覺得這有什麼不好,自己對火影之位暫時沒什麼想法。

「喔?」

日向日足若有所悟,

「戰爭不遠了么?」

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讓水木把這些方下,將別人求之不得的權柄棄之如敝履。

「差不多吧1

反正現在水木也不諱言這些事情了。

日向日足點點頭:

「前段時間,吾之幼女花火,已經拜會過一些世交與火之國貴人,後路已經安排好了。」

「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不得不如此啊1

日向日足嘆了一口氣,

「輪迴眼級別的戰力,戰國時代也沒有出現過,只能早做準備了。」

只要不被徹底滅絕,以日向家族的白眼和柔拳傳承,遲早會東山再起。

「也不至於那麼糟糕吧?」

「這也算是未雨綢繆1

水木有心勸說,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大戰來臨之前,這些大族總有一些例行的手段,水木也不好說太多。

「那雛田準備怎麼安排,就這麼順其自然?」

「長女已經是獨當一面的木葉忍者了,與村子的羈絆太深,已經無法擺脫了。」

「您還真是目光如炬1

這個一臉嚴肅的日向族長,為了家族的利益,會毫不猶豫地權衡利弊與考慮犧牲。

但無論如何,他也是一個合格的父親,對雛田的關心必然不會少,這兩年雛田身上發生了什麼變化,他自然不會不清楚。

閑聊過後,日向日足還是問起了這次交談的主要目的,

「輪迴眼的力量,水木上忍還用的出來么?」

確認盟友的戰力,還是十分有必要的。

至少現在為止,木葉村能夠和輪迴眼抗衡的力量,只有綱手、自來也和水木。旗木卡卡西的神威和邁特凱的八門遁甲的戰力知道的人還不是很多。

「雖然不太可靠,但還是可以用出來的。」

使用超大劑量的全能藥劑,用咒印查克拉配合,全力激活並燃燒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用大筒木羽衣後裔克隆體短暫的生命,換取片刻的超強力量,這並不存在技術上的障礙,唯一的麻煩,就是道德上的困境。

如無必要,水木是不會使用這種不可控的力量的。

誰也不知道覺醒了的克隆體會用出哪一個忍術?

說不定沒有傷到敵人,反而傷到自己人就麻煩了。

而且說老實話,那種一次性的消耗品,還真不一定比水木的仙術和血繼限界配合起來更好用。

兩年多以前差點殺死迪達拉和赤砂之蠍、讓自己獲得一線生機的救命手段,現在已經並不是那麼必不可少了。

那種不可控的力量並不能作為底牌,想要發揮出同等威力的攻擊,水木有其它的辦法來替代。

日向日足也只是為了求一個安心才來確認罷了,不知道水木真實實力的他,還在以固有的印象看待著水木,並沒有察覺到水木已經比之前強太多了。

「如此,我就放心了。」

日向日足瞭然,

「還有最後一件事需要水木上忍知曉,日向族人發現這次欲對水木上忍不利的,全都或多或少地和「根」組織有接觸,望多加小心。」

「多謝提醒1

日向日足即使不說,水木也會加強對團藏的監視。

即使找不到刺殺的機會,也要防止團藏的行動造成不好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