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五十四章 交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四章 交代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沸遁的學習,雖然已經提上了小櫻修行的日程,但這是最浪費時間的一項,哪怕有五尾查克拉做參考,合成血繼限界也相當困難、沒辦法一蹴而就,只能慢慢來。

而且小櫻目前連火屬性查克拉的性質變化都沒有完成,根本就沒辦法修行沸遁,能夠將尾獸查克拉融入仙術中增強威力已經是難得的進步了。

「水遁我就不教你了,以後你自己摸索,水分身和水牢術這兩個最基本的實用忍術,就是我能教給你的全部了。怎麼將仙術查克拉和自然能量融入自己的戰鬥體系才是最重要的。」

貪多嚼不爛還是很有道理的,但這個「多」該如何判斷,還需要因人而異。

小櫻學習了很多不同風格的忍術,至少現在為止,還沒有出現方向選擇上的問題。

就算是水木,也不是什麼都會的。

不是每個人都像大蛇丸那樣什麼都懂,自來也算是比較全面的忍者了,但依然不擅長幻術,只是在解除幻術上很有心得。

水木最不擅長的就是水遁忍術,這是風格與體質導致的。

對小櫻來說,火屬性查克拉性質變化,也是難以逾越的一道關卡,偏向水與土屬性的他,在火遁上確實沒什麼天賦。

好在水木不奢求她學會豪火滅卻這樣的A級火遁忍術,只要她能夠藉助尾獸查克拉學得沸遁就算成功。

「明白了,師傅。」

小櫻信心滿滿地答道,

「我能將仙術查克拉融入查克拉盾,也能增強土遁——土矛的威力,能不能教我那種可以飛行的忍術?」

「飛行?還早著呢,無機轉生之術學會再說。」

小櫻最為熟悉的土屬性仙術最容易被領悟,比螺旋丸這種無屬性忍術融入仙術查克拉的過程還要順利。

仙人模式下的土遁——土矛,在合適的地形下,小櫻雙拳的威力確實讓人驚訝,雖然和水木使用沸遁的時候相差甚遠,但也算是開山裂石的強大了。

不過無機轉生之術這個正兒八經的仙術沒學會,其它的也沒有太大的意義,攻擊力強大的火遁和風遁完全不適合小櫻,水木手上的螺旋手裡劍的各種變化完全沒法教,千徵令也與她無緣,不論是火遁還是熔遁,基本不在小櫻可能會掌握的範圍內。

如果小櫻學不會無機轉生之術的話,水木教給小櫻仙人模式的用處就失去了一半。

「不行么?」

小櫻有點失望,對普通人來說,飛行一直是長久以來的夢想,沒想到短時間內還實現不了。

「太貪心可不好,心急是沒有用的1

原本只是想要學習仙人模式的小櫻,現在開始想要更多了。

人果然不是那麼容易滿足的生物。

「修行的這一段時間,我能夠教你的基本你也知道了,剩下的就是自己努力了。」

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忍者的修行也大抵如此,水木不可能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已經給了小櫻更多的可能性,能夠達到什麼地步,還需要小櫻的努力。

「你也看到了,同樣是仙人模式,相同的忍術,你使用的時候表現出來的威力和我差距極大,」

忍術是有等級劃分的,但其威力未必是完全按照其破壞性來分類的。

綱手的怪力——亂身沖,忍術等級也只有B,和土遁——土矛是一樣的,但表現出來的威力卻相差很大,這是使用者的本身的素質造成的差距。

「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我可能不會再有這麼多時間來集中給你教授太多的忍術了。想必你也明白,以你現在所學,不管想走那條路,都不會沒有頭緒,但具體怎麼做,如何才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戰術風格,只能靠你你慢慢摸索了。」

「知道了。」

小櫻以為水木只是太忙沒有時間,而沒有想過其它。

水木嘆了一口氣,拿出一個捲軸遞給小櫻,

「看看吧,這就是以後你將要學到的東西,這些我就不會再做考核了,你想學就學,學不會也沒關係1

小櫻接過捲軸攤開,

「飛雷神之術,聚魂法陣?」

水木點點頭,

「飛雷神之術,就是我帶你來的那個時空間忍術,裡面有我的一些使用心得;聚魂法陣,是配合仙人模式異化戰鬥姿態的輔助封印術,你想學的飛行技巧,需要它的幫助。這個術是你以前接觸過的凝神術的完整版本,配合通靈術效果很好。這兩個術等你學會沸遁之後再來嘗試,暫時不需要將精力放在這上面。」

這是兩個將水木的斂息術——仙人模式的戰鬥模式的威力充分發揮的保障。

至此,水木能夠留給小櫻的差不多就這些了。

其它諸如咒印術、不屍轉生、屍鬼封盡之類的禁術,以小櫻的見識和覺悟,還沒有接觸他們的資格,貿然練習實在是太危險了。

「好1

小櫻對水木難得慷慨大方一回十分高興,但水木像是在做最後交代的態度,讓小櫻也有一些嘀咕。

「幻術——戲睡鄉,修行還順利么?」

「嗯,總感覺這個術好難,雖然已經能夠熟練應用了,但沒弄清楚的東西還很多……」

「記住我說的話,慎用1

水木最後囑咐了一次,

「今天就到此為止,休息一下就回去。再過兩個月,鳴人就要回村了,第七班會再次重聚,到時候別忘了你的目標。」

……

如果有些事情無法避免的話,那就只有忍受,如果命里註定需要忍受的,你卻說自己不能忍受,那是軟弱和愚蠢的。

忍者,就是能夠忍受的人。

付出常人難以承受的努力和代價,獲得足以改變不幸命運的力量,這是每個忍者都夢寐以求的。

夢想正因為太過美好,才會難以實現。

宇智波鼬已經忍受了很長時間的煎熬了,連場計劃外的戰鬥,讓身體惡化的狀況比想象中更加嚴重,同時,一些意外的變數也讓人十分為難。

「佐助,變強了啊!不過,還不夠1

有些障礙,只有自己去代為清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