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五十七章 妥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七章 妥協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對下一代的教育,一直是父母關心的大事,不管是前世還是在忍界。

忍者家庭出身的孩子背負的東西更多。

虎父犬子的例子並不少見,但其中很多並不是因為資質不佳或者努力不夠,而是承擔不了太大的壓力。

做得不好是給父輩抹黑,做好了是理所當然,這種幾無讚譽、卻滿是挑剔眼光注視的環境,並不會讓人感到愉快。

無視勤奮與刻苦的鍛煉、而將其歸結為出身的血統論調,抹殺個人努力的成功,也不會帶來成就感。

巨大的壓力讓一個個原本有不錯前途的孩子就此夭折。

至於那些從平民忍者中走出的優秀種子,更是承擔著長輩的希冀。

父母不行了,孩子就來了。

他們沒有自己的人生,只是父輩意志的衍生物,繼續著他們未能達成的夢想。

「你的想法,總是有些特別,水木1

月光疾風嘆了一口氣,看著不遠處興緻勃勃的小美幸走遠,

「你女兒很可能會繼承你的古怪性格1

「這有什麼不好?」

水木沒什麼需要女兒代為實現的夢想,哪怕是成為女火影這種話,也只是玩笑之語。

創造無限的可能性,給她自由選擇的權力,至於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就看她的自己的決定了。

「很難想象你這種並沒有多少幹勁的傢伙居然成為警備部的幹部1

「你想說老天瞎眼了吧?還真是失禮,我也不是清心寡欲的人,只是努力的時候沒有被看到罷了。」

「是嘛1

月光疾風也只是隨口一說而已,

「感覺你還是太冷淡了一點,活躍程度和你的實力與名氣不匹配1

工作之外,水木和其他人打交道的時候並不多,除了公事應酬,基本沒有看到過水木去酒館消遣,也沒有和任何人有過密切的交往,哪怕如旗木卡卡西、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這些友人,一起懶散閑聊的時候也不多。

這也難怪,以水木的性子,空閑之時不是在修行、研究,就是回家休息、陪女兒玩耍,哪有太多時間浪費?

「不止一個人這麼說我了,老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也不是很好。」

「你自己明白就好,在村子里,你好歹也算個公眾人物了。不過最近小美幸說不定能給你刷不少存在感,以往沒什麼人能夠接近並認識你,現在好歹多了一個對外交流的突破口1

月光疾風的規勸,水木心裡有數,只是對一個擁有上帝視角的人來說,需要提前做的準備太多了,要水木花太多的時間來經營外部環境,實在是沒有時間。

也只有等到將大筒木輝夜重新被封印之後再作打算了,當然前提是一切順利,別弄到忍界破滅才行。

……

七尾人柱力芙總算是恢復了意識、可以順利與人交流了。

這麼長時間的休養,讓這個女瀧忍精神極為萎靡,關於自己如何被捕捉的經歷都無法描述清楚,被救回來的過程更是一無所知。

人柱力混成她這個樣子,實在有些難堪,不過能夠保住性命,已經是極為幸運的事情了。

出身瀧忍村,就給這個女忍者設置了一道無形的天花板,更何況她並不是什麼天資聰穎的天才,雖然天性比較契合七尾重明,能夠比較好地發揮尾獸的力量,但也僅此而已,所有人柱力裡面估計就她和二尾人柱力由木人最弱。

當然,七尾重明本就不是精通正面戰術的尾獸,飛行、高速、偽裝與潛行才是七尾最擅長的。

相比起芙身上所帶的情報,水木對綱手怎麼處置她更感興趣。

尾獸的價值有多大,就看霧隱村付出了多大的代價代尋找三尾就可見一斑。

對瀧忍村來說,七尾是唯一的支柱也不為過,首領可以沒有,尾獸不在了,維持忍界地位的倚仗就不存在了。

「水木,雖然你說過,你是從一個叫幻龍九封盡的封印術裡面將她救回來了,不過失去了大半尾獸還能活過來,還真是奇怪。」

芙體內的小半截七尾該怎麼處置,綱手也傷透了腦筋。

「體內尾獸被剝離的人柱力確實活不成,但也不是不能挽救,忍界奇怪的事情很多。」

八尾可以用腕足代死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其它手段也有數種,並不是毫無解決辦法,只是代價太高,難以實現而已。

幻龍九封盡這個術,並不是只能用來封印尾獸,也不一定需要許多強大的忍者才能啟動,長門一個人就可以操縱了。

彌彥死的時候,長門就使用外道魔像吐出的查克拉龍將山椒魚半藏和他的手下殺了個乾淨,但代價也是非常大。

「沒想到忍界居然還有這麼強大的封印術,比木葉還要擅長對付尾獸。」

「您是說金剛封鎖還是仙法·明神門?」

「金剛封鎖還算後繼有人,仙法·明神門已經徹底沒人會了。」

綱手無奈地答道。

比起地爆天星這種看起來很威風,未必有多好用的輪迴眼瞳術,仙法·明神門其實更有效率。

水木也十分眼饞這個六道仙人傳下來的仙法封印術。

但這種通靈性質的封印術,沒有六道血脈,很明顯用不出來。

很可能這個術就是專門為阿修羅的查克拉轉世設計用來封印尾獸的強大仙術,也許就是為了在尾獸和人類不睦的時候,強行封印尾獸來取得力量的應急手段。

將這些暫時指望不上的神技拋開,水木轉頭問道,

「現在人也醒了,準備將她怎麼處置,送回瀧忍村?」

綱手搖搖頭:

「這肯定不行,我已經跟瀧忍村首領飛沫書信交流過,讓芙就在木葉休養,如果不放心,就派幾個人手過來看著。」

飛沫這個年輕人水木見過,不是不知道好歹的蠢貨,這個時候堅持讓芙回去,只會給瀧忍招來災禍,留在木葉村比回去安全多了。

以木葉的信譽,還不至於貪圖這小半隻尾獸。

如果能夠乘此機會收服瀧忍力量為己用就再好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