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五十九章 自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九章 自立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一個新想法,也代表著一次危險的嘗試,自然不可以輕忽。

水木可以安然無恙地使用,不代表別人也可以。

以自己的想法定製的使用方式,只有自己最清楚,不是很明了的他人能不能安全地使用卻不一定了。

能感知到自然能量的忍者很少,能夠讓水木試驗一下的人,除了幾個實體分身之外,其實寥寥無幾。

第一個被水木拿來測試的,就是在波之國的幸村。

身上帶著天之咒印與經過水木改良的籠中鳥,在咒印查克拉蔓延全身,並有進一步深化的時候,水木用外道魔像碎片為核心布置的封印陣,直接將其體內多餘的查克拉吸收,並且在水木的控制之下,壓制了咒印查克拉的活性。

測試的結果沒有出乎水木的意料,本質上也算是變異了的仙術查克拉的咒印力量根本就無法抵禦吞食的力量,連帶著過量吸收的自然能量也沒能造成什麼危害就被吸收一空。

到目前為止,水木能夠找到的所有類查克拉能量全都沒有抵禦外道魔像碎片吸收的能力。

接下來,五種屬性的查克拉、代表陽屬性的醫療忍術與陰屬性精神力量的幻術力量也未能倖免,直到最後,水木拿出戰利品——小黑棒,才勉強測出了其限制。

至少現在,陰陽遁的產物還無法被順利吸收。

這也是理所當然,如果外道魔像的碎片都有這麼厲害的話,那就真的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傷到神樹了,忍界至高力量——陰陽遁還不是神樹可以輕易壓制的。

當然,也許是水木手上的碎片不夠強,不過有極限的東西,至少還在可控的範圍之內。

「水木,剛才那個是什麼?還真是厲害啊1

久違地出了不少力氣的幸村對水木所做的事情十分好奇,對忍界抱有很大熱情的幸村並不缺少好奇心。

「我新到手的寶物,這個不能給你1

這傢伙說得好聽是大大咧咧,其實就是厚臉皮,完全不知道不好意思。

想要什麼好東西,可不會跟水木客氣。

好在天性讓他不喜歡受到拘束,卻也不會做出讓他人厭惡的事情。

「誒……我還沒有說要呢1

水木收起了外道魔像碎片,將地上的封印陣撤除,笑了笑問道:

「看樣子你最近過得還不錯,我也就放心了。」

不管幸村智力多高,也改變不了其只有兩年的人生。

心智的不成熟,只能慢慢積累閱歷來彌補。

好在隨著時間的推移,幸村越來越像一個十八歲左右的青年了。

「就不能多待一天?這幾個月都沒有見幾次面……」

「別說傻話了1

水木上前拍了拍其肩膀,

「身高都快趕上我了,還像一個孩子一樣依賴別人可不行1

最近經歷了很多的幸村也明白,成年人的世界並沒有那麼從容。照看一個不是太大的產業都讓自己手忙腳亂,要不是漁火幫忙,可能自己早就堅持不住了。

「好吧,不過你得給我漲工錢1

「你要那麼多錢幹什麼?」

衣食住行不需要辛村操心,所有的工錢都是他自己支配,以幸村的閱歷,應該找不到花太多錢的門路才對,也沒聽說這傢伙染上了賭博之類壞習慣的消息。

「這個嘛……」

幸村難得地有些不好意思,

「我想給自己買一套房子1

幸村的想法讓水木大感意外:

「你要那個幹什麼?不是有地方住么?」

「別人都有可以回去的家,我卻沒有,總覺得有點不對,水木你在木葉村也有家吧1

「這樣啊1

水木意味深長地看了幸村一眼,

「家和房子不是一回事……算了,說多了你也不懂1

自我意識的萌發與獨立精神的覺醒,是成長過程中必然的經過。

「不行么?」

幸村有些忐忑地問。

「也不是不行1

這件事水木也有所考慮。

人是不會輕易感到滿足的生物,必須得有看得見摸得著的目標才行,如果實在找不到,就會想盡辦法創造一個。

「你的想法,我也能理解,但是,你既然想要搬出去住,就得讓我看到你的決心1

雖然水木幾乎將幸村和漁火的生活所需全都包圓了,也不需要他們為日常用度操心,但這畢竟不是養豬,人是會思考的生物,幸村能夠得出這樣的結論也不奇怪。

這就像初出茅廬、想要搬出去注獲得更大的獨立自主權利的孩子一樣,不論如何,水木提供的東西,畢竟不是他自己的。

「工錢不能漲了,想必你也明白,你的酬勞已經非常高了,我不可能再給更多1

水木的話猶如一盆冷水,瞬間澆滅了幸村的熱情。

「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選擇,工錢減半,但是每月的利潤你可以得到半成1

峰迴路轉的變化,讓幸村有些意外,隨即疑惑地問道:

「這樣我會得到更多工錢?」

「難說。」

將高額酬勞換成固定薪酬加乾股分紅的方式支付,也算是一種激勵措施,

「如果你要是偷懶,賺的不多,你拿到的錢比以前還少,如果你努力的話,說不定會比原來翻好幾倍。」

「那好,我就要這種1

看著興奮的幸村,水木嘆了一口氣,以後這傢伙會越來越像一個正常的成年人,遲早不需要水木也能在忍界立足。

「對了,漁火天天在這裡幫忙,能不能也給她發工錢?」

「這不行,得寸進尺可不是好習慣!漁火和你不一樣,她是用三年幫傭來抵扣我給她治療疾病的費用,換句話說,她是在替我幹活還債,三年期滿之前,就是我的僕人,為我免費打工是理所當然的1

「咦,真的嗎,我怎麼沒聽說過?」

一旁的漁火對著詢問地看過來的幸村露出了歉意地表情。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這些暫且不論,你想要更多的錢也行,做什麼我不管,但要是不好好乾活,我就把你開除,重新招一個能幹的代替你,到時候你可別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