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六十九章 兌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九章 兌現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血繼限界的威力確實不俗,嵐遁的破壞力比雷遁和水遁要大上許多。

回過神來的水木定了定神,就看見了從黑暗中走出來的人影,正是昨天才見過的達魯伊。

皮膚顏色略黑、和水木亮銀的發色略有差異白髮、劉海遮住左眼、左右兩肩分別紋著雷和水、這是對其力量承認的象徵。

「藏頭露尾之輩,也敢在雷之國作惡?」

好吧,水木也承認達魯伊這一副懶散的模樣確實很有型,不過,水木可不想成為別人擺造型的背景板。

這次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雖無法和雷影交手、奇拉比也不在、但和二尾人柱力由木人打了一場,勉強宣洩了一下想練手的慾望。

所以,水木也不想和這個未來的五代目雷影再糾纏不清了。

現在的達魯伊離影的實力還有點差距,暫時還不值得水木太過關注。當然,如果還率領著一群雲忍,那又另當別論了。

五條火龍就是水木對達魯伊偷襲的回應,有仙術查克拉加持的B級火遁——豪龍火之術,比剛才隨手而為的攻擊厲害多了。

緊接著,水木也算是領教了一番人多力量大的道理。

在達魯伊額指揮之下,十餘名雲隱村高手將由木人護在身後,聯合起來抵擋水木的攻擊,

「水遁——水陣壁。」

多人使用水遁防禦忍術,對付的還是被克制的火遁,哪怕有仙術查克拉增幅,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實力強大、配合默契,應該是直屬於雷影的衛隊吧?確實都不是庸才。」

就和木葉暗部一樣,作為背景板的他們絕對不像表現中的那麼無力,能夠進入其中的都是精挑細選的高手,戰損率高,是因為執行的大多是非常危險的任務。

水木想找個強者較量一番,而不是和一群人打一場戰爭,再繼續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

水木想要離開,這些雲忍反而不依不饒,將水木和四個實體分身圍了起來。

「得寸進尺可不是好習慣1

水木雙手撐地,

「土遁——地動核1

方圓數米的土地急速下沉,水木本體和四個實體分身也隨之消失在眾人眼前。

「敵人要跑,攔住他們」

幾名雲忍急忙向土地下沉的區域探了過去,剛一接近,迎面而來的就是一大片風遁光波。

「快退後1

這種攻擊力強大的忍術其實並不難躲避,麻煩的是數量太多、太密集了,片刻的交鋒,已經有數人被命中、慘叫著倒地,

「和人柱力戰鬥了這麼久,居然還有查克拉使用這麼大範圍的忍術?」

待風平浪靜之後,再去查看水木消失的區域,早就沒了人影。

「你們幾個繼續追,希,你先治療由木人……」

「不用了,達魯伊1

有些狼狽的由木人連忙出聲阻止,

「別再節外生枝了,我們不是對手,如果敵人想走,不用阻攔1

「你是不是被敵人嚇到了?這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高傲的女王大人1

「不要說笑了,達魯伊,這一次真的不要莽撞,如果想要追擊,這裡的人手不夠。」

「這麼嚴重?」

達魯伊收斂了臉上懶散的表情。

在場的都是雲忍精銳,居然被由木人認為戰力不足。

由木人難得露出軟弱的表情:

「敵人沒有殺意,如果他們認真一點,我可能堅持不到你們救援。」

「你已經用了完全尾獸化吧?我們也是感知到動靜才能確定你的準確方位,難道這也沒有用?」

「基本沒有還手之力!我甚至都試探不出對方的戰鬥力、就被輕描淡寫地擊敗了。又旅和我的看法差不多。」

「那還真是麻煩了1

達魯伊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幾天前剛被木葉的使者恐嚇了一番,沒想到這麼快就被兌現了1

「使者?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經過初步治療之後,恢復了行動能力的由木人坐起身,

「那幾個人的行動十分怪異,其目的實在不好猜測。」

「是么?」

似乎想起了什麼的達魯伊突然問道,

「周圍的甬道里死了很多身份不明的忍者,是你乾的?」

「都死了?這不可能1

「那就有意思了。」

如果由木人沒有說謊的話,其中潛藏的真相就十分耐人尋味了。

……

雲隱村,被水木安排掩人耳目的實體分身——公治,正在和鐵之國的兩位武士閑聊,不遠處,幾名隨侍的岩忍正觀察著這邊。

與此同時,遠離雲隱村的一處所在,水木正在高空觀察著下方的動靜,

「鬼燈水月和重吾分別逃跑了么?還真是謹慎1

和二尾人柱力戰鬥一場,水木都沒有用太多高級忍術,只開啟了仙人模式和咒印化實體分身,用常規手段將由木人輕鬆擊敗,時空間忍術都沒有暴露,就這麼從容撤離。

除此之外,因為大肆屠殺那些蝦兵蟹將,可能將沒有露面的鬼燈水月和重吾嚇到了,兩人毫無遲疑地就選擇逃跑。

但水木這麼殘酷地選擇這種血腥地打草驚蛇的戰術,不就是為了讓他們兩人露出破綻么?逃跑,自然也在預料之中。

意識到自己正在被超級強者盯上的兩人果斷地放棄了近在眼前的人柱力,也算是正確的選擇。

如果這兩個傢伙一直按兵不動,想要找到還真有點困難,可只要動起來,在白眼的觀察之下,就無所遁形了。

「重吾在數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向南逃竄,鬼燈水月就在下方的河裡順流而下。」

「頭腦不錯,分開逃跑,更顯眼的重吾更容易被盯上,自己逃出生天的希望更大。不過這一次他失算了,我兩個都不會放過1

無關善惡與道德,水木不管他們以前有沒有作惡,是不是曾經為難過水木,僅僅是因為他們和水木處於敵對、是自己的任務目標。

如果事事都要尋找理由,忍者存在的根基都將不復存在。

「怪只怪你們站在我的對立面。」

感知著下方散發著查克拉的波動的一片水域,水木瞄準目標沖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