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七十章 代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章 代勞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鬼燈水月與現在的水木實力差距有多大?這個還真不好準確衡量。

「從現實層面來看,足夠大的差距一旦產生,就不可能被彌補,而且多半會越拉越大!這個世界還真是殘酷,沒想到再次見面,居然會是在這種情況下……」

水木的感慨也不知道有沒有傳到鬼燈水月耳朵裡面,因為這個半透明的液體狀人型生物,已經處於瀕死狀態了。

經濟學中的收穫遞增法則,自然不會完全符合忍者之間差距的真實情況,但也反映了高級忍者實力提升的速度。

一般意義上的忍者高手、如鬼燈水月這種,殺戮普通人和低級忍者是一把好手,對上同級別的忍者也相當強勢,但遇到更高層面的力量,與被其殘殺的刀下鬼也沒多大區別。

在水木眼中,鬼燈水月比一般人難以對付的地方,就是比較擅長逃跑而已。

被水木鎖奈恢茫只要水木不大發慈悲地放過他,以鬼燈水月的實力,想要逃跑,簡直是天方夜譚。

沒有意識到危險逼近的鬼燈水月,還在偽裝成一灘河水,就被漫天的雷遁電網籠罩在其中,雷遁所帶的麻痹特性,瞬間癱瘓了其能夠自由水化的秘術能力。

故人重逢之時,都沒有來得及寒暄幾句,帶著強力封印術——金剛封鎖的銀亮髮絲,如根根銀針一般,將鬼燈水月瞬間扎穿了無數的窟窿。

身背雙劍的少年,就這麼受到了幾乎致命的傷勢。

還沒有死,並不是水木手下留情,而是因為水化秘術還勉強發揮著作用,哪怕多處要害部位被刺穿,鬼燈水月依然活了下來。

「剛才的感慨請無視!其實我想說的是:好久不見1

「看你的表情,似乎想說什麼。礙…對了,忘了你現在不能說話,那就聽我說吧,算是我對將死之人的禱告1

「也許你不記得我了,當然也可能聽過我的名聲,這些都無所謂。三年前波之國,是你讓我第一次領教了忍者到底是怎麼樣的東西,到底該怎樣才能生存下去。三年過去了,一個輪迴就此結束,今天的結果,就是那時候我的領悟、以及三年來努力的收穫。」

三年前,帶著異世界記憶的靈魂,第一次殺人,第一次和危險的敵人以命相搏。

這和之前與漩渦鳴人和海野伊魯卡戰鬥那樣的兒戲不一樣,哪怕面對眼中深藏著殺機的三代目猿飛日斬,水木都沒有那樣絕望。

引以為傲的見識與智慧、俯視忍界土著的優越感、無數等著自己去實現的豪情壯志,都抵不過手中沾血的苦無和手裡劍給自己帶來的震撼。

「忍界不是遊戲,忍者並不高尚,其他人並不是NPC,被殺了就會死1

「請原諒我的嗦,我很少對親手殺死一個人這麼感慨。在這三年裡,死在我手上的人已經數不清了,今天就不知道殺了多少。也許他們裡面也有無辜、也許並不該死,但這些都不重要了。可能我死了,也會下地獄吧,如果忍界有地獄的話……」

「原本我以為還有好多話要說,可是現在,卻不知道從哪裡說起,那就不說了吧。對你,我並沒有抱有怨恨之意,當然也沒有什麼感激之情,想必你也知道,忍者就是這麼回事……」

「對了,你也不用為被我殺死而憤憤不平,被泡在水缸里當了三年實驗品的你,和承受了不知道多少風險與算計的我,有這麼大的差距並不奇怪,給你帶來了痛苦與驚嚇,我很抱歉1

「最後,請安息吧……」

像被魚叉戳起來的獵物一樣,水木慎重地使用威力強大的火遁,將置於烈焰中的鬼燈水月不斷炙烤,良久之後,一個原本很有前途的使劍少年,就這麼化作水汽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

「這樣羞辱的殺戮方式並不是我的本意,只是為了不出意外、切實地將你殺掉。當然,如果你以後被穢土轉生通靈到這個世界,也隨時歡迎你來尋仇,如果你還有這個膽量的話……」

三年前需要兩敗俱傷才能夠擊退的大敵,現在不費吹灰之力就被自己殺死,出乎意料的是,水木心中並沒有一絲得意與成就感。

「殺掉了鬼燈水月,你好像並沒有多少喜悅之情……」

「笨蛋,殺掉一個任務目標你想要什麼多餘的感情?愉悅、感動、還是輕鬆?如果真的有的話,那就是不折不扣的變態了吧1

從一個沒見過多少血腥的普通人,到身經百戰的忍者,這其中的落差是相當大的。

水木雖然很好地適應了這種變化,但絕不會理所當然地殺人,更不會樂在其中,哪怕是敵人也一樣!

「但你剛才的情緒貌似有些波動1

「是么?那說明我的精神修行還不夠1

「這和那不是一碼事吧?還真會找借口。」

任務所迫的借口不是萬能良藥,不能將所有的負面情緒都用它來消除,

「以後這種事還是少做,我們所受到的教育和道德觀與正統的忍者到底有差距……」

承認隱患,防微杜漸,才是上策。

「我明白,以後這種事情不會太多,過河卒子兌得差不多了,該大將出馬了。」

毫無意義地殺戮太多的無名之輩,總會背上莫名的負擔,那些切實危害到自己和家人安全的傢伙,水木可不會抱有無謂的憐憫。

「這件事到此為止,該去找重吾了……」

身後不遠處的希望遲疑了一下勸諫道:

「還是我們去吧,你還是好好收斂一下身上的殺機,再回雲隱村休息一下1

水木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點點頭。

「那我就先走了,接下來交給你們了1

身為警備部的副部長,水木帶領下屬剿滅「曉」的外圍成員數不勝數,許多忍者組織都是被連根拔除,雙手早就沾染了洗不清的血腥,

「幸好,接下來的敵人都是一些早就失去人性的惡徒、以及自詡為神的非人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