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七十一章 說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一章 說服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殺掉鬼燈水月之後,水木隨即回到了雲隱村。

接下來追殺重吾的行動,水木本人並沒有直接參与,只是通過精神上的聯繫,查看了一下實體分身處理的結果而已。

相比之下,化身為殺人鬼的重吾,反抗要比鬼燈水月激烈得多。

除了水木的本體沒有到場之外,最大的原因,是咒印化的重吾,更加擅長對付「非人」,而不是像一般的刀劍之術,僅僅靠武器來顯示自己在弱者面前的強大。

在咒印化狀態下,重吾的恢復能力和瞬間爆發力給了水木很深的印象,四個實體分身,也花費了一番功夫才將重吾的生機徹底泯滅。

尤其是異化后的手臂形成的炮管,射出的連綿的查克拉炮彈,威力大到讓人驚訝,要不是有時空間忍術隨時可以逃離攻擊範圍,說不定實體分身也會受到不輕的傷勢。

對比這兩個人的履歷,重吾本心善良淳樸,是個能夠與自然和諧相處的人;而鬼燈水月則是從小被稱為「鬼人再世」的神童,對於「斬斷」這點有著很強的執著,戰鬥手段殘忍,不少敗在他手上的敵人被斬斷手腳然後被其斬首。

但事實上,重吾殺掉的人遠遠比鬼燈水月要多,雖然是因為咒印暴走之後失控殺人,但過失也改變不了他犯下無數不可饒恕罪過的事實。

忍者極少有完美無瑕、毫無過錯的,或多或少都有取死之道。

「沖介大師,作為一介武士,不知您對殺人有何看法?」

「向和平盡忠,人刀合一,百折不撓,九死無悔1

好吧,問這些腦子一根筋的武士,簡直是自討沒趣。

「為了理想和目標,殺該殺的人,是這個意思么?」

「差不多1

沖介點點頭,

「這是三船大人的教誨,武士就是靠信念來堅持修行、磨練自身、挖掘自身可能的存在,現在我們的目標就是保衛和平1

這個答案沒有出乎水木的預料。

為了正義、信念、真理、助人、夥伴、朋友、自衛甚至是復仇而殺人,從本質上來說,差別並不是很大。

長門為了消除痛苦和戰爭而選擇殺人;宇智波帶土為了愛情滅世;宇智波斑為了忍界和平殺了無數人,就為了逃避到虛幻之中免除痛苦。

不是為了自己殺人,就是為了別人、為了正義殺人,總歸只是將自我行為正當化的借口與手段。

那水木自己呢?

自保、親情、友情?

都有吧!

救世?

這個也許有,人總是不滿足的,總會不自覺地追求更高層面的自我滿足。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水木是絕對不會為了別人所謂的理想而殺人或者被殺。

能夠走到忍界頂端的強者,都是有想法、又有力量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到別人身上的存在。

想要不成為別人夢想的犧牲品,就得將與自己目標衝突的人幹掉。

既然走上這個舞台,就沒有退路了。

『我要變得更強;

想到這,水木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水木閣下,難道對我等的看到有不同意見?」

沖介有些不悅地向不以為然的水木問道。

「啊,抱歉,我失禮了,沒有嘲笑武士之道的意思,只是剛才不禁想起了一些往事。」

相比之下,如這些榆木腦袋的武士、或者漩渦鳴人那種人,更加讓水木羨慕,能夠毫不懷疑自己所堅持的信念,在忍界可是不得了的才能。

沖介也沒有深究水木的解釋,武士和忍者之間,本來就在理念上有些不一致。

「這次的任務,我們失敗了,雷影依然沒有改變心意的想法,是不是該離開了?」

「啊,嗯!確實嘮叨太久了。」

兩天前,水木感受到了一股熟悉且強大的查克拉波動進入雲隱村,那應該是二尾人柱力由木人吧。

之後不久,就再次離開不知去向。

不僅如此,達魯伊這兩天也異常地和水木接觸了很多次,似乎想取得一些什麼情報。

不過,水木也沒怎麼在意,忍界能夠抓住水木把柄的人極少,印象中,雲隱村沒有什麼值得自己特別注意的人。

能夠分辨實體分身和本體的人不是沒有,但遠遠監視的幾名忍者沒這個能耐,兩名武士更加一無所知了。

等水木返回了之後,再想找到什麼線索就不可能了。

「雲隱村既然不太熱心,這一次就算了吧,送上門的好意,總是不受人重視。」

「那好,這一次就算是投石問路吧,以後還會有打交道的機會的1

作為居中人的鐵之國,才是交涉的主力,水木也就不多事了,現在還不是和雲隱村深入交流的時候。

……

一周之後,走出雷之國邊境的水木與沖介和里角道別,接下來也沒有用飛雷神之術返回,而是像一個普通的遊歷忍者一樣,花了不短的時間之後才回到木葉村。

第一時間將任務報告提交給綱手之後,例行公事地回答了一些問題。同時,將任務完成的證明重吾的屍體上交,任務就此完結。至於鬼燈水月,就剩下已經徹底報廢的兩把長劍、以及被烈焰融化得快要分不出本來樣子的霧忍叛忍護額。

「怪模怪樣的屍體已經面目全非,這些隨身遺物也很難辨認,說什麼屍骨無存,下手慎重一點不難吧?」

綱手隨意抱怨了幾句。

「一下子沒收住手,抱歉了1

「算了,派你去也只是為了保險起見,既然沒有碰到關鍵人物,也只能這樣了。」

幾個被盯上的關鍵成員都沒有出現,任務的重要程度直線下降,倒是附帶的出使任務,雷影沒有斷然拒絕,反而有猶疑不定的跡象,算是意外之喜。

只要算完成任務就行了,水木這樣就不算白跑一趟。

「冒昧打聽一下,自來也大人回來了么?」

綱手呀搖頭。

「都這個時候了,應該差不多了,也不知道他在磨蹭什麼……」

轉眼又到了夏季,漫不經心準備的日子就此結束,主角也差不多該就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