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七十二章 起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二章 起始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太陽花具體是幾月開,水木也不是很清楚。

不過一般倒了天氣溫暖的時候,在火之國到處都能看到它們,算是比較常見的一種花卉。

太陽花的顏色種類不少,以紅色居多、粉色和白色也不少見,水木家的花店,就有一些經過異變的珍惜品種。

這種花,對某些插花的初學者來說,還是比較受歡迎的。

象徵寓意積極向上、熱烈而沉默的愛的太陽花,一到花季,還相當好賣。

等水木知道太陽花又上市了,就知道自來也和漩渦鳴人隨時都會回來。

村子里現在還是比較忙碌的,但吵吵嚷嚷的大多是一些剛畢業沒一兩年的下忍新人。

每年到這個時候,總是這麼熱鬧,讓水木想起了三年前三代目還在的時候。

除去這些之外,一些多到讓人頭大的低級任務,也讓一大群帶隊老師傷透了腦筋,好在最近一段時間可以消停一下。

另外,就是協助霧隱村尋找三尾磯憮的任務了,水木的三個學生和弟子小櫻,還有日向寧次、以及其他忍者都輪流出動。

水木雖然沒有詳細關注,但對任務的進展也有所了解。

總的來說,收穫不是很大,沒有任何情報的情況下,想要找到三尾的線索實在是太難了。

不過,這些日子的行動,也不是做的無用功。

尾獸那麼大的傢伙,肯定是在人跡罕至的地方生存,以它們的體型,如果要遷徙的話,絕對會引起騷動。

出動了大批的人手,採用無差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不斷排除三尾可能復生的地點,也就慢慢接近任務目標了。

現在,靠近南方的國度,波之國、水之國、茶之國、鳥之國火之國南部,基本已經被排除,搜索的範圍開始逐漸北移,自然也就和「曉」組織、大蛇丸的勢力有了更多的交集,零星的衝突水木也有所耳聞,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大蛇丸還在田之國?』

雖然沒有找到具體的藏身之地,主要是大蛇丸的秘密基地太多了,狡兔三窟的形容實在是太小瞧大蛇丸的謹慎了。

只在田之國,暗部就搗毀了數個地下巢穴,但依然沒有抓住大蛇丸的尾巴。

大蛇丸應該不是有閑心思和木葉暗部玩捉迷藏的人,那麼就是在田之國,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暫時走不開,才會造成這種狀況。

水木和大蛇丸都認為對方和自己有些類似,但實際上,水木並不是很認同大蛇丸的道路。

做出的選擇不同,自然也無法猜不出大蛇丸到底想要做什麼。

大蛇丸上一次使用不屍轉生奪取的身體並不是很優秀,哪怕使用生物手段勉強維持,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改善,就看大蛇丸是否準備好了下一個靈魂容器了。

當然,疾風傳拉開序幕的,不一定就是大蛇丸和三尾,一尾人柱力我愛羅也十分危險,很可能會在砂隱村虛弱的時候被偷襲;六尾人柱力羽高也處在危險中,掌控霧隱村多年的宇智波帶土絕對不可能沒有後手,肯定會知道羽高已經回到了霧隱村。

『從哪裡開始呢?又該從哪裡防禦?』

水木也萬分頭疼,現在能夠顧忌到的,也只有三尾磯憮和大蛇丸這邊。

另外兩人,一個是五代目風影,一個是積弱已久的霧隱村僅剩的人柱力,怎麼也不可能隨便讓外人插手。

這幾天水木也不是閑著沒事,警備部的事情雖然不多,也要去看著。

還有小美幸需要照料,小椿的修行也要督促,這些事都馬虎不得。

「明明是能夠修行融合出血繼限界的人才,卻對查克拉精細控制沒有天分,這也太奇怪了。」

「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吧?我對查克拉的控制能力還是不錯的,只是達不到你的要求而已。」

能夠熟練使用絕大部分封印術、智力也不差,其實小椿對查克拉的控制絕對算得上是中上之眩

「好吧,你說的有道理,我也只是隨口抱怨一下。」

這兩者之間,就像是足球運動員和短跑健將的區別。

踢足球的,能夠跑到十一秒以內,速度絕對算得上是驚人,但在短跑領域,跑不進十秒的都是雜魚。

跑得快的短跑運動員不一定踢球也厲害,反之亦然,讓一個足球運動員和短跑健將賽跑,基本有敗無勝,而且絕大部分情況下再怎麼努力都彌補不了差距。

水木也不得不承認,小櫻確實在某些方面有高人一等的才能。

有些水木特有的忍術與手段,自己使用的時候,基本沒什麼障礙,小櫻雖然學得很吃力,勉強也能夠掌握,但教給小椿的時候,才發現了這裡面的不同。

『正義的夥伴,和路人屬性的角色,資質上還是有差距的啊;

正在水木感嘆的時候,一股奇怪的查克拉波動從木葉村傳來,如此的熟悉,讓在訓練場的水木都感覺到了。

「九尾么?總算是回來了1

透過與在村子里監視的信貞的精神聯繫,金髮元氣少年的身影出現在水木眼中。

『正在長身體的時候,個頭又往上竄了不少;

彆扭且沒有常識的小鬼消失不見,總算有點忍者的模樣了。

「小椿,今天到此為止吧1

「好1

滿頭大汗的小椿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天氣已經有些炎熱了,只要適當活動,汗水就止不住地往下流。

……

木葉村,回來不久的漩渦鳴人,剛在木葉丸軍團面前秀了一把後宮之術,就被小櫻一拳撂倒,要不是沒有使用仙人模式,可能就不是受傷的問題了。

隱身在一旁的自來也看著鳴人倒退而回的時候在地上劃出的溝壑、以及片片起翹的路面,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大庭廣眾之下,發生了傷人事件,一般來說,應該有執勤的警備部前來調查才對,但奇怪的是,這次沒有任何人來管這件事,反而都躲得遠遠的。

「吵吵嚷嚷的麻煩傢伙回來了,這下子,又有好戲看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