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六百九十五章 等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五章 等待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霧隱村探索能力最強的青,擁有難得的白眼,在找東西方面有非常大的優勢,尤其是尾獸這種體型非常大、查克拉也十分明顯的生物,只要靠近,基本就不可能逃得過白眼的搜索。

「就是這裡了吧?」

霧忍暗部隊長劍帶著幾名下屬,隨著青在一片湖泊連綿的內陸水域探查地形。

火之國植被繁茂,大型化的動植物層出不窮,連山川河流,很多都比一般人認知要大很多,至少現在身處的地方,駐立在湖中心,根本就看不到岸邊,尤其是周圍的霧氣越來越濃的時候,讓人有一種置身在塵霧瀰漫的近海水域一般。

「準確地說,就在我們腳下的某個地方1

青低頭看向了深不見底的水下,除了自己,沒有白眼的同胞們,根本就無法判斷三尾的準確位置,

「雖然我們霧隱村的水遁最為擅長,但想在深水中與三尾搏鬥,還是太不明智了。」

「還真是麻煩的環境,也不知道我們的前輩們以前是怎麼對付尾獸的。」

劍打量了一下身後的暗部隊員,一個個都默不作聲。

血霧之鄉里多年的仇殺環境,造成的破壞不僅僅是村子凋敝、人丁不旺,還有在忍者發展方向上的偏離。

每個人都在殺人與被殺之中掙扎,戰鬥風格也更加偏向於擅長與人類、或者說人型生物戰鬥,對付大型通靈獸和尾獸這種要害和人類完全不一樣的龐然大物的時候就顯得特別無力。

「哪怕是人柱力也好一點,唉……」

霧忍暗部除了暗殺術與殺戮技巧,一般常用的束縛手段就是使用水遁——水流鞭,配合雷遁麻痹或者擊殺。

其實霧隱村最擅長封印術的,就是六尾人柱力羽高的師傅——春雨,只可惜他早就在多年前被憤怒的羽高殺死了。

宇智波帶土操縱著四代目水影矢倉對霧隱村的血腥統治、造成的破壞遠比預計中要嚴重,對血繼限界家族的清洗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無數的有識之士和重要的傳承都斷絕了。

「正面和尾獸較勁,絕對不是明智之舉,羽高在這裡也不行,除非水影大人親自出手還差不多……」

像三代目雷影和四代目風影那樣,幾乎以一己之力制服尾獸,不僅要足夠的實力,還要忍術剛好合適,以及天時地利人和都不缺才行。

霧隱村除了五代目水影照美冥之外,根本就沒有這樣人,哪怕是完美的人柱力羽高差了一點。

「如果最後演變成消耗戰就完了,村子再也承受不起一次捕捉尾獸的損失了。」

劍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暗部已經將附近徹底封鎖,等待援軍吧。暫時不要驚動三尾,等羽高來了才有正面抗衡的實力,然後再和木葉來人商量一下怎麼處置1

說是商量,其實也就是求援,有羽高的戰鬥力,可以擊敗三尾磯憮,但是怎麼封印以及帶回霧隱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青點點頭,雖然在白眼的觀察之下,只要是活物,基本不可能逃得過自己的觀察,但謹慎一點總是好事,找了半年多,總算是有結果了,村子里的付出也不算白費。

……

雖然已經處在關鍵時刻了,但故事還是遲遲沒有開始,藥師兜已經將所有今後基本上排不上用場的炮灰都拉了過來,唯一的目的,就是分散一下附近木葉暗部和霧隱村忍者的注意力。

這些隨手而為的舉動,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只是製造一點混亂,讓人猜不透目標與底牌而已。

除了自身的實力,讓藥師模只有這些年陪同大蛇丸辛辛苦苦收集的穢土轉生軍團而已。

在青的白眼也不曾注意到的高空,一隻白色的巨鳥振翅高飛,從下方看去,根本就不會有人注意到這個無法察覺的小黑點。

寫輪眼的偵查遠不如白眼,但在這種情況下,看到下方的動靜還是可以做到的。

「第一批演員已經就緒了,差不多了吧1

站在巨鳥背後的藥師兜得意地一笑,和他並排站著的迪達拉穢土體毫無動靜、依照藥師兜的命令在附近不斷地盤旋偵查,

「有點等不及了呢1

得到了出乎意料強大的力量之後,對自然能量的侵蝕雖然感到吃力,但也明白了真正的強者都在關心什麼問題。

越是接觸自然能量,越是能夠明白,冥冥中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命運籠罩在自己身上的那種無力感。

「天才一定是瘋狂的,但瘋了的不一定是天才。我自認不算什麼天才,但也想和你們瘋狂一把……」

走不出匍匐在大蛇丸的陰影中的悲哀,也不妨礙自己放肆一把。

為了準備現在的舞台,藥師兜已經準備了好久,第一次向未知的命運挑戰的興奮與忐忑,讓自己越來越按捺不住心底的激動。

「都快點來吧,我已經等不及了。」

擁有強大實力,每個人都會產生能夠違逆自身既定命運的錯覺,哪怕這只是修行自然能量帶來的副作用,藥師兜現在也不想對抗這種衝動。

不久之前,已經從其它渠道探查到宇智波佐助所在的第七班正在往這邊趕來,藥師兜就已經十分期待多年後的再次會面了。

當知道曾經木葉的那些故人,都要往這裡走一趟的時候,藥師兜就將這次行動當做一次難得的證明機會。

尤其是那個給予自己羞辱與震撼的忍者,那種無法抵禦的強大,毫不掩飾地用絕對的力量讓自己屈服。

不像對大蛇丸的尊敬與順從,那個男人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奉獻這種東西,而是肆無忌憚地讓別人服從自己的願望。

『那才是真正可以反抗命運、將一切顧忌都無視的強大,我雖然做不到這一點,但至少想證明一下,我也不是不值一提的螻蟻。』

也許會死、或者變成大蛇丸復生的容器,但這些都不重要,既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就一定要讓自己的生存方式變得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