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二十六章 破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六章 破滅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依然是那個血夜,依舊是那個寂靜的街道,寂靜無聲,連平時家長里橛鎩切塹愕愕牡蘋鷚踩然沒有。

「八年、還是九年?只有這裡一直沒變1

佐助漫步在回家的路上。

月讀,畢竟是幻術,其主體是完全受到宇智波鼬控制的月讀空間。

要不要將中術者綁在十字架上紮成刺蝟,也要看宇智波鼬的意志。

老是一成不變的折磨方式,估計宇智波鼬的想象力也就那樣了。

要是水木會月讀,保證讓中術者把古今中外有名的十大酷刑統統嘗試一遍,拿著個長劍刺來刺去,實在沒什麼新意。

而今天,估計是宇智波鼬想和弟弟一起憶苦思甜、重溫一下難忘的過去吧。

進入熟悉的家門,走過玄關、長長的迴廊,來到內宅的居所,遵照過往的記憶,來到待客的大廳。

深吸一口氣,宇智波佐助伸出顫抖的右手,慢慢拉開了門扉。

熟悉的宇智波鼬,舉著明晃晃的長刀、正滴著血。

父母已經倒在了血泊中,臉上似乎沒有什麼痛苦,顯得異常平靜。

「回來了?有點慢1

輕輕一甩,雪白的屏風多了一道紅色點點的桃花。

收劍歸鞘,宇智波鼬輕描淡寫地說著。

「是啊1

窗外的月光透過窗戶,照在屋裡的地面上,

「還真是讓人難忘1

宇智波鼬皺了皺眉頭,佐助反應有些出乎意料。

「你的仇恨,就這麼點?」

「我都不知道是什麼讓我剋制到今天的。」

佐助柔和的臉龐沒有看不遠處的宇智波鼬,而是略帶傷感地看著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美琴。

「你以為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我只想想再看看父母曾經的樣子。原本模糊的記憶,又開始清晰了。」

佐助慢慢抬起頭,臉龐也開始露出猙獰的兇狠,

「還有,仇恨也越來越清晰,所以,請接收我的怒火吧1

「如此甚好。」

宇智波鼬的萬花筒寫輪眼毫不猶豫地展露著威勢,

「時間還有很長。我對你怎麼贏得了大蛇丸,也相當感興趣。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的覺悟吧。有點可惜,如果你的眼睛是萬花筒寫輪眼,我的收穫可能會更大1

「呃!什麼意思?」

暫時還不明白萬花筒寫輪眼用多了會失明的弊端,也不明白如何獲得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的佐助,只得放棄疑問,展露自己不久之前在幻術與精神力量使用方面的感悟。

……

前方的查克拉波動越來越大。

「卡卡西老師,是什麼人在戰鬥?」

漩渦鳴人焦急地問。

自己雖然著急,卻不是速度型的忍者,根本就沒法趕過去看個究竟。

「距離太遠,不太清楚,不過,其中一股查克拉應該是佐助的1

對偵查還有點心得的天藏感知了一下之後答道。

「喔,那就是說佐助安全了?難道是他在和敵人戰鬥,那我們要快點去幫忙1

天藏和旗木卡卡西有些猶豫,似乎想要解釋,欲言又止了一番之後,還是放棄了打消鳴人積極性的舉動。

有宇智波佐助的查克拉波動,不一定是佐助安全了,也有可能已經被徹底吞噬了靈魂。

就在幾人向前飛奔的時候,後方一陣熟悉的查克拉靠近,嗡嗡的振翅聲由遠及近,出現在三人面前。

來人一頭白髮,容貌和水木如出一轍。

唯一不同的,就是額前的劉海特別長,遮住了左眼,同時護額也像卡卡西一樣,斜著戴在頭上,蒙住了左半邊臉。

「你是水木?」

來人正是水木的實體分身信貞,

「怎麼學起我的裝束,這應該不流行吧?」

「理由和你一樣,打扮和做法自然有些相似1

「理由一樣?」

旗木卡卡西心頭一震,不可思議地看著信貞被遮住的左眼。

「不用大驚小怪,我的東西來歷光明正大,不像你,不明不買的……」

用情報和研究成果換來的白眼,水木明目張地拿出來用也不是不行,只是要考慮日向家族的感受與其他人的看法,能少點麻煩,還是要盡量避免。

「好吧1

卡卡西哭笑不得,

「這也輪不到我操心,對了,另一個分身受傷了,你看到了么?」

信貞點點頭:

「已經送到安全的地方了,宇智波鼬還真是不吝瞳力,看來真的要完蛋了,快要死了的人拚命,才是最可怕的1

「那你來是做什麼的,支援?」

「有些事,需要確認一下。」

擁有白眼、觀察能力最強的信貞,是水木情報來源的重要渠道,有些事情,只有他才能辦好。

「既然你來了,那邊結束了么?情況怎麼樣?」

「失敗了1

是幹掉了幾個佩恩六道的傀儡、以及一大批炮灰,但這有什麼用?

「三尾還是沒保住,責任在我1

不僅如此,木葉和霧忍聯軍興師動眾卻徒勞無功,還損失不校

雖然直接死亡的人不多,但受傷的不少,這還是綱手和香磷、以及蛞蝓仙人幫了大忙的結果。

「這不怪你,敵人太強了。還有,因為佐助的事情,這邊牽扯到了太多的精力,如果我在的話,有神威,情況可能會不一樣。」

信貞搖搖頭,沒有再多做解釋。

「還沒完,「曉」組織的首領還在附近,自來也大人應該在那裡,本體正在往那邊趕去支援,希望最後能沒事。」

卡卡西點點頭:

「那我們趕緊救回佐助,去那邊看看1

已經近在眼前了,希望一切都能夠順利。

……

夢想破滅,一直倚為支柱的人就這麼死去,是多麼大的打擊?

只有親身經歷的人才會懂。

同情是一種罪惡,鼓勵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更何況藥師兜不值得同情,也沒人會鼓勵他的惡行。

失魂落魄的藥師兜,雖然沒了太多的慾望,但還是本能地將迪達拉的穢土體收回,接著替換了其體內的控制符咒,由大蛇丸的東西,徹底變成了藥師兜的私有物。

待藥師兜想出接下來的行動之前,已經被木葉忍者追到近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