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二十九章 虛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九章 虛幻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藥師兜能夠將三勾玉寫輪眼晉陞為萬花筒寫輪眼,雖然可能性並不是很大,但也還在預料範圍之內,但沒想到的是,居然會獲得和藥師兜這麼契合的特殊瞳術。

在碰上藥師野乃宇之前,藥師兜是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多面間諜,尋找自身在忍界的容身之所的情感是最為強烈的。

如果奉為信仰中心的大蛇丸這個心靈支柱崩塌,藥師兜能夠覺醒萬花筒寫輪眼,水木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是,能夠恰好覺醒這麼適合藥師兜性格的秘術,運氣也是在是太好了。

在信貞、卡卡西、鳴人和天藏的眼中,只見藥師兜胸腹的位置,突然出現一團變異的組織,一個詭異的人形像是要從藥師兜身體裡面爬出來一樣。

「雙魔之術,看樣子最壞的情況發生了。」

信貞似乎想要稍加解釋,但遲疑了一下之後,還是止住了,

「我不能說太多,你們知道得越詳細,可能就越危險。」

「這樣么?」

信貞的話實在是讓人摸不著頭腦,其它三人也猜測不到緣由。

「不要相信藥師兜說的任何話,也不要多想,全力出手就行了。不管多麼神奇的術,都是需要消耗查克拉的,我們這麼多人,用車輪戰都能磨死他,不要想著投機取巧,對我們沒好處。」

「知道了1

連見多識廣的水木都極為忌憚,說明這個術確實相當危險,哪怕是一個分身的話,也足以讓人不敢大意。

信貞捂著有些腫脹的左眼,看著鬼童丸的上半身出現在其身前,通靈蜘蛛秘術開始施展,無數帶著堅韌的蜘蛛絲的小蜘蛛出現,向四周蔓延,開始壓縮木葉四人的行動範圍。

卡卡西試探著甩出了幾枚苦無,卻被其表層的粘金之鎧阻攔,基本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這傢伙,是大蛇丸早就死了的手下吧?」

「是的,你們小心1

信貞稍稍後退,判斷著藥師兜的萬花筒寫輪眼瞳術的使用範圍,一邊想著對策,貿然行動十分不利,讓其它三人暫且支撐一下。

「不要想著一擊必殺,也暫時不要擔心佐助,先拖延時間,莽撞行動不僅無效,還很危險。」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種瞳術有兩個功能,首先可以將一些別人不知道的情報偽裝起來,比如隱藏了萬花筒寫輪眼。

木葉四人只能夠判斷藥師兜有寫輪眼,但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的可能性極校

水木及其分身都不認為會有這種麻煩的變故,將萬花筒寫輪眼藏起來,不為人知,可以出其不意地偷襲。

其次,藥師兜可以將中術者對自己的印象顯化出來,加持到自己身上。

第二個能力就太恐怖了,對情報能力極為優秀、特別是水木這種有先見之明的忍者,簡直就是天敵。

限制肯定是有的,比如水木不太了解的白激之術等,即使知道藥師兜未來「應該」學會,這種強大的仙術也很可能不能夠生效。

情報要足夠細緻準確,模稜兩可的曖昧感想,這個瞳術也不能將其重現。

還有另一個顯而易見的限制,那就是超出萬花筒寫輪眼支撐範圍之外的能力,是不可能實現的。就好比宇智波帶土的神威,也只是一個荒涼沒有生命的空間而已。

水木不知道這個瞳術是怎麼發動的,但似乎並沒有太過苛刻的條件,入目範圍內,都在籠罩之中。

第二種能力很強大,水木清楚地知道藥師兜未來能學會哪些術。

所以,會在其瞳力的支撐範圍之內,將藥師兜強化到水木認知的最強狀態,除了穢土體不全,以及通靈獸——萬蛇二代可能不在掌控之中,藥師兜的個人戰力,已經趨近於頂峰了……不,或許更強,因為水木提供的仙術,以及現在其本身的能力是存在的,其爆發力可能要更可怕。

另外,如果藥師兜用幻術,或者其它方式,讓中術者相信,自己有更強的某些力量,比如會某些奇怪的忍術、秘術、血繼限界說不定都能模擬一二。

這個術極限在哪裡,水木不知道。

如果大家只是認為藥師兜是一個孱弱的老頭子,這個術不會給他帶來什麼增益,自然也沒有什麼壞處,也就只能當個幻術扮豬吃虎一番。

但如果有人堅信藥師兜是一個如三代目猿飛日斬或者是拷貝忍者旗木卡卡西這樣、會上千種忍術的強者,事情就麻煩了。

想到這,信貞看了一眼幻術抗性最差的漩渦鳴人,如果說這裡信貞拖了後腿的話,那漩渦鳴人就是最危險的一個炸彈,一被撩撥的話,就完了。

『一輩子生活在虛假中的可悲傢伙,命運還真是會開玩笑,給了他這樣一個兒戲一般的神奇能力。這是對這個充滿謊言與欺騙的世界最大的嘲諷吧;

這個術的麻煩程度,可能比水木想象中的還麻煩,這也從一個側面證實了水木以往的猜測。

三勾玉寫輪眼,並非只有被當做伊邪納岐的消耗品的用處,移植給其它人之後,並非沒有開啟萬花筒寫輪眼的可能。

藥師兜的成功,單獨歸結於其精神特質可能還不全面,爆發力更加全面的水木版本的仙術,也提供了力量與高品質查克拉的支撐。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藥師兜受到自然能量的侵襲極為嚴重。

血繼限界寫輪眼的源頭是輪迴眼、神樹果實,其根基,就是查克拉這一忍界力量與規則的殘留。

受到自然能量侵襲,其實也是貼近自然之道的一個過程,理所當然地,開啟萬花筒寫輪眼的可能性就要高出不少。

「如果真像你說的那麼危險,我們可以繞過他嗎?」

一邊躲避藥師兜的攻擊,卡卡西一邊問道。

「當然可以,這個術肯定不是永久性的,也有施術範圍的限制,但就此放過他,可以么?」

「放過?」

藥師兜嗤笑一聲,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還是擔心一下你們自己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