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三十六章 獨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六章 獨行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佐助會用的忍術中,根本就沒有能夠擺脫困境的辦法。

如果有什麼好辦法能夠殺死宇智波鼬,佐助現在絕對不會吝嗇、哪怕是兩敗俱傷也在所不惜。

『怎麼辦?』

也許轉身就跑,拖延一下時間,就可以等到援兵到達。

宇智波鼬再厲害,也絕對沒有自己的速度快。

可是,唯獨這一件事沒有迴旋的餘地,血海深仇如果不能自己親手報了,這些年自己的堅持還有什麼意義?

抬手伸入背後的忍具袋,一大把兵糧丸被直接倒入嘴裡,嚼了嚼之後咽了下去,然後掏出省出來的各種藥劑,囫圇喝了下去,有一般的藥劑,也有從水木那得來的全能藥劑剩下的殘留。

各種藥物入肚,一團火熱的感覺從胃裡迅速向全身蔓延。

原本乾涸的經脈,漸漸開始躁動,一團團查克拉開始憑空湧現,既有兵糧丸的效果,也有藥劑的作用下被強行刺激透支的結果。

已經支撐不住的身體,有了查克拉的滋潤、泛出了一絲活力。

現在能被佐助寄予厚望的,也只有千鳥刃了。

削鐵如泥,無堅不摧的神器——草薙劍,就是最後的依靠。

完全體須佐能乎,佐助連靠近都難,但僅僅只是基礎級別的骷髏狀態,草薙劍配合千鳥刃也不是毫無辦法。

沒有了飛行能力,輾轉騰挪的空間少了很多,只能依靠靈活的身手,配合寫輪眼的洞察力,來和須佐能乎纏鬥。

就像老鼠和大象的爭鬥,兩者的絕對力量差距很大,但依然有殺死對方的可能。

宇智波鼬也是有寫輪眼的,甚至比佐助還要高級,這就使得血繼限界上處於劣勢,只能依靠其它方法來出奇制勝了。

滋滋作響的千鳥刃隨著佐助的劍舞上下翻飛,右手的紅劍護在身前,左手的銀亮光芒閃爍,不斷在須佐能乎上留下一條條傷痕。

原本應該能夠立刻恢復的傷勢,不久之後,也漸漸地不能及時復原了。

遠遠地看著這場決輳稍微嘆了一口氣。

誰勝誰負,就看誰的意志更加堅定了。

實力佔據的一方沒有殺意,保持著勢均力敵態勢,對宇智波鼬十分不利。

明與暗,黑與白,鮮血與罪惡掩蓋的親情,誤解中的羈絆。

無法以真面目示人的悲哀,遺憾,卻已經無法回頭了。

慢慢長夜中孤獨的前行,就要走到盡頭了。

離戰場不遠處,卡卡西、天藏和鳴人已經相距不遠了,但在分出勝負之前,應該是趕不上了。

隨手掏出兩顆兵糧丸,將其放入嘴裡囫圇咽下,藉助湧現的查克拉,慢慢調理著自己身體的狀態,準備著下一步行動。

信貞的判斷沒有出太大的偏差。

不斷被切削的須佐能乎體型不斷縮減,最後只剩下一排肋骨保護,雙手格擋地消耗著佐助的體力。

短時間內激烈的戰鬥也消耗了佐助不小的體力,用雙刀流的方法揮舞兩把劍,消耗的體力和精力,比想象中還要大很多。

「看來你不行了啊1

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的宇智波佐助,不知道多少次午夜夢回的時候,幻想過殺死宇智波鼬的場景,但當這一刻就要到來的時候,心底的感觸,和自己原來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不再凝練的須佐能乎,已經提供不了必要的防禦了。

草薙劍的鋒銳稍微遲滯之後,還是刺入了宇智波鼬的胸膛。

「我贏了1

「是么?」

似乎完全感覺不到疼痛,宇智波鼬須佐能乎的左手握住了宇智波佐助持劍的左手,再抓住了佐助另一邊的肩膀。

「你也跑不掉了1

「你已經輸了,還想在死之前垂死掙扎?」

宇智波鼬的嘴角流出了殷紅的血跡。

「所以,你不是也逃不掉了么?」

近在咫尺被抓住的佐助根本無法掙脫,眼睜睜看著宇智波鼬的右手伸向了自己的眼睛,然後毫不猶豫地將左眼摳了下來。

劇烈的疼痛,頓時讓佐助慘叫起來,還未等緩過勁來,右眼也被毫不猶豫地奪齲

「你這樣有什麼用,反正都要死了,也殺不死我?」

宇智波佐助大聲叫道。

片刻之後,佐助就已經意識到,又中了宇智波鼬的幻術,但月讀一般情況下是不會直接置人於死地的。

心肺被刺穿的宇智波鼬已經沒有生路了,即使是垂死反擊,用月讀能有什麼用?

將敵人重傷?戰鬥已經結束,回去養傷就行了。

心知有問題的佐助鼓起最後的精神力量,危急關頭,才是能夠發揮自己潛能的最佳時刻。

一片恍惚,原本雙眼再次回到眼眶,視力剛一恢復,就看到一根沾染著鮮血的手指頂在自己的額頭。

「做得很好,佐助,父親和母親的仇恨,總算讓你給報了1

原本漠然的臉上,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抱歉了,佐助,今後,你要一個人前行了。」

手指滑落,一道血痕劃過佐助的側臉,讓驚魂未定的佐助一抖,然後看到宇智波鼬身體一軟,就此不在動彈。

多年以來,唯一一次沒有偽裝,卻是在光芒熄滅的時候。

自從遁入黑暗中,獨自前行,背負著叛逆罪名的少年,已經成長為一個不假辭色的青年。

從來不已真面目示人,無法回頭的煎熬,只有那唯一的光,雖然並不明亮,但確實能夠代替太陽,守望著自己前進的道路。

一個人就這麼死了,既沒有突降大雨,也沒有天生異象,來為死亡致哀。

只有宇智波佐助,獃獃地站在原地,看著撲倒在自己身前的宇智波鼬。

「這一次是真的死了吧1

仇恨消解,卻並不像想象中如釋重負,

「最後的話,是什麼意思?」

沒有理會不遠處即將到達的同伴的查克拉反應,佐助將草薙劍橫在眼前,借著劍身看著自己的雙眼……

「這就是萬花筒寫輪眼?真是諷刺的詛咒力量1

死亡的威脅與大仇得報的暢快感,連番的精神衝擊,總算讓佐助邁過了最艱難的一道關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