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四十章 現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章 現實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同為陰陽遁的產物,白絕和黑絕其實並非一體。

白絕附身,對戰鬥力的提升很大,但極度受制於本身的資質。

黑絕並不直接加強戰鬥力,但對生命力的提升極為顯著,並且對被附身者的影響極大……

更加讓人防不勝防的是,只要連接地脈,逃脫了一絲精神,黑絕就能夠金蟬脫殼,避過一切必死的結局。

當然,也可以用這種方法出其不意地偷襲不知道黑絕底細的敵人。

長門不是黑絕的敵人,其地位就和人型道具差不多,只是實現目標的棋子而已。

在大家都不在意的角落,一縷黑色的陰影順著地脈逐漸蔓延過來,纏在了長門基本已經喪失了感覺的腿上,然後慢慢向上,盤旋繞過身軀,意圖籠罩長門的頭顱,小半邊臉龐,瞬間就變成了漆黑的顏色。

「什麼時候……你居然還有這樣的能力?」

一瞬間被制住了身體,而且全身已經接近精疲力竭,長門根本就無力阻攔被黑絕控制。

「你們這些叛徒1

危急時刻,小南毫不猶豫地出手,紙手裡劍向絕飛射了過去,原本呈現出陰陽臉狀態的居心叵測的傢伙,現在黑臉已經不在了。

白絕本體雖然不弱,但也並沒有很強的直接戰鬥能力,和小南這種強者相比,還是有些不如的。

知道自己無力正面對抗,黑絕也已經得手了,白絕自然不會再多生事端,不斷地避讓。

與此同時,佩恩天道因為本體長門受到了襲擊,無法發揮作用,被一直尋找機會自來也毫不猶豫地用仙法·五右衛門燒成灰燼。

原本攻防一體,戰鬥力強勁的佩恩六道,全部被清理一空。

如果這個時候就此結束的話,兩方都不會滿意現在的結果,「曉」組織損失不小,興師動眾,只抓到了三尾磯憮。

木葉和霧隱村聯軍的損失也很大,一無所獲不說,三尾也沒有抓到,唯一可以確定死了的,還是敵我難辨的宇智波鼬,連干柿鬼鮫都只是重傷而已,很可能也還活著。

既然都覺得自己虧了,那麼戰鬥自然還要進行下去。

被黑絕附身的長門,迴光返照一般,開始爆發出最後的光輝,被黑絕強制壓榨身體內部最後的生命力來獲取力量,不僅操縱著外道魔像再次開始活動,還將近在咫尺的小南的攻擊用神羅天征彈飛,同時控制著重力,讓自己凌空飛了起來。

「已經不在乎尾獸炮的狙擊了么?」

當然也有可能已經明白自己這一邊的極限了,尾獸玉、尾獸炮這種超強的攻擊方式,根本就不是能夠連續使用常規手段。

飛到半空中的長門,毫無聲息,也沒有理會任何人的試探,一律將攻擊全數攤開,然後攤開雙手,使用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輪迴眼秘術——地爆天星。

一個漆黑的球體,從長門的掌心飄出,超強的重力再次出現,地面在巨大的力量的撕扯之下,寸寸龜裂,然後離地而起,吸附在黑球周圍,一個巨大的封印石球出現,而且還在不斷地壯大之中。

見機得早的宇智波帶土,早就使用神威撤離,下方被引力波動橫掃而過的眾人,也只能勉強維持著能站穩腳跟的程度。

作為攻擊目標中心的漩渦鳴人,則離地而起,向著半空中的地爆天星飛了過去。

雖然藉助著紛飛的石塊,不斷地向下跳躍,但依然沒能逃脫被越拉越近的命運。

「換人了么?」

水木抬頭看向了天上的長門,陰影已經遮蔽了幾乎所有的臉龐,連發色都由鮮艷的紅色,變成了暗淡的灰色。

「黑絕,還真是會找機會1

能夠順利附身並操控一個輪迴眼的擁有者並不容易,尤其是目標還對黑絕懷有深深的戒意的時候。

要不是水木和自來也聯合起來將長門重創,這個居心叵測的傢伙,也不會這麼順利就做成了這樣的大事。

「還真是有趣,沒想到這麼快「曉」組織就內訌了。」

水木沒有太過擔心。

這個時候,黑絕的目標,應該是為了搶奪輪迴眼而來,順便利用一下長門的剩餘價值。

至於水木最為擔心的宇智波斑的復活,應該還沒有被提上日程。

外道·輪迴天生之術,確實是能夠讓死人復生的奇術,但已經死去多時的人,復活的時候,到底是以什麼狀態出現,這一點還有待商榷。

就水木已知的情況來看,被輪迴眼的力量復活的人,都是死去不久的忍者,以及被從凈土召喚而來的穢土體。

如果宇智波斑被複活,能夠直接變成巔峰狀態的身體,那宇智波斑在自己死亡之前,直接將輪迴眼給予他人,再讓黑絕附身,使用輪迴天生之術復活自己,不就實現了另一種意義上的永生了么?

但這麼荒謬的事情怎麼可能實現?六道仙人都不能長生不死,宇智波斑怎麼可能做到?

如果能夠成為十尾人柱力,倒是有可能擁有理論上看不到盡頭的壽命。

死而復生后以什麼狀態出現,在水木看來,應該與靈魂和**的狀態有關。

一個因衰老而死亡的靈魂,再加上生機泯滅的驅殼,怎麼想也不可能回到年輕時候的巔峰。

這一點和穢土轉生其實也有一點類似。

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和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以及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都是還在壯年的時候就戰死了,靈魂還算得上強悍,但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被穢土轉生之後,也只是一個催催老朽的老人,因為沒有任何依據讓自己再次回到巔峰的壯年,僅僅只是多了一個無限查克拉這個所有穢土體都自帶的特性。

如果黑絕腦子有病,復活一個還剩下半條命的宇智波斑,水木也不介意教一教這些蠢貨該怎麼做救世主。

靈魂和**,必須有一樣足夠支撐自己的強大,復活之後,才能夠有足夠的力量壓服一切反抗的力量,同時儘可能多的收集尾獸,在五大忍村反應過來之前迅速成就十尾人柱力,施展滅世的無限月讀。

夜長夢多的道理,身經百戰的忍者大多也是明白的。

因為壽命耗盡而死亡的宇智波斑,直接復活肯定是不行了,如果黑絕這個時候已經準備好了宇智波斑的身體,直接復活也不要緊,單純的輪迴眼,哪怕配上宇智波斑,再加上目前戰力孱弱的外道魔像,也還不至於無計可施,最多就是敗退而歸,然後再集結整個忍界的力量,順便將尾獸人柱力藏起來,慢慢和宇智波斑消耗就是了。

復活后的宇智波斑,沒有穢土體那樣的無限查克拉,哪怕再強,在成就十尾人柱力之前,也無法挑戰整個忍界。

在收集到足夠的尾獸查克拉之前,暫時還不用擔心宇智波斑的出現。

那麼黑絕的目標就很好猜了,用長門殘餘的生命力來對尾獸下手,順便找個機會,看能不能復活一個有用的戰力。

水木雖然猜不到這個人是誰,但也有些可能的目標,比如被四代目水影矢倉幹掉的枇杷十藏,以及被被水木幹掉的赤砂之蠍,雖然水木將它燒成了灰燼,但難保赤砂之蠍有殘餘的細胞組織被找到,然後使用某種方法再生,畢竟,蠍的輻條條件實在是太低了,只要有足夠的有活力的細胞,然後做成再生核就夠了。

但是,既然使用了地爆天星,還想要廢物利用一下,就太貪心了。

「自來也大人,相比您也知道了,該決斷了。」

如果再拖延下去,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意外出現。

自來也看著已經被層層岩石包裹的四尾鳴人,無奈地點點頭。

「開始吧,現在也顧不得誤傷了。」

「其實也不會有太嚴重的後果,畢竟,現在是在天上。」

自來也不會飛行,但水木會,帶著蛤蟆仙人連同志麻仙人和深作仙人,一起沖向了高空的長門,在威力全開的輪迴眼的威脅下,也只有兩個仙人才有一戰之力了。

「喂,小傢伙,飛穩一點,氣流倒灌喉嚨,我們都無法準確發聲了。」

「我儘力1

周圍的引力場錯亂不堪,水木帶著一個人,維持平衡都不太容易,還要躲避著長門時不時的攻擊干擾,如此艱難的局面下,還要讓兩位仙人順利使用魔幻·蛤蟆臨唱,實在是太難為人了。

「喂,水木,等會幻術一發動,你也會被拖入幻術空間,那誰來帶著我們?」

「放心吧,自來也大人,這不是問題1

「喔?還真是口氣不協…」

能夠無視蛤蟆臨唱的威脅,還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妙木山傳承了不知道多少年,連源頭都無法考證的恐怖仙術,居然會有人信誓旦旦地不在意。

「我是沒有辦法抵禦這個仙術,但是……」

水木輕笑一聲,

「本能地維持飛行狀態,不會影響幾位的發揮的1

研究了近三年的幻術,怎麼在自身意志無法掌控本體的時候的應急狀態,好幾個預案都已經準備好了。

「那好吧1

自來也稍微放下了心,然後轉頭看向了讓自己痛心不已的弟子,走錯了路,卻沒有辦法讓其回頭,實在是讓人遺憾。

在這個時候,明顯水木和自來也要出底牌了,應該沒人來干擾才對,不如說,水木萬分希望宇智波帶土過來,好試一試魔幻·蛤蟆臨唱的威力,是不是能夠將敵人一網打荊

就在志麻仙人和深作仙人在準備蛤蟆臨唱的時候,被地爆天星抓住的漩渦鳴人,終於忍不住開始尋求九尾的力量了。

一個遠超平時感知的災禍氣息出現,不祥的查克拉,讓每一個見識到的忍者,都刷新了尾獸力量的認知。

九尾是不同的,比所有以前見識過的尾獸和人柱力,都要強太多太多。

如果他們認識到,漩渦鳴人體內的九尾只有一半的力量的話,不知道會驚訝成什麼樣子。

不過現在,已經足夠讓人震撼了。

四條尾巴出現,漩渦鳴人已經漸漸地失去了意志,接下來,地第五條尾巴、地六條尾巴相繼出現,而且還有越來越多,越來也快的趨勢。

「現在不要管那邊,先幹掉輪迴眼,等會我在和天藏配合壓制。」

如果宇智波佐助能夠適當恢復的話,有一對萬花筒寫輪眼,把握就更大了。

不久之後,一陣讓人頭暈目眩的蛙鳴響起,此起彼伏的身影,實在是讓人頭暈目眩。

水木實在是沒有聽出這一片噪音之中、抑揚頓挫的節奏感,只是感覺到一絲心煩意亂的不安之後,就喪失了意識。

因為失去了控制,原本體表的尾獸查克拉和翅膀,都紛紛潰散,身在半空中的幾個生命,眼看就要就此跌下李。

就在此時,水木身上突然泛起一絲精神波動的漣漪,一隻五彩斑斕的蝴蝶翅膀,從水木背後伸出。

巨大的翅膀,周圍散發著古怪的查克拉波動,翩翩起舞,舉重若輕之間,就帶著水木、自來也和兩位妙木山的仙人在能量亂流中閑庭信步地躲過了所有的危險,還不斷地靠近被黑絕控制的長門。

「這是……好純粹的陰遁,沒想到你的幻術能力,居然已經達到了這個程度1

會幻術和醫療忍術的人很多,但能夠有資格被稱為陰遁和陽遁的屈指可數。

豬鹿蝶家族的影子秘術、心靈秘術以及倍化術勉強摸到到陰遁和陽遁的門檻,只有綱手那種程度的醫療忍術,才算是登堂入室。

正兒八經的陰遁力量,除了佩恩六道之外,自來也以前也只見過須佐能乎算是典型的陰遁,至於大蛇丸的八岐之術,自來也還沒有見識過。

由精神具現的力量,才算是體悟到了真諦。

雖然以前就聽說過水木精通幻術的情報,沒想到已經厲害到這個地步了。

陰遁的由虛幻化作真實這一步到底有多難,自來也雖然不精通幻術,也是知之甚詳。

如果不是在戰鬥中,自來也都想好好問個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