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四十一章 瓜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一章 瓜分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魔幻·蛤蟆臨唱發動之後,被這個聲音幻術波及的人,都會被拖入精神空間,在被妙木山特製的石劍刺死之後,才會蘇醒,但那個時候,敵人已經面臨必死的結局了。

離自來也最近的水木,自然也逃不過近在咫尺的志麻仙人和深作仙人聯手施展的神奇幻術,第一時間就中招了、喪失了對自身力量的控制。

但水木的精神執念,卻在外道魔像碎片裡面被封印著。

精神執念是受到本體控制的,但水木喪失知覺的時候,就會反過來將本體的身體接管,暫時度過極度危險的時刻,如果本體精神被策底擊潰,就作為復甦的後手來收拾殘局。

現在,就是水木第一次將心相執念顯化出來。

想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沒有萬花筒寫輪眼這個作弊器,水木只得以八岐之術為藍本,將其改造到適合自身使用,也是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成功,最先只能在精神空間顯現,用來增強幻術威力、以及加強對幻術的防禦。

直到拿到外道魔像的碎片,並且培育成功之後,才有了現在的成果。

水木的心相執念,不像大蛇丸那樣潛伏在一個個咒印立面,而是封印在萬無一失的外道魔像碎片之中,再通過其連接其它分身的天之咒印,來完善自己的精神力量體系。

這樣的處置,也是為了某些無法兼顧的時候,能夠防止自身無法控制的時候的一種應急手段,肯定不能夠多用,精神執念雖然很堅韌,但和完整的自我意識還是有一點差距的,使用陰遁的時候,會有一些優勢,但很多忍術以及幻術特長就很難一起使用了。

志麻仙人和深作仙人一招得手,在將長門的精神擊潰之後,只有黑絕,因為本身就是陰陽遁的產物,在防禦幻術方面抗性極高,並未被拖入精神空間,但能量很高的聲波,本身也帶有很高的穿透力,直接讓黑絕暫時喪失了對輪迴眼的控制。

「自來也,別管其它了,先將輪迴眼控制住1

兩位妙木山的仙人停下蛤蟆臨唱之後,喉嚨難受得都快要說不出話來了,但想要趁此機會一舉擊敗敵人,這個絕佳的時機就絕對不容許浪費。

「知道了。」

水木雖然處在無知無識、完全靠本能行動的狀態,但趨利避害的行動方式,依然讓水木帶著自來也向長門飛了過去。

待到近前之後,自來也咬破手指,凌空使用通靈術……

「蛤蟆口束縛之術1

召喚出妙木山岩宿蛤蟆的胃壁,既能防禦,也能困住敵人,然後再慢慢消化掉,基本上沒有人能夠逃脫這個術。

但在水木的記憶中,此術曾被鼬的天照破解;自來也與佩恩的戰鬥中再次召喚出來,吞噬掉了畜生道的地獄犬。

而現在,這個術被自來也召喚出來,只是為了抓住長門。

因為外道·輪迴天生之術還沒有被使用過,水木並沒有將這個術的細節泄露,所以自來也並不知道長門的性命已經岌岌可危了。

除此之外,也是因為自來也還對長門抱有幻想。

做了幾十年的忍者,殺伐果斷是必不可少的,自來也能夠毫不猶豫地將早就死去多時的彌彥、也就是佩恩天道徹底毀滅,但對依然還活著的長門和小南,卻手下留情了。

這個時候,自來也還想著困住敵人然後活捉,再慢慢勸導。

只可惜,自來也的希望落空了。

堅韌的蛤蟆胃壁是不遜色與空間結界的牢固壁障,但也擋不住外道魔像的攻擊。

自來也剛剛將妙木山特製的石劍插入長門的右邊肩膀,蛤蟆胃壁就被從天而降的雷電打出一個窟窿。

如果直接刺穿心臟,自然一切都結束了,手下留情的後果,就是多了一些麻煩。

醒過來的長門和黑絕,直接使用神羅天征,將蛤蟆口束縛之術破解。

「您應該直接殺死長門。」

不是主要的攻擊目標,再加上水木對幻術的抗性不錯,過了不多久就恢復了意識。

「長門已經沒救了,不用再讓敵人有最後的反擊機會。」

「我也只是想讓長門不要帶著滿腔怨恨死去,否則,去了凈土也難以安寧。」

水木頓時無言以對。

在無神論流行的世界活了那麼多年,不敬鬼神的習慣怎麼都改不掉。

對死後的世界毫無畏懼之心的水木,並不覺得死得其所、死而無憾和死不瞑目有什麼區別,但忍界很多人卻特別看中這一點。

不過也是,已經死了好多年的忍者,都被穢土轉生通靈召喚,超凡力量流行的世界,想不關注這些事情都難。

雖然能夠理解自來也的想法,但不代表水木會縱容黑絕操縱長門肆意妄為。

「節外生枝並不好,輪迴眼很可能還有未知的能力,早點結束比較好,而且……」

水木一邊快速向長門飛去,一邊說道,

「輪迴眼不能就這麼落在別人手上1

如果能夠將輪迴眼掌握在自己手裡,就能夠掌握十尾出現的契機,並不一定非宇智波斑不可,也許可以做一個陷阱,守株待兔、瓮中捉鱉也是好事,總比面戰鬥力的宇智波斑要好得多。

結果雖然不可避免,但不代表過程無法改變。

舞台劇正式上演之前,臨時換個更容易對付的人選,也許更有利。

「那好吧1

自來也無奈地點點頭,這麼大的傷亡,不能因為一時的心慈手軟就放過,眾目睽睽之下也得考慮一下影響力,更何況,水木也在身邊,自己不動手,水木想必不會手下留情。

既然達成了一致,水木也不再猶豫,甩手就將自來也向長門丟了出去。

因為身體不受控制而落在地上,自來也不必再由水木時時刻刻帶著保持飛行狀態了。

與此同時,水木也能夠騰出手來,展開始自己的進攻。

左右手分別攤開,兩枚螺旋手裡劍在手掌心成型,然後被水木依次扔了出去,越過落下的自來也,第一枚螺旋手裡劍被長門用神羅天征彈開,落在不遠處的空地上,爆發出一團風刃激流。

間不容髮之間,第二枚螺旋手裡劍再次臨身,引力控制還在緩衝,長門不得不使用封術吸印來將螺旋手裡劍消解成查克拉吸收。

但還沒等忍術威力徹底過去,自來也已經接近,右手前推,大玉螺旋丸直接砸在長門身上,兩名仙人連續的攻擊,終於攻破的長門的防禦。

佩恩六道雖然只是一部分力量衍生而來的傀儡,但卻可以互相配合、互相掩護、分別計算忍術的緩衝時間,集所有能力於一身的外道本體——長門雖然更強,但畢竟同一時刻只能使用一個忍術,這就給了水木和自來也可乘之機。

被自來也的仙法·大玉螺旋丸打中之後,封術吸印被打斷的長門,又被未能完全吸收的螺旋手裡劍爆開的力量打得遍體鱗傷。

在如此不利的情況下,長門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如果不是白絕附身的增幅效果,立刻死在當場都不奇怪。

黑絕也好不到哪裡去,作為操縱者的他,被魔幻·蛤蟆臨唱的擊中,然後又被接二連三地攻擊。

在這種情況下,長門因臨死之前的迴光返照,反抗得突然劇烈起來。

原本幾乎包住了整個頭顱的黑影,露出了半邊蒼白的臉頰。

就在長門和黑絕反應不及的時候,數條細長的土刺從地面快速升起,將長門刺穿並高高地挑了起來。

因為黑絕稍作躲避而沒有直接命中頭顱和心臟,但這種傷勢,基本也算是必死無疑了。

這個時候,黑絕似乎也意識到沒有辦法完成所有的設想了,再次全力以赴,想要奪走長門的一對輪迴眼之後逃跑,但是可惜的是,已經回復了一些行動力的長門,能夠使用一些基本的能力了。

人間道的特有能力,心潛層和靈魂吞噬,在面對直接接茨時候實在是太有效了,抽出靈魂的同時,還能夠讀取中術者的記憶,這個術,可以從根本層面上讓人神魂俱滅,再無復生的可能,同時也能獲得敵人基本不可能透露的絕密消息。

「你這傢伙,快要死了還掙扎什麼?」

意識到自己處在危險中的黑絕,只得放棄了另一隻輪迴眼,將在掌控中的左眼奪走之後,化作漆黑的一團落在地上,然後潛了進去,水木連忙催動仙法·無機轉生之術,但似乎並沒有打中什麼東西。

「喂,長門,你還好吧1

看著隨時有可能死亡的長門,自來也臉上露出不忍之色。

姍姍來遲的小南,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長門等死。

水木則游弋在不遠的空中,偵查著一切可能的動靜。

猛地咳嗽了幾聲,吐出幾大塊漆黑的鮮血,長門掙扎著說道:

「我就要死了么?所謂的夢想也只是鏡花水月,沒有辦法實現了……不對,從一開始,就只是玩笑吧1

剛才那麼一瞬間,從黑絕身上得到了部分情報的長門,總算是對自己短暫且悲哀的一生有了一點了解,

「所謂的命運,我也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枚棋子而已,還真是讓人諷刺,所謂的仙人之眼,也不過如此而已……」

「不要再說了,長門1

用顫抖的聲音安慰的小南,強忍著自己不流下眼淚,卻不得不忍受同伴再次死亡的悲哀。

「長門,小南,為什麼你們要做到這個地步?」

「太遲了啊,自來也老師,這麼多年,你還是像以前那樣洒脫到讓人羨慕,但為什麼總是遲一步?」

如果當初早一點來找他們,也許彌彥就不會死了,未來就完全不一樣了。

「輪迴眼,拿去吧,自來也老師,交給你我才放心,去交給真正需要他的人吧1

小南驚訝地問道:

「你在說什麼?長門……」

「就這麼辦吧,不是我的東西,終究還是不能發揮出他的力量1

話音越來越低沉的長門,最後喃喃說道,

「承受痛苦,這種感覺並不好,尤其是預想中的美好未來沒有實現的時候……」

後面的低語,已經沒人聽得見了。

自來也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動手,抓取了長門右眼眶中的輪迴眼然後收了起來。

「小南,你……」

有些失魂落魄的小南,低頭向自來也致歉,但沒有說什麼,默默地帶著長門的屍體而去。

「就這樣放她走,沒問題嗎?」

「應該不要緊,小南是個溫柔的女孩子,大概……」

自來也自嘲地笑了笑。

記憶中的長門也是個心地善良的內向孩子,沒想到多年不見,就變成了威脅整個忍界的幕後黑手。

已經過去了好多年,發生什麼變化都不奇怪。

水木沒有阻攔,也是覺得小南威脅不是很大,隨她去也行。

另一個麻煩,就是遠處,因為長門失去掌控能力,不斷甭解的地爆天星,一塊又一塊巨大的石頭從天而降,下面的友軍需要去幫忙。

更為麻煩的是,已經露出了第七條尾巴的漩渦鳴人,必須要加緊處置了,如果真的露出九條尾巴,這個時候,可沒有輪迴眼的戰力加以限制,也不大可能依賴沒有經歷多少打擊的鳴人能夠自我醒悟、從而靠自己限制住九尾力量的脫困。

「第八條尾巴了,鳴人那邊要處理了。」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離九尾出現又近了一步。

如果拖延時間太長,對鳴人身體的傷害太大的話,也不是什麼好事。

……

天藏目瞪口呆地看著半空中的漩渦鳴人散發著恐怖的氣勢向著地面掉落,對著身邊的旗木卡卡西苦笑。

「前輩,你的學生還真是讓人頭疼埃」

「除了小櫻能夠讓人少操點心,其它兩個都是問題少年1

「小櫻讓人省心,也是水木前輩教導的緣故吧1

天藏嘆了一口氣說著。

木遁對尾獸的剋制,也是有限制的,要是沒有其他人來幫忙,這次可真的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