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四十四章 釋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四章 釋疑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輪迴眼不是大白菜,在所有的歷史記錄、甚至是神話傳說中,也只有六道仙人才擁有過。

長門所擁有的輪迴眼,以前因為沒有多想,所以不覺得有問題,現在倒是覺得疑點重重。

有副作用的血繼限界比比皆是,強大的血統傳承,總會有一些難以避免的弱點,但像長門這樣,對自身的傷害這麼嚴重的,也並不多見。

從現有的情報來看,長門帶有漩渦家族的血統應該不會有疑問,但漩渦家族什麼時候和輪迴眼扯上關係了?

從古到今,漩渦家族也只露出了身體素質優秀、體力旺盛、查克拉量龐大等特點,另外也十分擅長封印術。

最近幾十年,才被發現擁有非常適合充當尾獸力量的容器——人柱力。

但漩渦家族從來沒有和輪迴眼聯繫起來。不要說記載,連傳聞都沒有過,整個忍界都沒有這方面的消息。

那長門的輪迴眼是哪來的?

瞳術類型的血繼限界極為少見,尤其是像輪迴眼這種絕無僅有的類型。

情報都沒有多少,如何處置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輪迴眼,自來也也沒有仔細考慮過,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

「我還沒想好1

自來也遺憾地搖搖頭,

「神話傳說中的仙人之眼,很久以前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我就沒慎重考慮,以至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當初懈怠的後果,只剩下除了滿目瘡痍。」

「也對……」

原本想要建議自來也將輪迴眼就此銷毀、或者交給自己處置的水木,張了張嘴,還是沒有說出口。

「怎麼了?有話就直說吧……」

水木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旁敲側擊地說道:

「作為一切動亂的根源,是否就此將輪迴眼徹底毀滅?如果沒有這東西,感覺以後會少很多麻煩。」

如果能夠利用起來,當然也是一大助力,但交給誰來使用、更近一步地說,誰才能發揮出輪迴眼的力量?

不要看長門支撐輪迴眼這麼吃力,就覺得長門實力不濟。

同樣是漩渦家族的人,資質也是有高有低的。

接受並移植他人的器官,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發生排斥反應已經極為難得了,還要充分發揮其血繼限界的力量,就更加困難了。

旗木卡卡西十多年前就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但也只是在最近才勉強能夠使用神威,憋一次大招,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才能攢夠查克拉。

「長門臨終之前,擺脫我的事情,總不能置之不理啊!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讓自來也給輪迴眼找一個好主人,也是長門最後的遺願。

「可是,長門最後不是透露,輪迴眼的來歷很可疑么?還是謹慎一點吧1

言辭之間,長門若有如無地暗示,輪迴眼的力量,原本並非為其所有。

「可是,很小的時候,長門就覺醒了輪迴眼,應該不會有疑問才對。」

自來也勉力為自己和長門辯解,似乎自己也有一些懷疑。

水木也無法將來源不明的情報透露太多。

「假如、我是說,有沒有可能,操縱這一切的、真正的幕後黑手,好多年前就已經安排好了?」

水木的話,讓自來也一震:

「拿輪迴眼來做這麼多年的布局和安排,忍界怎麼可能會存在這樣的組織或者忍者?」

水木嘆了一口氣,就知道自來也不會相信的,換了誰也不會猜得到,這一切只是為了某個人的復生而必不可少的一環。

一隻輪迴眼和兩隻輪迴眼,到底有什麼區別?

水木並不覺得在本質上有太大的不同,所有六道與外道的秘術都能夠使用而好無遲滯。

唯一的差別,就是當輪迴眼的主人收回輪迴眼的時候,可以使用其特有的輪迴眼瞳術。

萬花筒寫輪眼可以激活須佐能乎,也有各種各樣奇妙的瞳術,輪迴眼特有的秘術也是各不相同的。

宇智波斑的輪迴眼特有瞳術是輪墓·邊獄,宇智波佐助獲得六道之力、將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晉陞為輪迴眼之後,所擁有的特有瞳術,是能夠進行空間置換的天手力。

這麼看來,除非將所有的輪迴眼徹底毀滅,否則,只要剩下一隻輪迴眼,和剩下一對輪迴眼的差別也不是很大。

輪迴眼的處置,看起來最後還是要好好考慮一下了。

……

在一片灰暗的空間裡面,靜靜等待的干柿鬼鮫,不知道過了多久,身上的傷勢快要急速惡化的時候,空間一陣扭曲,不受控制的力道加持在自己身上,視線一陣迷茫,片刻之後,一片亮光出現。

再次重見天日的干柿鬼鮫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強忍著重傷的身體的劇痛,掙扎著站了起來,將鮫肌橫擋在身前,做出一副警惕防守狀。

「不要緊張1

一個有些輕佻的聲線傳入干柿鬼鮫的耳朵。

「是你啊,阿飛1

瞬間意識到已經脫離危險的鯊魚臉男子,放下鮫肌,當做拐杖拄在地上,支撐著自己搖搖欲墜的身體、不至於倒下。

「沒想到九死一生、活下來之後第一個見到的居然是你。」

「這次前輩也是出了大力氣,可惜組織活下來的沒有幾個了。原本人丁興旺的組織,就剩下這麼幾個人了。尤其是迪達拉前輩,死的毫無價值,真是可惜了。」

「聽你的口氣,戰局看來很不利,已經結束了?」

「是啊1

面前的漩渦面具阿飛,沒有露出一絲戰敗的沮喪,反而漫不經心地答道,

「連首領都死掉了,真是太可惜了,就這麼和木葉村與霧隱村正面對抗,還是不太明智埃」

「傳說中的輪迴眼都戰敗了?」

「畢竟對面有兩個仙人,還不時有其它人手幫忙,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就這麼幾個人,實力再強大,也太勉強了。」

「是么……」

干柿鬼鮫點點頭,

「宇智波鼬怎麼樣了?中途我和他走散了。」

「很遺憾1

這時,詭異的絕從地下冒了出來,陰陽臉依然隱藏在兩片蘆葦狀的葉片下面,

「宇智波鼬已經死了,被他的弟弟——宇智波佐助殺掉了,真是讓人驚訝,當年那個不堪一擊的少年,已經這麼強了……」

「事實上,應該是宇智波鼬的身體貌似有些不對勁,所以才被殺掉,實在是太可惜了。」

宇智波帶土不失時機的補充,

「那還真是遺憾。」

一個強大的戰力,不遜色與任何忍者的絕頂高手,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在這種地方。

「原來鼬已經死了。」

干柿鬼鮫喃喃自語,有些失魂落魄。

「曉」組織的首領、擁有輪迴眼的長門戰敗的時候,干柿鬼鮫都沒有這麼失態過,

「不容於任何地方的傢伙,死亡也算是解脫吧。」

也許潛藏在其古板的面容下的,也有一些不能放棄的執著。

但干柿鬼鮫審視自身的時候,依然沒有任何想要做的事情,之所以呆在「曉」組織沒有離開,也只是因為和自己搭檔的,是和自己一樣、有著屠戮同胞的相同經歷的宇智波鼬在這裡,也許能和他有一些共同的語言,剩下的,就是身為一個忍者對完成任務的執著之心。

因為這一點,自己成為了優秀的忍者,也因為這一點而當上了叛忍,最後被「曉」組織招攬。

曾經,自己也反思過自己的過去,但同宇智波鼬一樣,不管自己怎麼想,都已經無法回頭了。

「喂,你要去哪裡?」

有些心不在焉的干柿鬼鮫,拖著重傷的身體,搖搖欲墜地往前走著,意圖離開這裡。

干柿鬼鮫頓了頓,然後答道:

「這裡已經沒有我想要的東西了……」

沒有任何留戀的組織,也到了該離開、尋找下一個藏身之地的時候了。

「等一等……」

原本有些跳脫的阿飛,從面具後面,傳出了一陣相當老成的聲音。

「暫且聽我一言,組織現在還需要你的力量1

「喔?」

干柿鬼鮫回頭看著少見的一本正經的阿飛,

「我又有什麼理由繼續呆在這裡?沒有想到,你這個傢伙也有著了不得的秘密,那麼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又打算以什麼理由來說服我?」

心知沒有什麼理由,可能沒有辦法說服這個得力幫手的宇智波帶土,果斷地摘下了臉上的漩渦面具。

「咦?這還真是讓人驚訝,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這個地點見到四代目水影大人。」

因為一些意外,知道一點前三尾人柱力矢倉掌控霧隱村的時候的機密的干柿鬼鮫,明白面前這個中年男子,就是血霧之鄉的幕後黑手,也是間接導致自己背叛霧隱村的原因之一。

「怎麼樣,這個理由足夠了么?」

「當然,不勝榮幸,當年水影大人交代的任務,我還沒有見到完結的時候1

「如此甚好1

因為實力與名聲,干柿鬼鮫在霧隱村的時候,一直都是作為任務中隱秘的清掃者和最後的保險手段。說穿了,就是任務失敗的時候,將同村的同胞幹掉,避免被俘虜,或者引起不必要麻煩,又或者在必要的時候,殺死己方的知情人,那些知道太多不必知曉情報的同村忍者,也是自己的任務目標。

多年的霧忍生涯,死在干柿鬼鮫手上的霧忍,甚至比其他忍村的敵人還要多,這不得不說是一件諷刺的事情。

一個忍村中,總要有一些這樣的人物存在的。

如此行走於陰影中的必要之惡,下場一般都不怎麼好,要麼身陷是非之中死於非命,要麼成為叛忍,基本沒有能夠善始善終的。

木葉村裡,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執掌村子的時候,充當這樣角色的,就是志村團藏和其領導的「根」組織。

「能再次為水影大人貢獻力量,也算是不錯的選擇。」

干柿鬼鮫饒有興趣地看著宇智波帶土再次帶上面具,

「那麼,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好好養傷,然後封印三尾,接下里么?」

宇智波帶土扭頭看向了風之國的方向,

「四尾人柱力,差不多也快要得手了吧1

趁著大家都無暇他顧的機會,角都和飛段前去捕捉已經被探明行蹤的老紫,也算是個好時機。

組織的首領親自出手的行動,角都和飛段都沒有出現,自然不可能是去偷懶了,而是做更適合他們發揮的任務了。

四尾人柱力老紫的熔遁,其實相當克制所謂擁有不死之身的忍者。

防禦力強大,攻擊能力不弱,以飛段和角都的攻擊力,實在有些勉強,但不死之身的另一個好處,就是充沛到難以置信的體力,哪怕是拼耐心,角都和飛段也穩操勝券,區別只是所需要的時間長短而已。

現在看來,老紫雖然已經不年輕了,但老當益壯的評價,還是擔得起的。

「等那邊結束了,然後一起將四尾也封印起來1

再增添兩隻尾獸的力量打底,外道魔像,差不多也能夠恢復一點戰鬥力了,不再是現在這樣,看起來強大,用起來卻萬分彆扭的雞肋。

……

和人柱力正面對抗,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一次,是角都和飛段第一次面對一個完整戰力的人柱力,哪怕有不死之身,戰鬥的艱難也遠遠超出兩人的預料。

被水木斬斷了半邊身體,然後掉入岩漿之中的飛段,最後還是藉助白絕的幫助,以及角都的地怨虞幫忙縫合,才能重新恢復成一個完整的人型,但現在,完整的左手臂,已經只剩下一截冒著黑煙的焦炭了。

角都的情況稍微好一點,土屬性的心臟怪物已經被打破,其它的屬性心臟怪物以及本體,靠著靈活的身手,沒有被熔遁燒成灰燼。

「喂,角都,這個傢伙的熔遁鎧甲太難對付了,兵刃都無法對他造成傷害,而且無法接近。」

「再堅持一會,敵人快沒有體力了。」

畢竟是一個年過半百的老年人,不能和幾乎體力無限的不死怪物比拼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