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四十七章 巧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七章 巧合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連番戰鬥結束之後,水木體會到了好久不曾遇到的疲憊之感。

自從有了斂息術,水木就極少為查克拉量不足而發愁。

仙人模式修行成功之後,像今天這樣險惡的局面也不多見,更不用說在這麼多友軍的幫助下,打得還這麼艱難。

好在自己早早地學會了飛雷神之術,機動能力強得不像話,再加上數個實體分身的幫襯,總算是沒有出什麼大問題。

最大的遺憾,就是努力算計了這麼久,三尾磯憮依然被敵人抓走,實在是太遺憾了。

雖然造成這樣的結果的原因只是一次意外,但也給水木敲響了警鐘。

精神上的問題確實馬虎不得,水木自認為做好了所有的防護,但在極端情況下,依然出現了讓人措手不及的危險。

僅僅只是片刻的干擾,就被同樣擁有時空間忍術的宇智波帶土抓住了機會。

具體的庶務,水木不太想關心,但這次和「曉」組織激烈的衝突中暴露出來的問題,確實讓人不得不好好反思一下。

最讓水木關心的,還是宇智波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到底在哪裡,一次使用別天神的機會,如果用在不合適的地方,造成的危害幾乎不可能被彌補。

其次就是宇智波鼬的萬花筒寫輪眼了,是不是需要立刻將其移植在宇智波佐助身上?

沒有副作用、用多了也不會失明的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並不是簡單的眼球移植,確切地說,應該叫瞳力移植。

如果萬花筒寫輪眼用多了快失明的時候,和同樣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的親兄弟交換移植眼睛,不就能夠成就兩對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

事情的真相當然不是這麼簡單,移植的其實是根植於萬花筒寫輪眼中更加寶貴的東西,想要成就永恆,就必須徹底犧牲一對至親的萬花筒寫輪眼,將兩份瞳力疊加才行。

最後,讓水木大為擔憂的,還有藥師兜。

他那一對意料之外的萬花筒寫輪眼,所擁有的瞳術——須久那美,其實算不上強大,但其可塑性實在太強了。

很難用一般的忍術的強弱來判斷這個術的價值,面對如水木這樣的人,就能夠發揮出相當強大的力量,但對其他人,就未必有那麼好的效果。

須久那美的強弱,也是根據敵人的不同因人而異的。

但這個術危險的地方,就在於其發展的可能性,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讓他收集了足夠的素材,通過須久那美這個作弊器,可以讓他快速提高實力。

有這樣得天獨厚的條件,大蛇丸都沒能實現的理想,藥師兜說不定有那麼一絲成功的可能。

當然前提是其能夠保持住自我意志的獨立,而不是變成被自然能量侵蝕的傀儡。

打掃戰場花費了太長的時間,眾人決定就地紮營休息一晚,明早再返回。

雖然查克拉所剩不多,但休整之後,使用飛雷神之術回到木葉村的量還是有的。

不過水木還是決定留下,這個時候一個人回村,總感覺不是什麼好事。

在外面露營,總少不了有人要露一手烤魚的功夫,這一次自告奮勇的是猿飛阿斯瑪,帶領著第十班臨時客串一下廚師,水木和旗木卡卡西等人圍在火堆旁邊閑聊,自來也則不知道和漩渦鳴人上哪去了。

「藥師兜的萬花筒寫輪眼,還真是讓人意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那個古怪的瞳術。」

須久那美的生效機制,完全顛覆了一般忍者對於忍術的認知。

對自身施展的幻術也不是沒有,但具現他人對自己有益的意志,再加諸己身,這樣的忍術,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

正是因為擁有萬花筒寫輪眼,卡卡西才更加明白那個瞳術的異常,所以忍不住問出聲來。

「這個礙…」

水木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潤一潤嗓子,然後不緊不慢地說道,

「瞳術本身並不是不能理解,這個術帶有很明顯的幻術特徵。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幻術,應該沒那麼奇怪吧?」

「你知道我我想問的不是這些……」

卡卡西搖搖頭,

「如果你說的這個術的原理沒有太大偏差,那這個術,簡直就像是為了成為某些人的天敵、毀滅某種存在才出現的,你不覺得奇怪嗎?」

「卡卡西,你也開始注意這些沒頭沒腦的玄虛東西了?」

「跟你待在一起久了,不多想想,都快跟不上你的話題了。」..

水木笑了笑,放下手裡的水杯:

「你是在擔心我吧,謝謝你了。不過這事沒這麼簡單1

「你注意到了就好,每個人的命運,就像行使在鐵軌上的火車,滾滾向前而不逾矩。總有些人會不滿意這樣既定地軌道,一旦脫軌,就是車毀人亡的下常」

「你還真學會了不少時髦的新鮮辭彙礙…」

水木忍不住插話。

火車與鐵路出現沒幾年,也是最近才開始流行起來的新鮮事物,

「你說得沒錯,未來的道路並非一成不變,有人提前看清了前面的路,想要避開危險,或者欣賞更加美麗的沿途風景,就會忍不住脫離常規,而這是相當危險的事情,一個不慎,造成的後果就很難預料。」

總有一些藝高人膽大的火車司機,不僅能抄近路,還能不翻車,還將其他人的路攪得一團糟。

這樣壞了規矩的傢伙,自然有某些力量來給予一些約束與懲罰!

對此,水木早有預感,為什麼那些能夠知道未來命運的傢伙們,總是說著語焉不詳、雲里霧裡的話讓人摸不著頭腦?

也許是他們的能力不足,真的沒看清。

也許就是裝的,怕惹出無謂的麻煩纏身。

水木相信,藥師兜擁有須久那美這個針對自己的瞳術只是個巧合,就像命運無意中布置的閑棋,當需要的時候,就會發生作用。

假如這一枚棋子沒有發生作用,下一次,必然會以另外一種方式,讓水木感受到命運不可捉摸的威嚴。

這個世界的巧合,並不是那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