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四十八章 解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八章 解答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隨著水木的實力越來越強,對忍界的影響也越來越大,時間積累造成的命運偏移,已經大到不可能忽視的地步了。

當然,這些事情即使操心,也找不到什麼比較好的解決方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碰上這種事情,不得不說,還是水木的實力不夠。

如果能夠強大到直接將一切麻煩碾碎的時候,實力就是貫徹自己意志最好的手段。

既然水木知道了,卡卡西也就不再多說了,身在其中很久的水木,體會應該比自己深得多,相比之下,其它的問題,反而更加讓卡卡西的擔憂……

「佐助的眼睛,你注意到了嗎?他的那一對寫輪眼,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這是好事1

水木笑著點點頭。

因為自身的行動,改變了太多未來的水木,最擔憂的,就是宇智波佐助的萬花筒寫輪眼沒有晉陞成功。

雖然過程曲折了一點,但是,既然成功了,水木也就放下了了提著的心。

旗木卡卡西嘆了一口氣:

「萬花筒寫輪眼,被詛咒的血脈力量,雖然都是些無稽之談,但每一次誕生,都和死亡有關,也不怪有人對寫輪眼有偏見。」

水木瞥了一眼卡卡西,不以為然地說道:

「既然知道是無稽之談,還有什麼好感慨的?力量什麼時候和詛咒之類的謠言有太多關係?那也只是立場不同的錯覺而已。刀劍無關正義與邪惡,全都只是被操縱的工具而已。」

「好吧,我也只是隨口一說而已。」

大道理旗木卡卡西哪有不明白的?只是想趁勢引出話題而已,

「先前的承諾,佐助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就告訴他真相的,你是認真的?」

「當然……」

水木理所當然地答道,

「忍者也要信守諾言嘛,再說了,也確實該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真相是什麼?你確定你知道的就是事實?」

「卡卡西,你這是關心則亂……」

水木搖搖頭,

「如果說未來還處在一片迷茫之中的話,那麼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就是真實不虛的。宇智波家族的那點事,當事人可能都沒有我清楚,也許就六道仙人比我知道得多一點1

「六道仙人?口氣還真大1

卡卡西也沒管水木是不是在吹牛,

「聽你的口氣,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就不能夠拖一拖?多事之秋,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

「真相總會被佐助知道的,至少由我們來告訴他,還能客觀一點,要是別有用心的傢伙添油加醋,將佐助給騙了,反而更加麻煩。而且,也能讓佐助準確地判是誰,你總不會想讓佐助被利用、又或者不明不白地被殺吧1

「好吧1

話說到這個份上,卡卡西也不得不同意水木的觀點,

「希望佐助不會做什麼傻事。」

「你多慮了。」

事實很清楚,佐助只要不傻,又不是宇智波帶土半真半假的忽悠,出現最糟糕的情形的可能性並不大。

……

忙碌了很久,總算安頓下來的木業忍者,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到木葉村。

回來的人裡面,大多數都或多或少身上有傷。

因為有綱手的治療,直接陣亡的人雖然很少,但依然有一些,所以情形看起來也有些沉悶。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戰爭就沒有不死人的。

這次衝突,明天上的指揮雖然是旗木卡卡西和水木,但還有一個身份更高的人,那就是自來也。

自來也是怎麼跟綱手彙報的,水木不太清楚。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輪迴眼的事情,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作出決定的。

說這麼多人的傷亡,卻沒有諮詢水木和旗木卡卡西、以及其他木葉忍者的意見,這是很難想象的事情。

對水木來說,只要輪迴眼不落在志村團藏手裡,水木都可以接受。

當然,如果能把這一隻輪迴眼,交到自己手上,那就更好了。

只可惜,水木這種有很多前科的忍者,背著村子做了很多高層都不知道的事情。

這樣的情況下。想將輪迴眼這樣的關鍵東西交給水木來研究,可能性實在是太小了。

在綱手找水木詢問自己的意見以前,水木並不打算主動插手太多。

怎麼利用輪迴眼,什麼樣的人才有能力發揮出輪迴眼的力量,也只有水木才能說出一個所以然來。

這也是水木按兵不動、穩坐釣魚台的底氣。

可惜,最先找上門來的不是綱手,而是一臉嚴肅的宇智波佐助。

「還真是迫不及待啊,佐助。原本以為你會過幾天才來找我……」

警備部副部長辦公室,水木和宇智波佐助面對面坐著。

這個時候找水木,也只有關於家族被滅門的情報,才能讓佐助如此急迫地找上門來。

「不知道水木老師先前的承諾還有沒有效1

水木微微一笑,然後點點頭:

「當然有效了!我還不至於在這種事情上欺騙你。」

「那就好。」

佐助如釋重負地放下心來。

「萬花筒寫輪眼我已經開啟了……」

說著,佐助的雙眼變成三枚猩紅的勾玉,須臾之間。就變成了萬花筒寫輪眼的模樣。

「我想這應該能證明我說的話了吧。」

佐助希冀地看著水木。

「好了。」

水木擺擺手,

「如果你會在這種事情上撒謊,那我還真是看錯你了。」

頓了頓,水木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然後問道:

「你的心情我也略知一二!但是你具體想要知道什麼,我也拿捏不準。有什麼疑問還是直接問吧1

水木的輕鬆姿態,反襯著佐助的猶豫不決。

想了一會之後,佐助才開口問道:

「我的父親和母親,是被宇智波鼬殺死的嗎?」

「這個問題你也問過宇智波鼬吧?想必你已經有答案了。沒錯,殺死你的父親宇智波富岳與母親宇智波美琴的,確實是你的親兄長——宇智波鼬。」

斬釘截鐵、毫無疑問的回答,頓時打消了宇智波佐助心中的最後一絲僥倖。

「那個傢伙該死,我沒有做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