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五十一章 黑與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一章 黑與白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宇智波家族並不無辜。

不論是宇智波帶土還是宇智波斑,都抹不去身上的家族的印記。

「這不可能,那個時候,宇智波家族應該沒有可以控制尾獸的萬花筒寫輪眼。」

水木的話,實在是大出宇智波佐助的意料。

「這個世界並不存在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水木擺擺手,阻止了宇智波佐助的辯解。

「那這個人是誰?」

如果是外人栽贓陷害,還能讓佐助心中好受一點。

在這件事情上,佐助相信水木老師不會騙人。

「在「曉」組織,有一個帶著漩渦面具,擁有極為高明的火遁忍術,同時擁有萬花筒寫輪眼,自稱宇智波斑的中年男子,就是造成這一後果的兇手。」

「宇智波斑應該早就死了,那個人肯定是冒名頂替……」

「你推論並不是那麼嚴謹,但結果卻猜對了。那個人並不是宇智波斑,當年,襲擊正在分娩的漩渦玖辛奈、放出九尾並加以控制的就是他。至於這個人到底是誰?還是交給你自己去確認吧1

「也好。」

雖然沒有得到兇手的名字,但是知道了具體是哪一個人,也沒有多大的區別了。

只要將兇手幹掉,自然就知道他是誰了。

「感謝水木老師為我解惑!我還想知道宇智波鼬的具體事情,當年和三代、和村子高層是怎麼約定的?」

「問出這種問題,你還真當我什麼都知道?」

水木哂笑,

「這種機密,也只有當事人才完全清楚。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你原本也應該被清除,畢竟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兵戎相見了,也就沒有了迴旋的餘地。忍者不是心慈手軟之輩,斬草除根的道理還是宇智波鼬以底「曉」組織的任務,來和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談條件,所以才有了現在的你。」

情況已經很清楚了,宇智波鼬身上的叛忍污名,實際上是受命於村子的任務要求而已。

但現實就是這樣無情。這些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再將真相公開了。

佐助強忍著眼眶的淚水,維持著表面的平靜。

但顫抖的雙手和嘴唇,還是顯示的自己的激動。

「原來是這樣!因為我太弱了,所以連知道真相的資格都沒有么?」

喃喃自語的佐助回想著過往的點點滴滴,無數的記憶湧入腦海,許多以前被忽略的不協之處,終於有了答案。

良久之後,勉強恢復平靜的佐助輕聲問道:

「水木老師也覺得宇智波家族是咎由自取嗎?」

身為宇智波族人的立場和木葉村的大義,很多事並不一致。

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選擇了忠於村子;身為族長的宇智波富岳選擇了嚴守中立;但其他宇智波族人毫不猶豫地站在了家族利益這邊。

宇智波佐助要怎麼選擇?剛剛接受這一衝擊性的事實,暫時也沒有拿定主意。

水木搖搖頭,語氣平淡地說道:

「宇智波家族對我來說其實沒什麼利害關係,只要不給我添麻煩,我都沒什麼意見。這個問題,你問錯了人1

「是嘛,那我失禮了1

這種非常主觀的見解,當然還是要自己來拿主意。

別人提供的參考意見都沒什麼價值。

「但是,知道真相的三代目已經死了,難道我要去凈土質問他?」

水木意味深長地對佐助說道:

「你要是去了凈土,估計見不到三代目火影……」

四位前火影,全都在死神的肚子里,想問的話,還不如問水木,

「而且,你的怨恨對象,可能搞錯了人。三代目那個老好人,怎麼可能算計著要將宇智波家族滅族?事實上,三代目一直在試圖緩和村子和宇智波家族的關係。但很可惜,有的人並不這麼想,而是將宇智波家族視為最大的威脅,時時刻刻想要將這個村子里的隱患除掉。」

「水木老師說的,推波助瀾的就是這些人吧?」

「差不多,想必目標你也有所察覺,沒錯,就是以志村團藏為首的「根」組織,親手殺光宇智波家族的就是他們。」

受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影響頗深的志村團藏,一直以懷疑的目光,審視著村子里的所有威脅。

自身並不幹凈的宇智波家族,自然成為其重點關注的對象。

「這個人就是主持宇智波家族滅亡的推手吧?」

水木肯定了宇智波佐助的猜測。

「曾經有過幾次能夠暫時緩和關係的機會,但是全都被志村團藏給葬送了。」

宇智波止水的最強幻術別天神,是最後一次停止大動干戈的契機。

雖然水木並不認為用幻術造就的虛假和平能夠持續多久,但至少能將問題暫時押后,靜待時機。

「原來是這麼回事,怪不得志村團藏對我的態度那麼奇怪。」

如果兩人是仇人,以往若有若無地被針對,也有了解釋。

「難怪要求擁有了萬花筒寫輪眼,才有知道真相的資格。否則,滿臉怨憤的我,早就被當做威脅幹掉了吧。」

「這就是你想要的真相,這下滿意吧?」

宇智波佐助點點頭。

「如果可能的話,還是想親自問問志村團藏。另外,如果我殺掉志村團藏,會成為叛忍嗎?」

「隨你的意,忍界叛忍這麼多,也不缺你一個。那個老傢伙,我早就看不順眼了。如果不是他命大,兩年前就被我幹掉了1

「果然,水木老師對村子一點也沒有敬畏之心。」

「我可是警備部的副部長,你在我面前明目張地說要當叛忍,還真是膽子不小埃」

「這話應該在您說志村團藏長老的壞話之前說。真羨慕你能這麼隨心所欲地生活1

「因為我足夠強,在村子里沒人願意招惹我。」

水木看了看天色,已經不早了,決定到此為止。

「接下來要怎麼做,你先好好想想。」

今天接收的衝擊性事實有點多,顛覆了許多佐助以往的認知,不論是村子還是家族,都不是以往非黑即白的色彩,決定忍者的行動與命運的,是自己的立場與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