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五十六章 名存實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六章 名存實亡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霜之國,從北方的冰洋上不斷吹拂的冷風,已經讓這個並不太大的國度早早地進入了冬季。

在比較溫暖的火之國,樹葉剛剛變黃、開始落下來,霜之國已經下過好幾場雪了。

離一片銀裝素裹的冰天雪地還有點遠,但是江河湖波的涓涓流水已經開始結冰了。

只有深入地下的水脈,受到地表寒冷氣候的影響比較小,依然緩緩地流淌在幽深的地下暗河裡面。

巨大的中空溶洞里,數個人影剛剛施展了幻龍九封勁將三尾磯憮和四尾封印進外道魔像裡面。

巨大的猙獰怪物,臉上數只怪模怪樣的眼睛,原本閉著的,又有兩隻睜開了。

原本只是十尾抽離了查克拉之後空有生命力的驅殼,接連補充了數只尾獸查克拉進去之後,毫無動靜的大傢伙,也漸漸有了一絲靈動的氣息,不再像是毫無生命力的死物。

「總算是有了一絲成果,不然的話,損失太大,實在有點打擊人。」

正事辦完了,有些饒舌屬性的白絕迫不及待地感嘆。

而施展了幻龍九封盡的宇智波帶土,依然帶著漩渦面具,不過面具的樣式已經大變樣,右眼的寫輪眼依舊,但面具上多出的左眼眶,卻露出了輪迴眼的模樣。

「組織的人手越來越不夠了,就這麼幾個人,封印兩隻尾獸,居然用了這麼長的時間。」

「曉」組織的正式成員,比以前少了一半,勉力施展這種強力封印術,對剩下的人來來說,也確實有些吃力。

宇智波帶土略微有些輕佻的話,惹得原本冷眼旁觀的角都極為不滿。

「你這傢伙,就是原本組織裡面的阿飛吧,沒想居然也潛藏著這麼深,有著這樣的秘密。首領死了,你能夠獲得輪迴眼,取代其地位,我也沒什麼意見,但是居然敢自稱宇智波斑?」

角都冷哼一聲,看不清其面罩下是否有著不屑的表情,

「騙一騙其它人也就算了,在我面前,也敢扯這種彌天大謊,實在是太天真了。你以為我是誰?我可是行刺過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從戰國時代活到現在的人,宇智波斑我見過好幾次了。你,肯定不是他,而且,你比他弱多了,哪怕有輪迴眼,你也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宇智波帶土完全沒有被角都的質疑打擊到,而是平靜地答道:

「名字只是一個代號,我是一個早就捨棄了自己名字的人,不論你把我當做誰,都不影響我成為你們首領的事實。」

「是嘛1

角都依然極為強硬地質問道,

「宇智波鼬和首領都死了,敵人太強,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明明情報顯示安然無恙的「白虎」,為什麼沒有出現?」

除了宇智波帶土、絕、干柿鬼鮫、角都和飛段之外,再沒有這個被當做天使來信仰的女忍者的蹤跡。

「組織曾經代號為「白虎」的成員,確實沒有死,但現在帶著首領的屍體脫離了組織,目前是不知所蹤的狀態。如果你想知道得更多,自己去尋找也無所謂,我們現在沒有餘力管這些不相干的人了。」

「是么?」

角都冷哼一聲,幻燈身之術的虛影瞬間消失不見。

至於不死二人組中的另一個人——飛段,則無所謂地掏了掏耳朵,然後滿不在乎地問道:

「既然你是新首領,那我就需要問一問,曾經的首領的承諾,還有效么?」

「組織的行事風格,自然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宇智波帶土答道,

「以前的承諾,我一概不理,但是對每個正是成員的所作所為,不加干涉……」

「換句話說,我依然可以想怎麼取悅邪神大人都行?那就好1

飛段滿意地點點頭,

「只要不影響我傳播邪神大人的信仰,誰當首領都無所謂,希望你這個首領,不要像前一任那樣,死得太慘。」

說完,飛段的幻燈身之術的殘影也消失不見。

對剛剛發生的一切都無動於衷的干柿鬼鮫,更是不發一言,無聲無息地就消失了。

現場只剩下絕和宇智波帶土恢復著查克拉。

「這個組織,快要維持不下去了。」

絕嘆了一口氣。

「原本就只是被當做利用的工具而已,到現在,再談什麼組織也無濟於事,只要他們能幫忙收集尾獸就行。」

甚至他們不聽指揮都行,只要能夠給對手們增加麻煩,牽扯一下敵人的注意力就足夠了,接下來的主要戰力,已經不是他們了。

「戰爭,要開始準備了1

既然已經拉開了戰火的序幕,也就沒有必要再瞻前顧後了,所有能夠派上用上的戰鬥力,都將被考慮進去。

精英之間的對決已經開始,席捲整個忍界的戰亂,也迫在眉睫了,這一次,沒有誰能夠置身事外。

……

風之國的漫天沙塵之中,角都靜靜地走在前面,飛段依然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面喋喋不休。

「喂,角都,你為什麼要那樣說?我以為你跟我一樣,對組織的事情漠不關心,沒想到你居然會這麼質問新首領。」

飛段快步走幾步,和角都並肩而行,側著臉對角都問道,

「說起來,我們搭檔了這麼久,還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加入組織。」

有些沉悶的角都,突然停下腳步。

「這個問題,從剛才開始,你已經翻來覆去地問了五遍,如果不想實在這裡,趕緊閉嘴。」

「咦?不想說就不說,怎麼這麼大的反應?難道是有什麼隱情?啊,對了,你最後還問到了「白虎」的事情,該不會你關心的,其實就是那個女忍者的下落吧?」

飛段話音剛落,周圍的空氣忽然一窒,殺機從角都身上肆無忌憚地向外蔓延。

「飛段,雖然你很難被殺死,但有時候,活著,比死了還要慘,你要不要試試?」

「哇,還真是可怕。」

飛段用誇張的表情戲謔地說道,

「該不會我真的猜對了吧……」

回答飛段的,是幾道凌厲的風刃激流,將飛段的身體斬成數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