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五十九章 身在局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九章 身在局中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一想到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志村團藏的心就有一些複雜。

雖說對很多人看不上眼,但團藏也不得不承認,自來也確實比自己更加適合當火影,甚至比綱手還要適合那個位置。

幾十年忍界的沉浮,以團藏的智慧,怎麼可能看不出村子里出類拔萃的人才的底細?

綱手和自來也還沒有退居二線,後起之秀已經有了咄咄逼人之勢。

團藏是一個陰謀家、野心家,他知道自己的缺點和弱勢,年齡與不夠光明的印象,是自己的最大不足。

那些阻礙自己登上火影之位的人,不論是綱手、自來也、奈良鹿久、旗木卡卡西、甚至是大蛇丸和水木,團藏承認他們是對得起木葉忍者身份的同胞。

和宇智波家族那些天生桀驁不馴的叛逆不一樣,那是威脅村子存亡的毒瘤。

其它人,最多是可能對村子造成威脅,對自己有些妨礙的異見者。

這兩者的區別還是很大的,哪怕他們都不喜歡自己,甚至對自己想要殺之而後快,也改變不了他們的立常

宇智波佐助不一樣,許多年前就應該將他們全都殺光,否則,現在不知道能夠少多少麻煩。

各方壓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要是一般人,早就喘不過氣來了,但團藏依然在孜孜不倦地尋找著實現理想的契機。

想要等到那一天,當然得讓自己活下去才行。

『宇智波佐助,這麼快就迫不及待地露出了想要背叛村子的舉動!果然,宇智波家族是被詛咒的一族,獲得了那種邪惡的力量之後,遲早會對村子造成危害;

絲毫沒有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的意思,團藏對自己的行動的正確性深信不疑,這是繼承自已故的老師——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的意志。

至於宇智波佐助,如果他認為自己能夠有把握在村子裡面殺掉自己的話,天藏不介意教一教這個自大的小傢伙,什麼叫做大義與權勢的力量。

「寺井,去將甲、信還有佐井調回來,山中風和油女取根隨時待命。」

寶貴的寫輪眼不容有失。

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調集足夠的護衛,防止宇智波佐助的暗殺。

只要在村子里,哪怕宇智波佐助覺醒了萬花筒寫輪眼,團藏也不怕。

一個人挑戰一個組織的蠢事,在忍界基本不可能發生,除非有像輪迴眼那樣的力量,否則的話,就是自取滅亡。

……

妙木山,已經來了有一段時間的自來也,總算是等到了經常喜歡打瞌睡的大蛤蟆仙人清醒的時候,能夠再一次見到給予了自己一生的命運指點的先知,自來也有一肚子的疑問要需要答案。

而大蛤蟆仙人,是自己最讓自己信任,也最有可能給出答案的預言者。

已經老態龍鐘的大蛤蟆仙人的時候,這個見證了忍界歷史的老者,還處在迷茫之中。

自來也則在下方深深地施了一禮。

並不是表示臣服,而是對妙木山多年以來的幫助的感激與尊敬。

而後,就靜靜地站立著,等待著大蛤蟆仙人的指點。

雖然氣氛看起來有些詭異,但大家似乎都沒有覺得奇怪。

不知道過了多久,似乎回過神來的大蛤蟆仙人突然開口問道:

「小自來也來了沒有?」

在下手的深作仙人答道:

「已經到了,下面站著的就是了。」

「哦?」

耷拉的眼皮睜開了一條縫,看了看下方的自來也,

「你來了,自來也,你也不年輕了1

人類的壽命似乎並不如這些通靈獸族群,雖然成長期都差不多,但巔峰期還是三大通靈獸聖地的生命要長得多,而且衰老的過程也十分漫長。

「這些年多謝您的指點1

自來也頷首答道,

「但是現在,您當初的預言似乎要兌現了,但有些情況,讓我很疑惑,所以想要再讓您看一眼,未來的樣子,到底是怎麼樣的?」

命運之子的預言,絕對不是現在才出現的,也不僅僅只有妙木山才有類似的傳言。

龍地洞和濕骨林,都有類似的傳承,否則,也不會紛紛將通靈契約放在木葉村。

直接插手的,只有妙木山的蛤蟆,但旁敲側擊地影響的,可不是一個兩個。

人外智慧種族,在木葉村的數量,比起其他村子來說,實在是多太多了。

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所屬的家族的通靈獸猿魔、志村團藏的夢貘,連不擅長忍術的旗木家族,都有忍犬通靈獸,還有油女家族手裡掌握的集體智慧種族——寄壞蟲……

這些都是相當有名的種類,一些不知名的通靈獸,林林總總,不知道有多少,大家都或多或少意識到了命運的趨勢,所以都想搭一下順風車,但直接干涉並引導命運的,除了三大通靈獸聖地,其它的也沒這個能力。

尤其是妙木山,切入點自來也選得太好了,通過這個關鍵人物,影響了忍界數十年的發展。

自來也非常信任大蛤蟆仙人,有難以決斷的事情的時候,妙木山就是自來也首先想到的助力。

大蛤蟆仙人似乎思考了良久,然後嘆了一口氣:

「小自來也,預言是給出方向,而不是決定命運,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獲得理想的未來而努力,預言也不例外。」

如果大蛤蟆仙人沒有告訴自來也其命運,沒有告訴他未來會寫書,沒有告訴自來也會收命運之子為弟子,自來也就不會外出遊歷,也不會錯過木葉村一連串的大事。

碰到長門的時候,也不會將他當做命運之子而悉心教導、寄予厚望,更不會對目前實力並不出眾的漩渦鳴人寄予厚望。

「我也只是活得夠久,看得夠遠的一隻老蛤蟆,依然在忍界的命運安排之中,哪裡看得到什麼一成不變的未來?世界的憐憫,讓我看到了一些本不應該看到的、似是而非的片段,但具體如何,也需要每個人的選擇來決定忍界的未來。如果認為不需要努力,就能坐享其成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