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六十六章 李代桃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六章 李代桃僵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再一次來到這個多雨的國家,原本讓自己忌憚的長門已經死了,水木自然沒有以前偷偷摸摸來的時候那種小心翼翼的態度了。

雖然這個小國離木葉村有點遠,但在水木的時空間忍術面前,也只是查克拉消耗稍微有些多的「鄰居」而已。

以前水木雖然來過,但是沒有到這麼深入的地方。

那個時候,無時不在的雨虎自在術的威脅,讓自己每次來都淺藏輒止。

正因為如此,每次偵查,都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幾次過後,也就不再過來做這種無用功了。

一刻不停的雨依然還在,只是雨水之中,不再夾雜著那一絲淡淡的查克拉波動。

而且由於天氣太冷,雨水中,偶爾還飄落著一兩片小冰晶。

在這樣的天氣下,還有偶爾吹拂的冷風,實在是太讓人難受了,雖然沒有下雪,但比漫天大雪的火之國冷多了,甚至比更北方的土之國和瀧之國還要難熬。

這個國家的人口並不是很多,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外出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原本預計中可能會碰到的零零星星的忍者組織,更是一個都沒見到。

預計中的混亂場面,並沒有那麼多,這也可能是雨之國的極端天氣條件,對這個國家最後的饋贈了。

在這個還頗有些現代感、高樓與巨大化建築出人意料的多的國家,水木驚訝地發現,大街小巷上,依然還有著不少背身雙翼的天使模樣的裝飾。

『小南偽裝的天使的信仰居然還在?』

水木先是對雨之國沒有陷入歇斯底里的瘋狂與混亂中有些不解,待仔細觀察之後,才明白。

長門對這個國家的統治,是以力量為基礎,以信仰為手段的高壓維持。

雖然長門壓倒性的力量保證已經不存在了,但信仰依然還最大限度地維持著這個國家的穩定,絕大部分人,依然對帶給他們和平安寧生活的神和天使深信不疑。

雖然自詡為神的長門已經很久不出現了,但以佩恩天道的形象行使神的權柄的時候,本來就很少出現,神秘也是能夠讓人產生敬畏的一種假象。

『也許,這個國家的大部分人,根本就不知道,這裡已經沒有統治者了。』

雖然也有一些蠢蠢欲動之輩不斷地試探著秩序的底線,但實力不足的他們依然不敢太過放肆。

這種讓水木驚訝不已的社會現象,也許一個小小的波浪襲來,就能徹底摧毀這個沙灘上的夢幻城堡,但至少現在,長門建立的統治制度,依然還發揮著作用。

在經歷了將近三天的調查之後,水木不得不確認了一個驚訝的事實——如果沒有外力的干涉,這個國家虛幻的穩定,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內部的一些不和諧因素,暫時沒有挑戰整個國家秩序的可能。

『也許,這是一個好機會;

水木一邊觀察著這個脆弱的國度,一邊思考著自己可利用的地方。

長門已經死了,小南也不在這裡,估計也不想回到這個傷心的地方了。

但是,神和天使,依然還在。

一個國家的權柄,在水木面前,唾手可得。

也許對別人來說還有點困難,但以水木的實力,以及積累的各種手段,想要做到這一點,應該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對水木來說,貧瘠的雨之國的首領,在權力和影響力上,甚至還比不上水木現有的職位——木葉村警備部副部長,甚至有可能坐上六代目火影的位置。

掌控區區雨之國,勢必會迎來一大群人的窺探,要是暴露的話,肯定會惹來非議。

感覺有點因小失大。

如果沒有足夠的好處,浪費精力、冒著風險做這種得不償失的事情,確實有點不合時宜。

雨之國根本就沒有多少讓水木看得上眼的東西。

這個國家什麼東西最多?除了豐沛到讓人厭惡的雨水,就是還算可觀的大批平民了。

『這麼多的人口,對我有用么?』

站在雨之國最高建築的頂端,水木在大雨中俯視著下方被雨水侵泡的國度。

『這些東西,對別人是雞肋和負擔,但對我來說,還真是有大用;

掌管一個國家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實在是太難了。

如果讓水木從零開始種田發展,實在是沒那個精力、也沒那個興趣。

但這個可以隨時竊取最高權柄的國家,對水木再適合不過了。

水木對雨之國世俗的權柄沒有覬覦之心,需要的,只是這個國家的國民虔誠的信仰而已。

這種虛無縹緲的信念集合而成的力量,在忍界,除了如邪神這種以人類希望為根基存在的非人生命之外,唯一看得見摸得著的,就是自十尾衍生而來的九大尾獸了。

水木自然不是想創造一個尾獸,九大尾獸的查克拉樣本已經到手了,沒有必要再做這種多餘事情。

水木需要的,是從更源頭的地方,驗證人類的意志,是否可以真的創造出奇。

自從水木拿到了外道魔像碎片之後,將其作為戲睡鄉的封印主體存在,甚至是預想中重啟世界的最後手段,但如何著手準備,一直找不到好機會。

單憑水木、以及幾個實體分身,哪怕一刻不停地收集人類意志的力量,也不知道多少年才會有成果。

就連神樹種子結成果實,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

水木不需要神樹果實那麼強大的東西,僅僅只想模擬一個擁有類似權柄的工具而已。

擁有幻術·戲睡鄉的水木,理論上可以改變整個世界,但如何下手,一直都是個問題。

現在,已經死了的長門,憑空送給了自己一塊優良的實驗田,怎麼能讓水木不大喜過望?

『沒有想到,一次例行公事的任務,居然還有這樣的收穫。』

同時,水木也有些猜測,為什麼長門會不遺餘力地將自己神化:

擁有輪迴眼、控制著外道魔像的長門,也許是本能地驅使、無意識中,就在做著對外道魔像、對十尾、對自己有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