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六十七章 竊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七章 竊取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長門創造了一個真實不虛的「神國」。

在這個國家,有著完備的管理體系。

雨之國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在這個外表看上去和平的小國,等級森嚴到了讓人恐怖的地步。

高高在上的神,享受著信仰與供奉。

下面每一個職位,是如此的死板與教條。

以強力的手段和信仰的力量,規範著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從上到下,都是如此,哪怕是「神」,也是這樣。

每一個等級的席位,就是用信仰和規則的力量來維持秩序的工具。

長門因為其強大,坐上了自己親手締造的象徵至高無上的權力的神位,

但現在,這個位置,因為長門的死而空了出來。

水木,就是有能力接替長門位置的人選,沒有人比他更加合適的了。

如果實在有問題,水木也又可以直接問長門的穢土體。

這麼方便的技能——穢土轉生,既然打破了禁忌開始使用,也就不用像以前那樣如洪水猛獸一樣敬而遠之了。

想要接收這個後門大開、幾乎對水木不設防的國度,實在是太簡單了。

「再次回到故鄉,有什麼感覺?」

看著長門的穢土體似乎有些激動地看著下方依然井然有序的國家,水木不由得出聲問道。

不良於行的長門,哪怕是被穢土轉生,依然沒有恢復受傷之後又被外道魔像抽取生命力、已經無藥可救的雙腿,只能坐在自己召喚出來的變色龍上面。

「時間沒過去多久,卻恍如隔世……不對,確實是隔了一個世界。」

陰陽相隔,長門已經和這個國家徹底沒有關係了,只是因為禁術的原因再次回來而已。

「冷笑話就不要說了1

沒想到死了的長門,居然意外地還有這樣的一面。

「你也看到了,如果不加管束,雨之國遲早會陷入混亂。如果有外敵插手,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要不了多久就會變成大國之間的角力常」

「所以,你想對一個死人說想要挽救這個與你毫無關係的國家?」

長門語氣有些不善地說道,

「你不是這麼好心的人吧1

「太麻煩的事也許是這樣,不過隨手而為的善舉,也沒沒什麼不好1

長門笑著搖搖頭:

「哪怕是面對一個死人,你都不準備說真話?」

「你想要知道什麼?」

有些事情,解釋起來太麻煩了,水木對長門說這麼多,也只是想讓她稍加配合,能夠讓水木輕鬆一點。

「不想說就算了,反正對結果也沒什麼影響。」

長門回過頭來,

「不管你想要什麼,終歸是好事,掌握在你手中,比其他人要好得多。」

因為知道水木對這個國家沒什麼太多的渴求,所以長門對水木的真實想法也不是很感興趣,只要這個國家的人依然生活得安定祥和就好了。

「你能這樣想那是再好不過了。」

長門的穢土體不配合,水木也能夠用穢土轉生抹去他的意志,通過他來接管這個國家。

但那樣的話,就將水木的實體分身——公治徹底鎖死在雨之國了。

甚至還需要另外的人手打理庶務,這麼麻煩的話,和水木的初衷相悖。

「接下來,我會暗中扶持一個溫和的忍者派系,接管雨之國日常事務,你以神諭的名義,為他們正名。回去之後,我會向綱手彙報一切都是我主導的假象。對內對外,務必做到滴水不漏,不要讓別人知道這裡的虛實。」

一個讓多方都能夠接受的結果,才是水木需要的。

「公治會在這裡配合你,希望協助處理庶務……」

「一個監視與控制我,一個做你真正想要的事情吧?」

能當好多年幕後黑手的傢伙,智商肯定是不成問題的,唯一的缺點,可能就是愛轉牛角尖。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想得太多的話,像長門這種受過太多精神傷害的傢伙,容易走極端倒是真的。

當然,水木也沒什麼資格說別人就是了。

「隨你怎麼想1

反正都是各取所需,也不涉及什麼交易,和一個穢土轉生的死人也沒必要解釋得太詳細,只要讓長門明白自己不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就行了。

至於怎麼竊取這個國家對神的信仰,這是個技術活,需要好好思索一下。

無聲無息地,沒多少人知道這個國家的首領已經死了,然後又不聲不響地換了主人。

不久之後,幾名因為實力不俗、潛力不錯、而且信仰虔誠的忍者受到了神的青睞,如夢如幻的天使帶來了神的命令。

三個以芙蓉、睡蓮和紫陽花為名的年輕女忍者所領導的團體,被賦予了掌管雨之國日常事務的權力。

在水木的幫助之下,戲耍了一遍各處探查的他國忍者之後,完備的防禦體系總算是再次重建。

局勢開始穩定,蠢蠢欲動的野心家們也不得不再次蟄伏。

對其它忍村來說,一個新的團體掌控了雨之國之後,再想渾水摸魚的可能行就小了很多,接二連三的試探之舉,也漸漸地少了許多。

水木對綱手彙報的結論就很粗略了:雨之國本地的土著團體聯合大部分忍者重建了這個國家。

混亂到連大名都不知道是誰的小地方,被人看重的也只是事實上上首領,只要有實際控制者,自然會獲得應有尊重和地位。

利用幻術·戲睡鄉潛移默化地將這個國家的居民對神和天使的信仰,偷梁換柱地轉嫁到外道魔像的碎片上、然後被其本能地吸收,就不需要水木事必躬親了。

忍者有的是手段讓實力遠不如自己的人,不由自主地做出對掌控者有利的舉動,況且,水木也沒有傷害他們,更沒有用幻術奴役和驅使他們。

水木就像一個躡手躡腳地小偷,將神社門口的賽錢箱里的錢偷偷拿出來用一用而已。

反正長門這個杜撰出來的神也用不上了,水木也只是因勢利導、廢物利用而已,維持這麼多人的信仰不至於崩塌,對雨之國的居民說不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