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六十八章 預料之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八章 預料之外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封印了戲睡鄉以及水木的精神執念的外道魔像碎片,最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水木也說不準。

不過,以模擬神樹種子的生長過程來調製這個暫時看不出有什麼準確用途的東西,最後得出的結果,很可能在力量強度上相差很大,但會帶有相似的效果。

水木對此寄予厚望。

不管別人的東西有多好,那都不是自己的,只有通過自己的雙手創造的工具,才能用得得心應手。

宇智波斑的輪迴眼,在長門身上,連對付仙人模式的漩渦鳴人都很吃力,在宇智波斑回收輪迴眼之後,直接就可以掀翻整個忍界,這就是借來的東西和自己的東西的本質差距。

將九大尾獸的查克拉樣本每一份,都封印到外道魔像碎片裡面之後,外表看不出有太多變化的外道魔像碎片,就被留在了雨之國,由水木的實體分身——希望代為掌控,並按照計劃用以竊取並收集雨之國居民對神的虔誠信仰的精神力量,用以催化這個木質碎片狀的神樹殘骸裡面還在沉睡的力量。

……

回到木葉村之後,水木模稜兩可的報告,綱手也沒有仔細追究,但是對「曉」組織是否真的撤出了雨之國,倒是問得很仔細。

「也就是說,這個遭到重大打擊的組織,現在開始了隱秘行動?」

綱手有些頭疼,原本還算完備的情報,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都已經不再準確了。

比較了解的干柿鬼鮫、角都和飛段,雖然情報比較詳實,也有了比較成熟的應對方案,但這三個人卻不再現身人前公開行動。

最讓人忌憚的絕和自稱宇智波斑的神秘忍者的下落不明,才是最讓人擔憂的,而且他們還帶走了一隻輪迴眼。

「應該是1

水木點點頭,

「那裡的「曉」組織殘留已經徹底不存在了,我已經將那裡徹底清理了一遍。」

「自來也剩下的唯一一個學生——小南也不在了么?」

「沒有任何發現1

這不是水木杜撰,而是真的沒見到小南的蹤跡。

實力強大的小南不僅善於偽裝,而且會飛,如果么有被抓住切實的馬腳,根本就找不到。

綱手點點頭。

既然上次自來也就放過了這個女忍者,綱手自然也不會窮追不捨。

小南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情與了不起的理想,只是安心地待在彌彥和長門身邊而已。

這次草率的任務完結,也就沒水木什麼事情了。

不過有些疑問,水木還是得問一問……

「不知道綱手大人決定怎麼處置那一隻輪迴眼?」

原本以為會徵求一下自己的意見,但等了好久,依然沒有任何行動,水木有些好奇綱手和自來也到底有什麼打算。

「輪迴眼?我讓自來也自己處置了,畢竟是他的學生委託給他處置1

「這樣么?」

水木有些失望,

「有沒有想過好好利用一下,好歹也是一個強大的戰力1

綱手搖搖頭:

「自來也去了一趟妙木山,大蛤蟆仙人建議自來也暫且擱置、行事要謹慎1

水木有些無奈,那些冷眼旁觀的大蛤蟆,終於開始直接影響忍界、尤其是自來也的選擇了。

輪迴眼絕對不僅僅是一個強大的戰力那麼簡單。

輪迴眼和外道魔像本身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擁有輪迴眼,離自如控制外道魔像差得很遠,但至少能夠跟宇智波帶土爭奪外道魔像的控制權了。

宇智波斑剛覺醒輪迴眼,將外道魔像從月球通靈了下來,然後一路輾轉,到宇智波帶土的時候,僅僅一隻輪迴眼就能夠很好地控制外道魔像戰鬥,並成為十尾人柱力了。

如果輪迴眼可以利用起來的話,就能將所有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上了。

唯一欠缺的,就是黑絕是否能夠順利地施展陰陽遁·精神附體·同化,讓大筒木輝夜擺脫封印復活。

只要能夠大幅度削弱大筒木輝夜復活之後的實力就行了,至於復活的祭品,如果不是幾乎無敵的宇智波斑,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

離開了火影辦公室,走在大雪初晴的木葉村街道上,主幹道的雪已經被鏟得乾乾淨淨,有以警備部為主的忍者們管理著村子的秩序,不會對這些視而不見。

似乎心事重重的水木,漫步在路上,也沒有什麼人來打擾他,一直等水木回過神來,放開感知之後,才察覺到了一股先前沒有注意的查克拉波動。

『九尾……漩渦鳴人已經回來了?這麼短的時間,學習仙人模式肯定不可能成功,應該只是被放回來休息。』

在鳴人身邊,水木還感覺到了幾股熟悉的查克拉,日向雛田、油女志乃、犬冢牙、山中井野、春野櫻和香磷都在,應該是上次說的雛田的生日慶祝吧。

就在水木準備放棄了去警備部看看,轉而回家的時候,前方一個熟悉的人影叫住了水木。

「水木老師1

黑色捲髮,紅色雙瞳的女忍者,正是好久不見的夕日紅。

「你好,不知道有什麼事?」

三年前所受的重傷,讓夕日紅脫離了戰鬥一線,第八班帶隊老師的職務也由水木頂替,現在雖然勉強恢復了昔日的實力,但仍然沒有負責太多的戰鬥任務。

水木打量了一下這個明艷的女忍者,腹部有些微微隆起,應該是懷孕了。

察覺到水木的視線,夕日紅撫摸了一下肚子。

「失禮了!有些事情,想要和水木老師談談,但你一直很忙,不怎麼碰得上,剛剛在街上散步,恰哈碰見,就來打擾了。」

聽到夕日紅的話,水木皺了皺眉頭。

水木和猿飛阿斯瑪還算熟悉,和夕日紅也不陌生,當上第八班的帶隊老師之後,夕日紅也會不時來看看。

之後第八班走上正軌,三個學生都當上中忍之後,兩人就好久沒有來往了。

水木並不覺得這個女忍者會有什麼急事要和自己談。

這種不受控制的感覺實在是討厭,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