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七十二章 埋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二章 埋伏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新的一年到來前的晚上,水木一家人其樂融融地等著辭舊迎新的時刻。

小美幸似乎也意識到了今天的不同尋常,一直強撐著不睡覺,想要等待半夜的到來。

只是小孩子畢竟沒那個精力,堅持不了多久,還是在水木懷裡睡著了。

將小美幸安頓好之後,小椿把被爐溫度調到更加舒適的溫度,然後泡上一壺茶。

水木對這種傳統的茶道不怎麼熟悉,也說不上喜歡,但是小椿在閑暇時候,卻很喜歡這種修身養性的愛好。

除了喜愛花卉之外,平時有一些讓自己沉下心來的興趣,也還算不錯。

忍者的生活也不是只有打打殺殺,更不會只知道修行忍術。

尤其是成家立業的忍者,日常生活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最近村子里好像越來越緊張了。」

不僅是戰鬥忍者,上次的大型任務中,連醫療忍者都有傷亡發生。

雖然五影大會還沒有開,忍者聯軍更是連影子都沒有,但並不妨礙各大忍村開始默默備戰。

作為已經加入警備部許久的成員,經驗豐富的小椿也察覺到了一些變化,精通封印術的她,更是已經收到了很多相關的任務要求。

穢土轉生的情報被村子高層掌握之後,因為大蛇丸和藥師兜接二連三地使用這種強大的力量,讓木葉村不得不開始準備克制穢土體的手段,組建強力的封印術小隊,必須提上日程了。

「總感覺有點擔心!明明可以相安無事,卻偏偏要開啟站端1

「相安無事?」

水木笑了笑,沒有仔細反駁,

「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想的1

指望所有人都和諧共處,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小椿嘆了一口氣:

「你準備了三年多的力量,就是為了應對現在的情況?」

水木苦笑著搖搖頭:

「還遠遠不夠啊1

如果忍界頂端的力量到長門這種程度就為止了,水木也不用殫精竭慮地考慮什麼對策了。

既不能放手大殺特殺,將一切相關者殺死來避免事情的發生,也不能放任不管,讓最糟糕的事態出現、以至於無法挽回。

這其中分寸的把握,讓水木傷透了腦筋。

「有這麼嚴重?」

自從修行仙人模式有了初步的成果之後,小椿意識到自己所擁有的力量是多麼的強大。

但水木的力量還要強大許多倍的情況下,依然憂心忡忡,那是多厲害的敵人,讓擁有木葉村為後盾的水木都沒有把握,實在是讓人無法想象。

「比你想象中最糟糕的情況還要讓人絕望。」

沒有見過宇智波斑重回青春,並且收回自己的輪迴眼力量時,那種讓人無法抵禦的強大;沒有見識過血繼網羅的碾壓、無限月讀的無法抵禦與神·樹界降誕對整個忍界無差別地吸收查克拉的毀滅性破壞,是不會明白整個世界滅亡的恐怖的。

這個世界在滅亡的邊緣,需要救世主來力挽狂瀾。

「這樣啊1

小椿看了一眼熟睡的小美幸,

「真希望女兒能夠平平安安、快快樂樂長大1

「我會保護你們的1

如果沒有如此堅定的信心,水木怎麼可能走到這一步?

現在,穿越者的福利差不多也該到頭了,到了考驗自己真正能力的時候了。

沒有了情報碾壓,與忍界應運而生的英傑們同台競技,水木有些忐忑,也有些躍躍欲試。

接下來的許多安排,除了謹慎與智慧之外,還有就是需要命運的眷顧了。

……

對志村團藏這個脾氣暴躁且少有笑臉的木葉忍者,火之國大名其實對他沒有什麼好感。

在大名與火影主持的重要會議的時候,強硬的志村團藏已經不止一次讓火之國大名以及貴人們難堪了。

不論是和他國的戰爭,還是木葉村和大名之間有分歧的時候,固執到不可理喻的志村團藏,會毫不猶豫地說出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不太合適說出口的話。

是以火之國大名與許多官員,都對這個面色有些陰沉的木葉忍者又敬又怕。

豐富的經驗,彪炳的戰績,再加上毫不妥協的武鬥派行事作風,使得大家都不喜歡和他親近,但在重要的事情上,卻又十分重視他的意見。

對志村團藏來說,以大名為首的世俗權利對他形成這種刻板的印象有好有壞,一般情況下,不會有人喜歡和這個人打交道,也不會有人想著志村團藏共事。

但是,在極端情況下,比如戰鬥形勢危急,志村團藏這種人,就是出人頭地的最好時候。

戰爭,就是強者大顯身手的舞台。

在原著中屢屢成為背景板的暗部、以及志村團藏領導的「根」組織,絕對不是看上去那麼無能。

天才如宇智波鼬,在十一歲叛逃的時候,也只是一個分隊長,旗木卡卡西十二歲就是上忍了,但也是在許多年以後,才成為獨當一面的隊長。

那裡面能夠被派出來的忍者都是高手,而且是毫不顧忌自身性命,只知道完成任務的瘋子。

這樣的人,除了水木和自來也這種實力已經超出太多,完全可以碾壓他們的超級高手之外,其他人都不會想要面對他們的。

而這一次,負責說服火之國大名同意暫時消除國與國之間的隔閡,組建忍者聯軍共渡難關的志村團藏,在準備妥當之後,就出發了。

明面上負責保護志村團藏的,是水木預料之中的山中風和油女取根。

暗處的探子不知道有多少,但在肉眼難及的高空,佐井用超獸偽畫做成的飛鳥,正載著甲還有信在高空中監視、並提供支援。

因為事關重大,沒有任何任務,也沒有什麼交代,志村團藏就這麼離開了村子。

少數木葉村高級幹部也知道這件事,但都心照不宣地對此視而不見。

沒人預計到水木對宇智波佐助說了什麼,知道當年宇智波家族滅族真相的,只有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了,但他們也估計不到,早就有人埋伏在志村團藏的必經之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