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七十六章 決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六章 決鬥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在大蛇丸手下都沒受過這種委屈的萬蛇也是相當無奈。

有心反抗,但萬花筒寫輪眼實在是讓人絕望,連尾獸都能夠操縱,何況是一條大了一點的巨蛇?

如果真的讓佐助用幻術主導自己的行動的話,難保真的會把自己當炮灰使用。

「好吧,但是殺掉他們之後,屍體都是我的1

人數雖然少了一點,但都是實力不錯的祭品,還有那個夢貘,也不知道能不能吞的下,要將它大卸八塊才能一點點消化。

「隨你的意1

宇智波佐助的目標只是殺死志村團藏,至於最後這些人是暴屍荒野還是被萬蛇吃掉,就無關緊要了。

既然萬蛇願意配合,宇智波佐助也樂得減輕一點壓力。

至於下面的小角色,佐助就不放在眼裡了。

但是,現實卻狠狠地給自覺勝券在握的宇智波佐助潑了一盆冷水。

「木遁·大森林之術1

原本除了那一對寫輪眼之外,並不被宇智波佐助放在眼裡的甲,突然爆發出了浩大的查克拉,轉眼間,和萬蛇合流的宇智波佐助就陷入了麻煩之中。

力量與速度俱佳的萬蛇,糾纏在一大片粗壯的樹榦之間,而宇智波佐助也不得不拿出草薙劍,不停削斷攻擊而來的木遁。

「喂,姓宇智波的小鬼,你到底惹到了什麼人?」

陰沉的志村團藏和體型臃腫龐大的夢貘,萬蛇見過很多次,也知道他們的厲害,但絕對不會認為他們比自己厲害。

但是木遁就太讓人驚訝了,

「不是說除了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之外,木遁已經失傳了?怎麼隨便冒出一個傢伙都會?」

對付尾獸和大型通靈獸,最有效的自然是木遁和寫輪眼,沒想到今天要夾在兩者之間,萬蛇心中的鬱悶頓時無以復加。

「有空抱怨,還不如加把力氣1

以前面對木遁的時候,有水木和天藏在自己身邊,那個時候,會木遁的還是自己的友軍,到了自己獨自面對的時候,總算體會到了其中的艱難。

「真是麻煩1

一片活過來的森林和自己為敵,其中無數的墨水老鼠,墨水飛蟲,無孔不入地向自己發動突襲,還有一旁虎視眈眈,不時地用風遁偷襲的志村團藏。

手忙腳亂都不足以形容萬蛇和宇智波佐助這個時候的狼狽。

脾氣不好、有些不耐煩的萬蛇對宇智波佐助叫道:

「我在前面開路,你來對付那邊的大傢伙,不要和木遁較勁,太吃虧了。」

宇智波佐助默默點點頭,然後跳上的萬蛇的腦袋,接著就見紫紋大蛇猛地甩動著尾巴,將周圍的狼藉全部撞開,朝著志村團藏的方向沖了過去。

對面的志村團藏也不客氣,配合著通靈獸——夢貘,風遁·真空玉猶如彈雨一般傾瀉過來,但在萬蛇速度極快且靈活地躲閃之下,基本沒有起到什麼效果,偶爾有命中的,也只能將萬蛇堅固的鱗片打掉幾片。

「要接近了,有什麼厲害的招數,趕緊使出來1

這麼耗費體力地猛烈衝刺,對一條蛇來說,確實是不小的消耗,這次不奏效,可能就沒有下一次了。

「不需要你多嘴,做好你自己的事情。」

宇智波佐助緊緊地盯著夢貘的方向,這個大傢伙,是天照黑炎最好的目標,但是不能隔得太遠,不然容易被志村團藏的忍術抵擋。

萬花筒寫輪眼可不是隨便使用的,已經用了一次天照,須佐能乎也被擊潰了,因陀羅之箭也用了一次,如果不加節制地使用萬花筒寫輪眼地瞳術,自己可能就先支撐不住了。

如果論機動能力,萬蛇和宇智波佐助確實有很大的優勢,在接近之後,佐助左眼迅速聚焦,天照黑炎憑空出現,一聲凄厲的慘叫,伴隨著黑炎迅速燃燒,包裹了夢貘那龐大的身體。

意識到自己失了先機的志村團藏,急忙遠離已經沒法挽救的通靈獸。

多年的戰鬥夥伴就要葬身火海,志村團藏的臉上依然沒有露出特別的表情。

「喂,姓宇智波的小子,明明是我的祭品,你將最大的傢伙燒成灰燼,我的收穫少了很多啊1

通靈獸也是會死的,沒有及時被逆通靈送回去的話,遇到必死的傷害,也只有殞命一途。

現在的夢貘,明顯是沒救了,自己並沒有抵禦天照黑炎的力量,至於封火法印,也不知道志村團藏會不會用,即使能夠施展,也已經太遲了。

巨大的慘叫聲沒有持續多久,然後就漸漸消失了,最後,如一座小山一樣夢貘,就消失在天照的灼燒之下。

天照也沒有就此熄滅,火焰引燃了周圍的土地和樹木,大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態勢。

「這裡太危險了,我們是不是該離開了?」

身在這樣的「人為火災」地環境中,體型越是龐大,就越是吃虧,看著那些不帶一點溫度的詭異黑炎,萬蛇本能地就想離開這個地方。

「安心,不會有事的。」

如果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的特有瞳術——加具土命,還被天照燒死,那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接下來,該好好地將敵人一個不剩地殺死了。」

右眼的眼角一絲漆黑的血液流下的宇智波佐助,看向了面沉如水、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志村團藏。

「開始吧,這麼多年的恩怨,是該有個了結了。」

右手握著草薙劍,左手紅劍揮舞,身上雷遁鎧甲的光輝開始浮現,與此同時,周圍的天照黑炎,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牽引,將戰鬥的雙方都包圍在其中,熊熊燃燒的環形黑焰牆,將內外徹底隔絕。

「這下都跑不掉了,想要活著出去,唯有殺死我,現在,盡情地掙扎吧……?」

死斗的競技場,不死不休。

「很久沒有在這樣的情況下拚死戰鬥了,真是懷念啊1

自從遁入黑暗之中,已經少有需要自己搏命的時候了。

除了在木葉崩潰計劃中出了大力之外,也就三年前被水木伏擊時,團藏感受到了將死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