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八十一章 裝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一章 裝死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這場戰鬥時間已經不短了,一開始就進入白熱化,讓宇智波佐助和志村團藏都快要堅持不住了。

怎麼樣才能克敵制勝,現在看來宇智波佐助並沒有太大的優勢,甚至處在了相當不利的境地。

吃下幾顆兵糧丸之後,查克拉得到些許恢復的宇智波佐助身上雷遁鎧甲再次浮現,遠超志村團藏的速度,讓佐助暫時還能展開反擊,敵人凌厲的風刃根本就跟不上宇智波佐助的速度,就算偶爾有一些餘波影響到了佐助,也在雷遁鎧甲的防禦下,沒有造成什麼危害。

身體狀態與查克拉量上有些優勢的志村團藏,無法將優勢轉變為勝勢,不得不好好考慮一下接下來的對策了。

剛剛喝了那麼多的全能藥劑,噴薄欲出的力量在體內積蓄,必須要有一個突破口才行,否則,各種互不相容的強大力量互相衝突,會將團藏的身體撕扯得亂七八糟。

能夠給予現在的志村團藏最大幫助的,也沒有其它了

「木遁木錠壁」

一條條木質藤條從地上隆起,彎曲成拱形避障,保護著志村團藏的身體,僅僅留下一個開口,作為觀察的視角。

查克拉開始充盈,使用木遁防禦,也是理所當然的,風遁雖然攻擊力十分強大,但在防禦能力上,比攻守兼備的木遁差太遠了。

「這就是你的最後的倚仗」

使用木遁防禦也不算是錯誤,但有時候,有得必有失,對資質不佳的志村團藏來說,布滿了寫輪眼的手臂,輸送了強大的生命力供其消耗,也是施展木遁的基礎,以及壓制寫輪眼的力量、施展伊邪納岐的基石。

但是,后兩者是不能夠同時使用的,來源不同、互相衝突的力量,團藏根本就沒有將他們合二為一的能力,只不過是靠著大蛇丸的生物技術勉力捏合在一起而已。

當使用了木遁的時候,志村團藏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禁術伊邪納岐自然是解開的狀態。

一條閃爍著雷光的手臂穿過了志村團藏的胸膛,

「你太小看千鳥的能力了。」

被雷遁鎧甲、千鳥流和千鳥刃的威力迷惑了的志村團藏,以為自己簡簡單單施展一個木遁忍術,就能夠阻擋住宇智波佐助全力施展的千鳥的突刺。

如果要問宇智波佐助什麼忍術練習的時間最長,無疑是第一個接觸到了高級忍術千鳥,承載了自己復仇願望的開始,怎麼可能不勤修苦練

止不住吐了幾口鮮血地誌村團藏虛弱地問道

「你就這麼篤定,使用了木遁的狀態下,我是可以被殺死的」

「誰知道呢」

宇智波佐助抽出了埋入志村團藏身體裡面的手臂,

「不過怎麼樣都無所謂,要是殺不死,再殺一次就行了」

「還真是夠自大的」

「自大反正殺掉你就行」

「我才不會死在這裡」

首次覺得死亡近在眼前的志村團藏放棄了壓制右臂上的力量的想法,只見早就失去了平衡的手臂中,初代細胞率先發難,一條條青筋直冒,吞噬力量驚人的柱間細胞徹底碾碎了唯一一隻還睜著的寫輪眼,然後逐漸向志村團藏肩膀上正常的細胞蔓延。

猶如脫韁野馬一般的強大力量,將志村團藏的右臂撐得不斷膨脹,一條詭異的觸手甚至不甘寂寞地伸向了不遠處的宇智波佐助,逼得宇智波佐助連忙後退躲避。

「還真是令人作嘔的模樣」

不僅如此,胸前開了一個大洞,卻被大量的全能藥劑的效果不斷恢復,同時,初代細胞也慢慢延伸到傷口處,二者產生的力量衝突,讓痛苦不堪的志村團藏都忍不住慘嚎起來。

「徹底失控了么還真是罪有應得」

知道對手已經不足為慮的宇智波佐助抬手就是一記千鳥銳槍,虛晃幾下之後,將志村團藏分成數塊,哪怕是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復生,估計也是活不成了。

「總算是報仇了,第一個」

已知的幕後黑手,就剩下那個自稱宇智波斑的傢伙了。

看著一地的狼藉,戰鬥的痕一時半會估計是很難消除了,當然,宇智波佐助也沒有打掃戰場的興趣。

籠罩四周的天照黑炎慢慢消去,木遁早就的片片小樹林,也因為沒有力量的支撐,開始慢慢崩塌。

最後檢查了一下似乎細胞還有點活力,但已經徹底沒有了呼吸的志村團藏之後,宇智波佐助沒有再理會其它、迅速地離開了這裡。

良久之後,似乎一切都塵埃落定的時候,這片飽受蹂躪的土地突然有了動靜,一片殘肢突然開始蠕動,被切成了兩半后落在地上不動彈的甲,突然像流水一般軟化,然後再次拼湊成了一個完整的人型、和先前的甲別無二致。

奇一般死而復生的甲,仔細地查探了一下周圍沒有其它人之後,快步來到志村團藏身邊,摘下了掩飾雙眼狀況的墨鏡,一雙猩紅的寫輪眼暴露了出來,但是,原本瞳孔中的三枚勾玉,已經變成了三片類似竹子葉片形狀的模樣。

「正如團藏大人所料,水化秘術派上了用場,確實能夠蒙蔽不少人」

花費了巨大的代價,從大蛇丸那裡得到的好處有很多,但能夠完全利用的其實也不是很多。

資質和毅力都是上等的甲,除了木遁之外,對土遁和水遁的掌握也非同小可。

水化秘術雖然原理大同小異,但表現出來卻不一定完全一樣,甲水化的能力比鬼燈水月看起來要差多少,但是在隱蔽性上確實相當優秀。

瞳孔中三枚竹葉狀旋轉,一道莫名的能量從甲前所未見的萬花筒寫輪眼中湧出,將志村團藏的已經快要徹底死透的屍體包裹在其中,漸漸地,一個不斷胎動的白色大繭出現,與此同時,甲剛剛顯露出來的萬花筒寫輪眼的光輝卻逐漸暗淡。

待一個沾著粘液的手臂捅破大繭,欲從裡面出來的時候,甲的雙眼已經是蒼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