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八十四章 視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四章 視力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忍界數一數二的血繼限界,如果徹底從木葉村消失,這樣的損失實在是太大了。

哪怕不能夠排除宇智波佐助的嫌疑,某些人也不想將這件事牽扯到他的身上。

原因當然不僅僅是這些。

沒人認為宇智波佐助會知道當年的真相。

除了當事人之外,這件事泄露出去的可能性太小了。

唯一經歷了全部過程的宇智波鼬已經死在了佐助手上。

操持一切的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三年前就死了,親自下手的志村團藏也沒能逃過被殺的命運。

沒有證據,怎麼可以隨便懷疑一個木葉村位高權重的高級幹部兼實力強大的上忍

哪怕水木沒法洗脫嫌疑,但在這個關鍵時刻,誰也不想因為這件事而節外生枝。

五影大會在即,如果這個時候村子里爆出嚴重內訌,這可是比志村團藏被殺更大的醜聞。

如果有可能,誰也不想將對水木的懷疑擺到檯面上來說。

至於每個忍者的辯解,抱歉,忍界沒有什麼一以貫之的法律法規,更沒有法庭法官陪審團來為某一個忍者定罪。

只要懷疑某個忍者,拘捕與審判就是常用的手段。

什麼不在場的證據,這個對忍者有多大的用處

尤其是水木,能夠分得清楚其本體和分身的木葉忍者都沒多少。

對會飛雷神之術的水木來說,只要一個眨眼的功夫,就能夠在千里之外實施駭人聽聞的惡行。

擁有常人難以想象的機動力,同時也代表了,不管是誰被殺,只要沒有找到兇手,水木都無法證明自己是無辜的。

除了採取刑訊手段外,基本不可能從水木口中得出讓人信服的回答。

至於對水木用強制手段

好吧,等自來也回來了都沒戲。

只要使用飛雷神之術,全忍界都任由水木遨遊。

使用封印術封鎖結界空間

水木本身就是忍界數一說二的封印術大師,想要讓他中招實在是太難了。

即使真的的手了,說不定都沒人敢相信,怕是水木又耍的什麼花招。

「怎麼辦」

沒有找到證據,肯定是不可能對某些人採取行動的。

水木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依然在村子里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偶爾教授一下第八班和自己的弟子春野櫻一點小東西。

「也沒見他怎麼修行,怎麼突然就變這麼強了」

也不是沒有水木使用訓練場的記錄,但平時工作和任務那麼忙,也抽不出時間來修行。

空閑時間基本陪著家人了。

這樣的勤奮程度,在優秀的忍者里實在不值一提。

奈良鹿久揮揮手,制止了眾人七嘴八舌的閑扯

「情報部分也不是毫無收穫,根據遠處的目擊者反映,戰鬥現場曾經出現過熊熊燃燒的黑火,像一座小山一樣漫山遍野。而且樹木瘋狂地生長,像是在對抗詭異的黑色火焰。」

「天照,宇智波鼬的秘術,現在誰能夠使用」

水戶門炎自然知道宇智波鼬曾經暴露出來的這個特有瞳術。

「如果不是自己掌握,就只有會封火法印的忍者能夠使用天照黑炎,已知的忍者裡面,只有自來也大人和水木」

自來也雖然和志村團藏不合,但還不至於對恩師的同學痛下殺手,而且這個時候,自來也還在雷之國。

這一個佐證,自然又加深了水木身上的可疑程度。

「還有一個人的嫌疑也不能排除,宇智波佐助。最後一個和宇智波鼬接觸的人就是他,即便宇智波佐助沒有自行覺醒出天照,也有可能從宇智波鼬那裡得到這個術,做到這一點,並不是不可能」

無論是轉移瞳術,還是使用轉寫封印,都可以達到這樣的目的。

出言為水木辯解的,是一直都默不作聲的日向日足。

雖然奈良鹿久一貫的冷靜分析找不出什麼漏洞,但實在有些避重就輕了,日向族長忍不住替水木辯解了幾句。

「確實如此」

再小的機會,也不能夠視而不見。

奈良鹿久因為不知道宇智波家族的秘密,自然更加傾向於是水木下的手。

但綱手卻不這麼看。

「這件事先由暗部仔細調查,在五影大會之前不要輕舉妄動,也不要隨意將消息散播出去,免得惹人注意。」

「好吧」

身兼長老之職,同時也經常代理秘書的奈良鹿久合上了手上的文件夾,

「那就要麻煩暗部多加註意了。」

事情不會不了了之,但是找到真兇估計是很難了。

五影大會之後,忍界聯軍組建,就更加不會在意這件事情。

世仇的忍者村之間都不得不壓下心中的厭惡一起並肩作戰,一村內部的矛盾,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等大戰一起,死的人屍橫片野,一個人的性命,哪怕如志村團藏這樣的大人物,也不過是不值一哂的背景板。

活著,才有被繼續關注的可能,死了,就只能成為別人唏噓的記憶。

沒人會念念不忘地為一個不相干的、討厭的死人去報仇。

至於剛剛提到的木遁,大家都默契地沒有再說這件事。

如果真的拿到檯面上說,一定又是天大的爛攤子。

即使要查,也只能私底下進行,絕對不應該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否則,絕對又是讓人難堪的醜事。

兩位被懷疑的兇手,正在一個四周封閉的地下密室裡面。

「沒想到水木老師還有這樣的好地方」

「狡兔三窟嘛,年紀大了,總會胡思亂想」

水木沒有耐心解釋自己的心路歷程,宇智波佐助可能也不是很感興趣,

「你的眼睛還好嗎」

「還行吧」

宇智波佐助平靜地回答。

「是嘛」

水木也懶得揭穿這個少年逞強的心思,而是掰著手指頭數了數,

「按你剛剛所說,你使用了幾次萬花筒寫輪眼好像宇智波鼬這些多年使用的次數,你這麼短時間就快趕上了」

隨意使用天照和加具土命,須佐能乎崩潰了好幾次,還能看得見,已經是宇智波佐助天賦異稟的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