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七百八十八章 說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十八章 說服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什麼樣的力量最可怕?

天照、月讀、還是別天神?

如果說最後一種還有一點可比性的話,前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層面的力量。

越是神秘且不可琢磨的規則力量,越是強大,伊邪納岐和伊邪那美為什麼被稱為禁術?

這是因為從根本認知上,顛覆了人們關於虛幻、現實、靈魂、精神與肉體之間的關係。

而蛭子這個神奇的術,徹底改變了這個世界正常的運轉秩序。

在關鍵的時刻,一點點幸運的眷顧,就是生與死的差別。

要是三年前命運眷顧水木一下,宇智波帶土和長門早就死在水木手上了,手握輪迴眼的水木,這麼長時間不知道能研究出多少驚世駭俗的東西,忍界可能早就被水木顛覆了。

赤砂之蠍要是多一點運氣,水木早就被殺死了,也不會等到不久之後被修鍊仙人模式成功的水木反殺、被燒成灰燼了。

「現在身為穢土體的你,這一雙萬花筒寫輪眼能夠使用什麼樣的瞳術?」

甲答道:

「想要完全發揮作用,巨大的查克拉是基礎,但是想要做到救活團藏大人那樣的程度,就不僅僅是查克拉的問題了。消耗的是切實的生命力,是壽命。活著的時候,我的身體有足夠強大的生命力作為施術的保證,現在嘛……」

甲有些木然地搖了搖頭,

「還可以用,但估計不會有太強的力量了。」

「這樣礙…」

水木有些遺憾,不過這也才算正常,強大的力量,消耗巨大不說,限制肯定很多,副作用也大得驚人。

甲活著的時候,身為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的克隆體,生命力旺盛到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步,支撐這個神奇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瞳術——蛭子應該不成問題。

但是穢土體就不一定了。

雖然有著幾乎無限的查克拉,但已經死了的甲,是不含任何生命力的,所有需要生命力才能使用的術一概不能使用。

「也罷,只要能夠使用就行了。」

如果自己和宇智波帶土戰鬥的時候,能夠快半拍,或者讓宇智波帶土失誤,就可以決定勝負的走向了。

不能把自己的命運完全交給身外之物,這是水木一以貫之的方針。

水木拍了拍自己有些發熱的臉,讓自己靜下心來。

「好吧,就這樣了,接下來我會使用你的力量繼續為村子、為你的上司而戰,你沒什麼意見吧?」

「這樣也好。」

甲瞥了一眼不遠處沉默的志村團藏,

「雖然已經死了,但我算是一個合格的木葉忍者嗎?」

水木想了想之後答道:

「沒人能夠決定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方式,也無法預見自己將會怎麼離開,但你的生命並不是毫無價值,雖然卑微,卻並不卑賤。」

能夠被穢土轉生通靈出來,無疑是有完整的靈魂與人格的。

如果是水木已經陣亡的克隆體,水木可不敢對他們使用穢土轉生。

知道穢土轉生的結印方式,而且精通封印術,水木的實體分身可沒有活著的時候那麼多的限制。

自己的本性,只有自己最清楚,一旦實體分身被穢土轉生,第一件事肯定是解除穢土轉生施術者的控制,然後施展飛雷神之術離開,以不死之身逍遙在這個世界,或者伺機尋找復活的辦法。

這對忍界來說,絕對是不亞於大筒木輝夜復活的一場浩劫。

說到底,禁術到底是禁術,被限制使用,肯定是有其原因的,越是看似無害的禁術,其中蘊含的風險就越讓人驚懼。

聽到水木的評價,甲有些欣慰地頷首:

「是嘛1

不過,甲還是扭頭看了看志村團藏,依然沒有得到什麼評價,不禁有些失望。

就在這時,志村團藏突然突兀地開口,

「身為木葉忍者,時刻要記得為木葉而戰,哪怕是死了,也不能忘記1

「多謝您的教誨。」

得到了肯定的甲高興地回答,然後等著水木的吩咐。

敲定了兩個人的意向之後,最後一個欺騙了全忍界,策劃了驚天騙局的宇智波鼬,終於被水木納入的注意力。

「沒想到再次會面,會以這種方式,實在是讓人唏噓啊1

「這些都無所謂1

宇智波鼬似乎早就設想過自己可能遭遇這樣的下場,只是沒想到再次睜開眼睛,見到的人會是水木而已,

「為木葉而戰,是那邊的大人物的想法,我已經是個死人了,忍界的未來,自然有後人們來選擇1

「你就不想知道佐助怎麼樣了?還有你的萬花筒寫輪眼到底被怎麼處置?」

似乎被戳到了痛處,宇智波鼬的穢土體用一對寫輪眼盯著笑盈盈的水木。

「好吧,不賣關子了,宇智波佐助已經成就了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不會再有瞳力耗盡而失明的風險了。」

「是嘛,那就好1

唯一關心的事情,有了完美的結果,宇智波鼬總算可以含笑九泉了。

「移植手術,是我親自做的,作為報酬,宇智波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就是我的了。」

「無妨,隨你使用。」

既然有水木這樣的傢伙存在,斷然不會容忍自稱宇智波斑的傢伙來煽動佐助背叛木葉村,這個陰險的傢伙,說不定早就讓佐助對所謂的宇智波斑起了深深的敵意。

這樣的情況下,宇智波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自然就沒有使用的必要了。

「好了,生前的事情說完,死後的安排,就交給我了,沒問題吧?」

「可以1

自己的力量在水木手上使用,總比一些莫名其妙的傢伙控制著自己來危害木葉要強得多。

「要和佐助再見一面么?說不定那個小傢伙有很多事情要問你。」

「不用了,這些都無關緊要,只要讓他平平安安待在木葉就行了,見面只會徒增煩惱。」

「那好吧1

既然是當事人的要求,水木自然也不會多事,掏出幾個封印捲軸,將三個穢土體收納在其中,等需要的時候,為木葉村,為這個世界貢獻最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