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零一章 暗殺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零一章 暗殺術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來人一副毫無表情的面容,並不是因為穢土轉生的死人臉而顯得冷漠,而是本身就是這個樣子。

一擊不中之後,就迅速退入不遠處的陰影中,等待著下一次機會。

剛剛的偷襲,讓原本有些焦躁的隊伍,頓時進入戰鬥陣型,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挑戰。

「又是穢土轉生,果然是藥師兜的手筆,看來這一次我們沒有找錯方向。」

一天多的時間,這麼多高手在這裡兜圈子,也只找到了幾個掩人耳目的誘餌,現在卻派出了實力強大戰力阻攔,肯定是已經接近了敵人真正的所在地。

「雛田,你沒事吧1

晚了一步的漩渦鳴人上前看到同伴沒事,就要躍躍欲試去將突然出現的敵人擊敗,

「這一次讓我來1

急需用蛤蟆仙術證明自己實力的鳴人,早就等著強敵上門來作為自己的試金石了。

「等等,鳴人……」

旗木卡卡西拉住了就要出手的漩渦鳴人,沉聲說道,

「你和雛田先退後,這個敵人不太適合你們兩個出手,讓我和佐助來對付。」

望著面前熟悉的容貌,旗木卡卡西百感交集。

除了雙眼無神,明顯是受人控制之外,和自己早就死去多時的親生父親一模一樣。

早就將過往的事情拋在腦後,甚至音容笑貌,在近二十年的時光流逝中,也被磨滅得有些模糊了。

沒想到,居然會是在這種情況下再次重逢。

有些不滿的漩渦鳴人嘟囔著:

「為什麼佐助可以,我就不行,我現在也很厲害的……」

不等鳴人說完,旗木卡卡西就打斷了他的話:

「不要任性,這個對手不是你和雛田擅長對付的類型1

很難說清楚到底什麼樣的忍者能夠剋制旗木朔茂。

忍者登上歷史的舞台已經很久了,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將其它戰鬥職業淘汰,但他們大多並沒有徹底消失,而是逐漸融入到了忍者這個職業裡面。

比較典型的,就是信奉各個教派的僧人,以及擅長通靈與精神秘術的陰陽師,他們有不少都和世俗權利的代表——大名關係密切,作為極為重要的力量,維持著忍者的平衡。

他們都被認為是忍者,但和傳統的忍者也有一些差別。

隨著忍者涵蓋的範圍越來越廣,使用查克拉力量的「勢力」逐漸擴張,幾乎將忍界所有的戰鬥職業都涵蓋在其中。

哪怕是自詡為最後的武士之國的鐵之國,其實很多也在學習忍者並藉助查克拉的力量。

這樣的融合,有好有壞,這批人實力相差也極為懸殊。

旗木家族就是戰國時期有名的武士家族,徹底融入忍者體系之後,逐漸變成了一個精通劍術的忍者家族。

旗木朔茂,就是將家族的傳統發揮得淋漓盡致,並且和忍者結合得相當完美的天才。

這樣的人忍界雖然很少,但也不是沒有。

將刀劍之術和通靈術以及毒藥發揮到登峰造極地步的有山椒魚半藏。

執著與精神修行的鐵之國首領三船,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致力於磨練劍術的那些使用查克拉的所謂武士大多如此。

而旗木朔茂則將劍術徹底融入忍者的暗殺術中,成為名副其實的戰場死神。

「木葉白牙」之名,讓人聞風喪膽確實不是浪得虛名。

在戰場上遇到了,可以放棄任務而不算失敗,被當做人型天災的恐怖忍者,第一個有這樣待遇的,不是波風水門,更不是後來的「瞬身止水」,而是以無數敵人的屍骨鑄就赫赫威名的旗木朔茂。

這樣危險的人物,所謂的忍術技巧,在他面前沒有任何意義,除非有類似水木的大範圍忍術——千徵令那樣的地圖炮,否則就不要在他面前獻醜了,砂隱村幾乎被他以一己之力打得快斷了傀儡術傳承的可怕事實,就是最好的證明。

如果不是穢土體,因為受到藥師兜的控制,不得不壓制一部分實力的話,根本就不會給宇智波佐助救援的機會,要是旗木朔茂本體的實力,日向雛田早就死了。

讓漩渦鳴人帶著日向雛田盡量遠離之後,旗木卡卡西掏出信號彈向天上發射,看著耀眼的閃光與爆炸聲傳向四方,旗木卡卡西才舒了口氣。

「佐助,要小心了,不要有任何大意,這個人哪怕是被穢土轉生,實力也比我要強。」

一個虎視眈眈的刺客型忍者在一旁窺視,怎麼謹慎都不為過。

「我知道,木葉白牙1

繼承了大蛇丸記憶的宇智波佐助,雖然還沒有釐清大蛇丸的全部記憶,甚至很多資料,自己已經知道了,但是完全無法理解。

真正的研究者的想法就是這樣,哪怕原原本本地呈現在面前,沒有足夠基礎與理解能力也看不懂。

宇智波佐助繼承的是大蛇丸的精神力量與數十年的研究成果,但並不是獲得了大蛇丸的智慧與研究頭腦。

「你知道就好。」

旗木卡卡西點點頭,

「等會戰鬥,不要想著克敵制勝,而是保護自己,不要冒失。」

在旗木朔茂面前露出破綻,無疑是自尋死路。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和這樣的敵人交手。」

宇智波佐助毫不猶豫地展開了雷遁鎧甲,如果沒有雷屬性查克拉的刺激加快自身反應速度,實在是沒辦法在這樣的情況下有信心和木葉白牙對陣。

「手裡的武器不是「白牙」短劍1

「白牙在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時候,被我不小心折斷了。」

神無毗橋之戰是旗木卡卡西心中永遠的痛,折損的可不止一把白牙短劍,還有摯友兼同伴——宇智波帶土。

「先支撐一下,纏住對方,不要讓他四處活動,有這個人在戰場上,就像是散播死亡的幽靈,必須要率先清除。」

不是每一次都有剛才日向雛田那樣的幸運可以保住性命的。

等分開單獨行動的同伴到達,哪怕是神出鬼沒的木葉白牙,也只有飲恨當常

將武士戰技與忍者暗殺術發揮到理論的極致,但到底也是凡人的範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