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一十四章 知恥近乎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四章 知恥近乎勇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水木簡單粗暴的交換,頓時讓砂忍們有些哭笑不得。

「這樣就完了?」

「還想怎樣?都是按要求做的,要是不要,還給我好了。」

水木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頓時讓勘九郎攥緊了手裡的「十字架」。

外形什麼的,只是水木的惡趣味,換個模樣也無妨,不過這樣顯得更加高端一點。

這破其實就是水木很久以前,從飛段那裡得來的戰利品——血腥三月鐮。

其中的一小部分,被小椿做成了手套,現在正戴在水木的手上。

還有一部分被旗木卡卡西拿走,做了一把長劍,現在正背在宇智波佐助的背上。

最後剩下的血腥三月鐮刀柄和最後一片刀刃,就變成了勘九郎手上的這個東西。

原本水木是打算送到雨之國,作為手下信徒的賞賜聖物,算是水木收買人心,聚攏信仰的手段之一,只不過還沒拿出手,就給了砂隱村作為交易的籌碼。

這種被動的交易,確實有些考驗水木的急智。

要不是現在這種情況,水木絕對不會給砂忍好臉色。

不過,一個快要死了的老太婆最後的一點要求,也不好當面拒絕。

那麼多木葉忍者看在眼裡,還有自己的學生和弟子,總不好做得太過分,但想要水木的好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兩個年輕的砂忍——手鞠和勘九郎有些不滿意,千代婆婆倒是顯得很平靜。

「我的要求水木上忍是做到了,但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道理,大家都是懂的,這個忍具雖然有用,而且看起來頗為高級,但萬一哪一天出了問題該怎麼辦?」

忍界的交易,可沒有什麼售後服務的說法,東西用壞了,或者不會用,可不會有人好心地上門維修、培訓使用什麼的。

「我覺得這應該就是最等價的交易方式了……」

水木心平氣和地說道,

「這個起死回生的秘術,我雖然學會了,但應該不會外傳,畢竟這裡面的道德困境和倫理問題,實在是不好解決……」

千代婆婆年紀已經很大了,以命換命還有了傳承的理念存在,要是一般情況下,人們會接受這種事情么?

而且這個術還相當危險。

假如有強力的幻術忍者,控制他人強行使用己生轉生,讓自己想要復活的人復生,這樣忍界的秩序將會徹底打破,生與死的界限,將不會那麼分明、變得不再讓人畏懼。

生命將會變成一種資源供有能力的人使用,像糧食、礦產、戰爭物資等等,這樣的話,忍界的道德水平將會急劇滑落到深淵。

更嚴重的是,如果有人復活一些讓人難以接受的死物為生命,那該怎麼辦?

就好比水木的通靈獸——海坊主,如果這樣的生命再多一點,甚至形成一個族群,忍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火、水、土、雷、水,都是自然界存在的事物或者自然現象,如果這些都活過來,那麼忍界會變成「元素界」么?

「為什麼這個術被開發出來之後,一直沒有被使用,而是被列為禁術,只有前輩一個人會用,我也不是不明白,這個術,就應該消失在忍界,但我需要他,是因為說不定對我有用1

「我明白1

千代婆婆無奈地點點頭,

「所以現在我就用上了。」

「您能理解就好。」

水木也明白,對這樣年老成精的傢伙,基本不可能騙到她,

「我想您也知道,我給砂忍的東西,必然是能夠滿足您剛才所提的要求的。但不論是忍具,還是具體的修行方法,都一樣不可靠,就像貴村最後一位精通封印術的上忍——卷,三年前不也戰死,布束縛術就此失傳了么?忍具也未必不如具體的忍術可靠,而且……」

水木頓了頓,猶豫了一會,然後才接著說道,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我當然清楚,但砂忍就是這樣毫無自尊地立足與忍界么?我給了你們如此高明的忍具,你們完全可以仔細研究上面的封印陣。就算沒有我的東西,難道不能致力於自己研究出一套修行方法?說句不客氣的話……」

水木瞥了一眼一旁對水木奚落砂隱村而憤憤不平的勘九郎和手鞠,

「如果砂忍沒有能力保護由您的生命和禁術換來的忍具,或者將這個道具用壞了,都研究不出上面的封印術,也找不到替代的方法的話,砂隱村還是就此沒落比較好,沒有足夠的實力和底蘊,五大忍村的名頭,只是一個負擔而已……」

看看瀧忍村就知道,他們為了保護七尾人柱力下了多大的力氣就知道了。

「還真是一張伶牙利嘴,老身竟然無言以對。」

砂隱村後繼無人,千代婆婆知道的,還需要自己一大把年紀倚老賣老來為村子謀划,足見砂忍村的青黃不接,

「也罷,老太婆相信你,既然也只有你一個人學會己生轉生,然後就失傳,換一個可以立刻使用的「神器」,以及未來的些許可能性,也算是不錯的結果了,認真說來,砂忍還佔了點便宜。」

「算是對等交易吧1

水木對千代婆婆的通情達理頗為讚賞。

「手鞠,勘九郎,剛才水木上忍的話,你們也聽到了吧,待會,要將剛才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給我愛羅聽,你們,好自為之吧……」

砂忍僅剩的幾個人才,差不多都在這裡了,至於更年輕的,估計以自己的老花眼是看不見了。

砂忍姐弟滿臉通紅地點點頭,既是對千代婆婆的自我犧牲地動容,也是對自己無能的羞愧。

尤其是勘九郎,意氣風發的小青年,先是被羅砂的穢土體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再在救援親弟弟的行動中,幾乎毫無作為,這樣的打擊不可謂不重。

手裡被緊緊抱著的「十字架」,雖然名義上是輔助一尾人柱力的利器,但用得好,說不定是砂隱村除了傀儡術和磁遁的又一個傳承,封印術與精神秘術,在哪個忍村,都是重點研究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