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二十八章 變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八章 變亂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因為受傷,意識暫時退居二線,由八尾牛鬼暫時接替。

巨大的八尾章魚牛頭怪,並沒有讓干柿鬼鮫囂張太久。

露出了完全體的八尾牛鬼,從口中吐出大量墨汁,這些墨汁順著水流飄蕩並聚集形成分身,利用特殊的體術,間不容髮地控制住干柿鬼鮫的身體,不一會就將干柿鬼鮫徹底染黑,完成封櫻

這個術,在適當的環境中,理論上是可以瞬間封印成百上千名敵人的強大封印術,缺點是需要三秒鐘才能徹底發揮作用並封印起來。

好在這一次,認為穩操勝券的干柿鬼鮫沒有察覺到聲勢這麼大的忍術,居然是一個封印術,應對手段錯誤,所以被八尾牛鬼偷襲得手了。

雖然干柿鬼鮫和鮫肌合體的狀態,只要不是特別的忍術,給予足夠的時間,都可以通過吸收查克拉的方式破解。

但封印術可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也許不能夠封印干柿鬼鮫太長的時間,但一時半會,這個威力驚人的魚怪肯定是沒有辦法傷害敵人了。

當然,這是在沒有人幫助的情況下。

見到情勢發生逆轉,二尾人柱力由木人就要上千給予剛才讓自己難堪的干柿鬼鮫致命一擊,卻被八尾牛鬼攔住了。

「別衝動,暫時殺不死他,敵人還有幫手,我們先衝出去。」

在如此不利的情況下,有了機會還不突圍,在敵人布置的水遁忍術——水牢鮫舞裡面糾纏,一不小心又會被敵人抓住破綻。

「怎麼出去?如果從出口離開的話,估計是來不及了。」

敵人有控制引力和斥力的能力,只要沒有了幽藍色靈魂火焰的阻擾,真的很難逃過敵人的抓捕。

「不用那麼麻煩。」

八尾牛鬼自信地說道,

「這裡並不是很大,而且被水充斥,可以自己開闢一條通路出去。」

「自己開闢?」

由木人有些不解。

「當然,我們可不是普通的人類……」

隨著水牢鮫舞的波動,八尾牛鬼遊動到地下空間的頂部,然後開始蓄力。

黝黑的查克拉在嘴裡聚集,一個巨大的尾獸玉出現,當力量波動答道頂峰的時候,被八尾牛鬼操縱著,重重地撞擊在地下空間的頂部。

八尾使用尾獸玉的全力攻擊,威力何其巨大,只見青苔和莫名物質結節形成的覆蓋物瞬間甭解,露出了一層帶著古樸紋路殼狀物,正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巨島龜背部的保護殼。

這一層保護了巨島龜無數年的護盾,也是巨龜島存在根基,在八尾牛鬼的全力攻擊之下,寸寸龜裂,開了一個大洞,然後將上方附著的厚厚的一層岩土層也徹底轟擊得爆炸開來之後,剩餘的力量才化作一道能量光柱衝天而起。

正在上方和角都以及飛段激戰的邁特凱和他的三個學生們,全都不自覺地忘向了不遠處的動靜。

而感覺到了地底動靜的雲隱村上忍基,正在往回趕的時候,就看到了巨龜島的變故。

「這是八尾的力量,下面已經這麼危急了,怎麼可能?」

以兩名人柱力的力量,讓基感受到不對勁也沒多長時間,沒想到就這麼一會的功夫,戰局就惡劣到這個地步了。

心急如焚的基趕緊加快了速度,好上前去查看具體的狀況。

與此同時,抓緊時機的八尾牛鬼,帶著二尾人柱力由木人衝破水牢鮫舞的封鎖,透過剛剛被自己的尾獸玉擊穿的巨龜殼一躍而起,就來到了外面重見天日。

「總算是出來了,接下里就不用束手束腳了,鬼鬼祟祟的傢伙,有本事就出來打一場吧1

如果是六道復生,帶著輪迴眼的力量,八尾牛鬼肯定二話不說扭頭就跑,不過宇智波帶土展現的力量,還沒有強大到讓自己一戰的勇氣都沒有的地步,更何況身邊還有二尾人柱力作為幫手。

在下方,剛才還撓鈧遣土和白絕見兩位人柱力衝出包圍,自己還沒有來得及阻攔,就讓敵人逃出桎梏,也是有點無奈。

「好吧,取巧是沒有辦法了,接下來正面上,反正也消耗了他們不少的力量,差不多足夠了。」

從地下現出身形的宇智波帶土一把抓住被封印術束縛的干柿鬼鮫,餓鬼道的秘術——封術吸印發動,以極快的速度破壞並吸收了上面的查克拉,沒有足夠的力量維持封印,八尾牛鬼的章魚封印術也瓦解了,不一會就露出了還與鮫肌融合併處在魚怪狀態的干柿鬼鮫。

「大意了,被擺了一道,差點就死了。」

干柿鬼鮫心有餘悸地乾笑著,要不是己方還有潛伏的同伴掠陣,敵人急著脫困,說不定自己就要被殺死了。

「試探就此結束,接下來一鼓作氣幹掉敵人,拖得太久容易出現意外。」

隨著萬花筒寫輪眼的特有瞳術——神威發動,「曉」組織的眾人瞬間消失,然後再次出現在巨龜島外面。

就在激烈的大戰就要開始的時候,一陣莫名的悸動突然閃過所有在場人的心靈。

「什麼可怕的東西要出現了?」

還沒有等到回答,一陣狂風嘶吼辦的憤怒聲音,帶著低沉的穿透力,出現在所有人的耳朵,看似普通的聲波震動,卻彷彿有著時光積累沉澱的滄桑與厚重感,讓人不由自主地頭皮發麻。

巨龜島的一角,「曉」組織的人突入的洞口,一個巨大的烏**顱探了出來,這個巨大的頭顱上面帶著不知道多少年積累的角質層形成的堅硬角鎧,猙獰之感,比醜陋的三尾更勝一籌。

似乎察覺到了自己背上的動靜,這個頭顱伸長並轉了過來,看著呆若木雞的一眾忍者。

似乎認定了這裡面就有讓自己難受、甚至還傷害自己的敵人,那一對像放大了千百倍的綠豆的眼睛,帶著憤怒的凶光,投向了這些「渺小的爬蟲」。

「糟糕了。」

基無奈地撫了撫額頭,

「惹怒了這個大傢伙,真不知道怎樣才能夠安撫1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