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四百四十八章 蠱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八章 蠱惑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面前這一副讓人印象深刻的面容,巳月盯著看,讓幸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怎麼,我臉上有什麼奇怪?」

巳月搖搖頭,

「不是這方面的問題!只是……你的名字是幸村吧?」

「是的1

「那我也這麼稱呼你吧?」

「可以!你還沒有說有什麼事情……」

「關於未來,你有什麼想法?」

「未來?那太遙遠了。」

「你就沒有對你的身份和來歷有所懷疑?」

「這個嘛……」

幸村饒了饒頭,

「其實該知道的我也知道了,而且我現在過得很好1

「安於現狀么?和桀驁不馴的宇智波完全不一樣1

「你知道宇智波?」

幸村瞳孔一縮,

「你也是忍者?」

戒備的神情湧上幸村的心頭。

「不用緊張,我沒有惡意。」

巳月看起來年紀比幸村小一些,但見識卻遠遠比幸村要多,雖然這些年接觸的形形色色的人很多了,讓幸村也漸漸地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不同尋常。

不僅知道自己身為忍者的現實,而且也明白了自己擁有的寫輪眼是多麼了不起的東西。

除了漁火和水木,幸村從來沒有在外人面前暴露過寫輪眼。

一想到自己擁有整個忍界都覬覦的寶物,單純的倖存本能地覺得需要保護自己。

沒想到今天被一個奇怪的小孩揭破秘密。

「你到底是誰?」

巳月慢慢踱步走進小貨棧,十分感興趣地看著裡面井然有序的陳設,一邊悠悠地說道,

「忍者畢竟是忍者,和普通人在一起,也是鶴立雞群的存在,總有一天,你會回到屬於我們的世界1

忍界不流行扮豬吃老虎。

假裝扮成豬,只能跟豬在一起,周圍沒有讓你偷襲的老虎。強者有另一個舞台,和豬廝混在一起的老虎,也只是外強中乾的廢物,贏了這樣的傢伙,能有什麼成就感,就為了讓無能的廢物豬仰慕?實在是不知所謂。

示以強力,戰而勝之,才是強者的風範,蠅營狗苟不是忍者的處世之道。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1

「不,你明白1

巳月輕笑道,

「過家家的遊戲,你也差不多該膩了,我很明白你的心思。」

赤子的好奇心,比老練於世故的成年人高多了。

人生大抵如此,經歷得多,才有以後的成長。

「胡說八道。」

幸村面色難看地反駁,心裡卻想起了水木以前承諾過,讓自己看看自己的本體——宇智波佐助的樣子,這麼多年過去了,一直嚮往著水木生活的世界的樣子,卻只能在這裡和一些普通人打交道,雖然安心且舒適,但到底少了點什麼,每天堅持的忍術修行,一連幾個月也不一定派得上用常

勇者練就了一身的屠龍術,卻發現世界上早就沒有龍了。

幸村的悲哀大抵如此,甚至更糟,遠方虛無縹緲的「龍」可望不可及,這樣的狀態,更加讓人覺得遺憾。

幸村不是沒想過獨自踏入那個神奇的世界,但是卻最終放下了,不是因為不敢,而是因為不想。

拋下一直照顧自己的漁火和水木,自己是不願意的,寧願將心裡的願望深藏,也不想讓漁火和水木失望。

『他們都是為了我好;

忍者世界的殘酷,哪怕幸村沒有經歷過,也能從側面了解一二。

如果有可能,幸村更想讓水木帶領自己去暢遊那個絢麗的忍術世界,這才是自己最大的夢想。

「是不是胡說,你自己心裡清楚。」

深諳人心的大蛇丸就是蠱惑高手,巳月還沒有那樣的本事,但是透過現象看本質的眼光,已經顯露了自己不俗的智慧。

「我叫巳月,是一個流浪忍者,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和我一起同行。」

「幸村1

一旁的漁火拉了拉身邊的青年的衣袖,

「不要上當1

「我知道1

幸村定了定心神,

「抱歉,我對你說的不感興趣1

「那真是可惜,不過相識一場,我有點東西送給你,就當做見面禮吧1

一個包裹完好的捲軸被巳月遞了過來,等著幸村接受。

猶豫了一會,幸村還是謹慎地接過了巳月的禮物。

巳月點點頭,然後以似慢實快的步伐轉生離開、消失在夜色中。

「我還會再來的。」

發出聲音的背影不見,漁火才有些不安地對幸村說道:

「要不要告訴水木?」

「暫且不要,這個少年看起來確實不像有什麼惡意。」

幸村打開捲軸的封皮,詭異紋路的符文大多數都不認識,不過,抬頭幾個大字卻異常清晰。

『蛇仙術?』

以往從來沒有聽水木說起這方面知識的幸村,卻意外地覺得,這個東西說不定十分適合自己。

「這是什麼?」

漁火好奇地湊過來問道。

「一個忍術捲軸,但不知道有什麼用,應該沒什麼問題。等我學會了再告訴水木,也好給他一個驚喜。好長一段時間,水木都沒來看我們了,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1

「是啊1

既然是幸村決定的事情,漁火也不好說什麼。

不久之前,漁火和水木約定的三年之期其實已經過了,現在漁火還留在這裡,只是不願意離開而已。

「如果有什麼問題,不要逞能。」

「知道了1

漫步在夜色中的巳月靜悄悄地走回了自己投宿的旅館。

「真想早點看到未來的可能性啊1

經歷了許多之後,對忍界已經了解得七七八八的大蛇丸,漸漸地發現,自己過往的道路已經誤入歧途了。

現在有了一次修正的機會,如何能不好好利用?

「所謂生命,才是這個世界最偉大的奇,是一切可能的源頭,捨本逐末、買櫝還珠的事情,以前做了不少啊1

現在的巳月,對忍界這些標誌性人物,奇異的生命的經歷和結局更加感興趣。

如果有可能的話,巳月最想做的,還是將水木腦子裡的東西徹底剖析開來,看看這個傢伙的靈魂裡面到底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必,那是十分有趣的東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