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五十六章 掠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六章 掠取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白蛇仙人終於有了佔據上風之後的得意,臉上露出笑容說道:

「所有的通靈獸聖地,建立之初的目的,肯定不只是為了苟延殘喘,一定存了重建家園的目的。」

這一點水木無法否認,混吃等死的日子肯定不是那些有大智慧的人的目標,水木寄託了極大希望於戲睡鄉,是為了再造忍界,大筒木羽衣的月之方舟,是為了尋找新的家園,至於這些格局不夠的通靈獸聖地么……

「象徵轉生與復甦之意的白蛇,從一開始就有著捲土重來的願望,建立龍地洞的前輩雖然強大,但也沒有達到六道仙人那樣驚才絕艷的地步,剛開始的時候,也就是一個苟活的容身之所,只是後來,慢慢地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1

「你是說……」

水木皺了皺眉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些上古時代留存下來的大傢伙,說不定就是一群損公肥私的寄生蟲。

「如你所想,不止是三大通靈獸聖地,所有的通靈異空間,其實都差不多。」

「這樣么1

水木頭一次覺得,是不是要將這些早就該滅絕的傢伙徹底消滅乾淨才好。

不過隨即,水木笑著搖搖頭,忍界的生死,自然有人來操心。

竭盡全力和忍界維持通靈聯繫,甚至不惜使用一些非常手段。

如果說妙木山的大蛤蟆使用查克拉同調,強化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的兒子——漩渦鳴人的蛤蟆仙術資質的話,龍地洞的大蛇們的手段簡直是粗暴,利用重吾一族,藉助大蛇丸的手弄出咒印這種東西,根本就只是將人類當做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而已。

「雖然早就知道你們這些傢伙的本質惡劣不勘,不過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傢伙。」

用寄生蟲可能還高估了這些傢伙,他們只是一群對忍界基本沒什麼貢獻的鬣狗而已。

雖然以他們的存在,對自然能量也有一些貢獻,但這些與維持它們存活的消耗相比,簡直不值一提,要不然,也不會出賣武力來換取海量的查克拉了。

這樣做,既可以維持對忍界的影響力,從而推遲它們消亡的速度,另外也給了他們對忍界上下其手的機會。

忍界每一次大變,可能就是這些通靈獸族群左右逢源,撈好處的機會。

如果不是這樣,這些傢伙也不會將自己的棲身之所發展壯大了。

像妙木山那樣,基本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生態循環,離一個獨立的小世界也只有一步之遙了。

一隻步履蹣跚的大象眼看就要支撐不住了,每一次停下腳步,周圍虎視眈眈的豺狼虎豹都要上前咬下一塊血肉,用其來將自己養得膘肥體壯,但病入膏肓的大象卻越發地虛弱了。

『難怪忍界不歡迎這些通靈獸,越是強大的傢伙,能夠呆在忍界的時間越短;

不止是考慮忍界承載能力的問題,這些傢伙本身就被忍界厭棄,自然不會給他們好臉色,如果沒有通靈契約、藉助和人類的聯繫,這些傢伙早們早就被忍界拋棄了。

「怎麼,你似乎有些不以為然?」

白蛇仙人一點也沒有對忍界的愧疚,

「反正這個世界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六道仙人都沒有把握能夠扭轉頹勢,而且他使用了一次神·地爆天星對忍界造成的損害,比我們通靈獸聖地這麼多年來加起來掠奪的資源還要多,要不是有救世之功,人類早就沒有資格在忍界生活了。」

水木撇了撇嘴,也懶得和這個傢伙討論誰的手段更加高尚,危險來臨,指望友愛謙讓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水木的戲睡鄉,更是對忍界徹底的顛覆,還好是在龍地洞,如果是在忍界使用的話,除了復生的大筒木輝夜,忍界第一個要消滅的就是水木。

戲睡鄉的完整版本,就是一次性的神術,不成功的話,基本就沒有下一次機會了。

失敗的話,水木得考慮怎麼才能避過整個忍界的追殺,那是比死神來了還要有挑戰性的絕境吧!

「反正這個世界不就是這樣么?你們人類之間的戰爭,說穿了,還不是因為對地盤和食物等資源的爭奪?」

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眼界,對叢林法則的殘酷肯定是深有體會。

「智慧生物不是茹毛飲血的野獸,強壯**是正確的,但不能夠讓思想變得野蠻1

「你對一條蛇講什麼大道理?」

「隨口抱怨一下,別在意1

水木擺擺手,

「那也就是說,你們現在的行為,就是讓人類打掩護,偷偷摸摸挖忍界牆角的惡徒了?」

「我們還能怎麼辦?忍界的寵兒現在是你們人類1

白蛇仙人苦笑道,

「失去了命運眷顧的我們,早就無能為力了1

除非人類表現出了能夠扭轉忍界頹勢的能力,否則,這些見多識廣的傢伙根本就不會真心實意的為忍界賣力。

「全盛時期的我們都失敗了,只是一群難民的我們,又有什麼能力來阻止大勢的發展,說到底,還是要靠你們人類才行。」

「這個不需要你提醒。」

早就明白這些所謂的通靈獸靠不住,水木自然也沒對他們寄予厚望。

不過,忍界家大業大,被敗家子揮霍了好多年,依然還有著絕處逢生的可能,否則的話,六道仙人大可帶著後人一走了之,不必做什麼分立陰陽五行的事情,還布置了無數的後手,為將來的變故做打算。

……

接下來,水木和白蛇仙人也聊了一些不太重要的瑣事之後,就結束了這一次任務。

隨手解除了仙法·戲睡鄉的滋擾,水木瞥了一眼一片狼藉的龍地洞之後,就使用飛雷神之術離開了這個讓人感覺不快的地方。

來的時候有些麻煩,因為不知道空間坐標,離開的時候就方便多了,比施展一個通靈術也麻煩不了多少。..

一陣空間變換的炫目感后,幽暗的地下洞窟變成了陽光明媚的叢林,不遠處,就是木葉村高大的城牆與人來人往的大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