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六十章 集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章 集中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和幸村以及漁火交談完畢之後,水木一個瞬身術就離開了,再次出現的時候,依然是在波之國,不過這一次,是在一個小小的旅館房間之內。

「果然是你,大蛇丸!還真是陰魂不散……」

這個和大蛇丸十分相似的少年,估計就是誘惑幸村的傢伙了。

這個少年見到水木,先是一愣,隨即輕笑道:

「沒等到想要的人來,卻讓水木前輩找上門來,還真是失策1

「前輩?你還真敢說……」

「有什麼不對?」

巳月站起身從容地答道,

「認真說來,我的出身還不到一年,叫您前輩也無可厚非……」

「大蛇丸,這樣的說笑很有意思?別以為用一個傀儡頂在前面,我就找不到你的本體了1

「我哪裡敢小瞧水木前輩的能力,不過……」

巳月依然無所畏懼地答道,

「我還是希望您能夠叫我巳月1

「巳月?」

水木眉頭一凝,這個傢伙和印象中的巳月還是有很大區別的,發色就明顯不一樣,一頭黑髮和水木記憶中的白髮巳月相差太大了。

如果這是真的,那還真是了不得情況,水木也不得不佩服大蛇丸的決斷。

人性淡漠的傢伙,對別人狠,對自己也毫不含糊。

「徹底拋去過往,獲得新生么?還真是讓人嘆為觀止的舉動1

「這也沒什麼,生命的延續不就是這樣嗎?三代老頭的所謂的火之意志,你也知道吧,意志傳承、生命流轉,也是自然之理,要不然人類為什麼要生兒育女、繁育後代,從本質上說,這也是生命的延續,只不過換了一個方式活下去而已。」

「你還真是想得開1

將由代際傳承的生命種族看做一個整體的話,這麼說也沒什麼錯誤,拋棄了狹隘的個人意志,獲得新生,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新陳代謝。

不過,水木可沒有這麼豁大的念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應該和忍界的這些麻煩事沒什麼關係了,為什麼還要出現在我面前,老老實實待著不行嗎?」

「對未知事物的好奇心,怎麼也壓抑不住,這個和我有幾分相似的宇智波佐助的克隆體,我想知道他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1

「那你靜靜地旁觀就行了,為什麼要插手?」

「我看你也沒有主動推他一把的意思,那樣的話,不就太無聊了嗎?」

「所以你就給了他蛇仙術?」

「就知道瞞不過你,看你身上的氣息,去過龍地洞?」

「白蛇仙人我見過了,果然是個老奸巨猾的混蛋。」

「你也好不了多少,如果不是,早就被它吞到肚子里去了。」

正人君子,在白蛇仙人這樣肆無忌憚的異類面前,一個不慎就會被殺掉。

如果說妙木山的一堆石蛙還顯得有一些醒目的話,白蛇仙人看不順眼的傢伙,都已經成為了它的口糧。

「不管你怎麼想,最好不要在插手我的事情,如果妨礙到我,不管你是大蛇丸還是巳月,我都不會手下留情,這樣的話我只說一遍,再有下一次,我會讓你連復活的機會都沒有。」

「我相信你做得到,那麼下次,我一定做得隱蔽一點,不再讓你發現……」

話音未落,一記查克拉重拳出擊,將這個沒多少戰鬥力的傀儡砸個粉碎。

發泄了一下心中的不滿,水木收回了憤怒的拳頭。

巳月幾乎沒有掩飾自己的手腳,恐怕也是存心讓水木發現。

其目的也很容易猜到,水木一直沒有刻意讓幸村參與忍界的事情,這個因為意外誕生在這個世界的生命,和忍界接下來的大變故毫無關係,如果幸村沒有自己參與的想法,水木自然會讓他安安穩穩地待到最終之戰結束。

不過現在,一切都因為巳月的出現而泡湯了,這個深諳人心的傢伙,一眼就看穿了幸村的真實想法,然後順水推舟,讓水木不得不安排這個懵懵懂懂的少年成為忍者。

既然幸村已經有了決定,水木自然不會放任不管,在他的身上,還有寫輪眼、籠中鳥和天之咒印存在,這樣的搭配,最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水木也是有些期待的。

……

木葉村,水木等著幸村和漁火那邊收拾妥當,就要給這兩個人安排正式的身份了。

「忍者能夠安之若素地和普通人打成一片的設想,最終還是失敗了1

水木的實體分身——慎有些遺憾地說道,

「這兩個群體,還是因為互相之間的差異而無法好好相處么?」

水木搖搖頭,

「幸村的情況有些特殊,雖不能代表全部,但也說明了一些問題。六道仙人構建的忍界秩序其實相當脆弱,近千年戰亂不休就是證明,他可能只注意了忍界超凡力量的平衡,但對社會發展基本沒什麼概念。」

再大的餅也大不過烙它的鍋,六道仙人構建的秩序,到底還是有局限性的。

「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算是順應時運而生,社會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必然需要有穩固的秩序,就看這幾十年科技的發展,幾乎是以前近千年的總和都要多就知道了。」

一村一國的秩序雖並不完美,但有限地隔離忍者與世俗權力,彌合各方關係的努力確實值得稱道。

可惜根本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荷槍實彈的強者走在大街上,人們會產生畏懼,不會因為他是壞人和好人而不同,敬而遠之就是最好的選擇。

混跡羊群的猛虎,也不得不掩飾自己的天性,收斂自己的爪牙,否則的話,不是因為不小心傷到其它,就是因為與眾不同而受到排擠。

人類是群居動物,找准自己的位置和交際圈,才能活得更加洒脫自如。

「不論從哪個方面來講,忍界都快要到極限了。第四次忍戰也算是矛盾集中爆發的一個臨界點1

破而後立的態勢是如此明顯。

戰爭到底能解決多少問題?

是依然苟且下去,還是等著下一次變革?

這已經是是下一代人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