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六十六章 坦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六章 坦白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突然的變故,讓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佐助吃了一驚。

「怎麼回事?尾獸被壓制住了?」

「是好事還是壞事?」

宇智波佐助不敢大意,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已經毫不掩飾地露了出來。

「應該不是壞事吧……」

這樣的狀況誰也說不準,宇智波佐助剛才也沒有抓住時機施展幻術,等反應過來的時候,漩渦鳴人早就扭過頭去,繼續他的試煉去了。

「要阻止嗎?」

如果通過了自然最好,但要是不行的話,對漩渦鳴人來說,很可能會變得更加危險。

「應該不用,再等等1

漩渦鳴人的體內有水木的標記,一旦真的出現了什麼難以挽回的問題,旗木卡卡西認為第一時間知道的水木肯定會過來挽救。

千里之外的水木確實早就知道了,但卻沒有任何要干擾的意思。

這個重要的事件節點,不是水木出場的時候,如果這時還不讓鳴人經歷一些考驗,最終之戰就真的沒有希望了。

更何況,在鳴人體內,還有至少兩道保險沒有使用。

……

漩渦鳴人的意識空間,懵懂的少年茫然地看著周身一片血紅之色。

有心靈映照之力的真實之瀑,忠實地再現了漩渦鳴人心中的陰暗面,在那個負面意志化身面前,漩渦鳴人確實吃了不少苦頭,但最終,心性純良的漩渦鳴人還是克服了重重問題取得了勝利。

雖然漩渦鳴人自身的意志比不上原著中那麼堅韌,但相應的,受到的打擊少一點,負面意志產生的素材就少了不少,自然也比原著中那個苦大仇深的陰暗鳴人要弱得多。

說到底,真實之瀑,再現的只是一個人的陰和陽,內心陰暗面的意志和真實的想法是相輔相成的,大致維持在一個動態平衡的程度。

愛與正義戰勝了怨恨與不滿,也是漩渦鳴人最真實的意願的體現。

原本,真實之瀑的試煉到這裡就應該結束了,但漩渦鳴人身上的狀況實在是太特殊了,被打開了一道縫隙的八卦封印,隨時都面臨著九尾力量外溢的風險。

在這個難得的精神空間的機會,九尾怎麼可能放過?

被壓制的鳴人陰暗面,頓時成了九尾查克拉宣洩的目標,於是鳴人的身體才有了貌似失控的跡象。

而這個時候,早已精疲力竭的漩渦鳴人,壓制九尾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等到鳴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九尾已經差一點就要囚禁自己的意志、掌控外面的身體了。

就在漩渦鳴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金黃色的身影出現在身前,下擺飄揚的紅色底紋,就像燃燒的火焰一樣,風衣隨著查克拉的波動飄揚,閃耀與飄逸之感讓漩渦鳴人看呆了。

「你是誰?」

情不自禁地問道的鳴人,突然意識到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人說不定也不懷好意,趕忙起身戒備,

「這是我的精神空間,你從哪裡來的?」

擺了半天造型,務必要在兒子面前第一次出場維持帥氣姿態的波風水門頓時失望了。

「我都快忘了,你現在還不認識我……」

波風水門側了側身體,握拳豎起大拇指,向自己背後指了指,

「看見了吧?」

「四代目火影?」

漩渦鳴人打量了一會,才確定沒有看錯,

「你真是是火影四代目?看你的樣子,和火影岩上的樣子也有幾分相似,不過,你不是早已經死了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如假包換……」

波風水門溫和地笑著說道,

「關於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因為我還有另外一層身份,我不僅是四代目火影,還是你的父親。」

「父親?」

突然的消息頓時讓漩渦鳴人懵了,做了十幾年的無父無母、受盡欺凌的孤兒,突然有個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人物出現在自己面前,說是自己的父親,這樣的事情,換了誰也不會輕易反應過來。

「可是……」

待要再問的漩渦鳴人卻被波風水門揮手制止:

「有話等會再說,現在先把這個小麻煩處理掉。」

說著的四代目雙手結印,然後一排封印符文從雙掌向外蔓延,原本在精神虛空中不顯的一條條鎖鏈突然憑空出現,

「木葉的封印術水平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早知道這樣,我其實用不著留下解開封印的鑰匙,破開一個封印漏洞,終歸是隱患,還不如讓後輩自己處理反而更加安全……」

說著的波風水門一邊控制著水木早就安排好的後手,壓制著尾獸查克拉,一邊回頭問道,

「在你的封印裡面做了手腳的是誰?」

「呃,這應該是水木老師施展的封印術,不過是自來也師傅和綱手婆婆要求的。」

「喔,那難怪,是老師和綱手前輩的要求,難怪費盡心機做了這麼妥善的安排……」

「綱手婆婆現在已經是五代目了。」

「是嘛,我死了以後的事情都不知道了,不過即使你說給我聽,也沒有意義……」

只是一縷查克拉遺留的殘存意志,這一次出手,將查克拉消耗乾淨之後,自己也要煙消雲散了,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不過水木這個名字……」

波風水門努力回憶了一會之後才恍然大悟,

「我想起來了,是那個比卡卡西大一點的銀髮少年,身體強壯,還有點小聰明,沒想到居然也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有點小聰明還是客氣的說法,其實就是喜歡耍弄小聰明。雖然資質尚可,但和真正天才相比差太多了,也只是那種木葉村最為典型的角色忍者。

不一會,將所有的九尾查克拉清理一空的波風水門,再次轉過頭,和善地看著有些手足無措的漩渦鳴人。

「有什麼想問的嗎?」

「呃……」

扭捏了一會的鳴人問道,

「我的母親,是個什麼樣的人?」

「心裡手巧的賢妻良母吧……」

波風水門抖了抖身上的風衣,

「看,這就是你母親設計然後親手做的,怎麼樣,是不是很威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