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八十三章 復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三章 復生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掌握了一『門』別人搞不懂的技術到底有多大的優勢?

其它都是次要的,關鍵是話語權的絕對掌控。

天之咒印這種東西,只要不是大蛇丸復生,水木就算是胡說八道,也沒人分辨得出來。

『門』檻太高,太專業的知識就是有這一點好處。

知識改變命運,這都是真的,如果你做不到,只能說明你掌握的知識還不夠。

御手洗紅豆身上的咒印出了狀況,既然問到水木身上,當然是由水木隨便解釋了。

查克拉共鳴的現象,在同源查克拉之間表現得很明顯,倒也不是水木隨便說的。

尾獸之間的查克拉的共鳴就特別突出,三年多以前,水木就體會過一次,一尾守鶴在附近破開封印,水木利用一尾守鶴的查克拉作為吸收自然能量的媒介施展仙人模式,就發生了暴走的事故。

仙術查克拉之間也有類似的現象,要不然志麻仙人和深作仙人也不可能那麼容易施展聯合變身術幫助自來也。

脫胎自蛇仙術的咒印查克拉,也有類似的現象,在早期,水木沒有解決自身咒印的問題的時候,與接觸過近的宇智『波』佐助和御手洗紅豆發生過咒印查克拉共鳴,不過那時候是被動發生,這一次,是水木主動引發而已。

對整個木葉村了如指掌的水木,先在御手洗紅豆常去的地點,使用臨時結界適當提高自然能量的濃度,然後待其到達,在附近『激』發同類型的咒印,就能讓御手洗紅豆脖子上的天之咒印暫時活躍。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反正最後也沒什麼危害!

出了問題之後,找水木來解決也是應有之意,如果水木都辦不到,忍界也沒什麼人能夠解決這件事情了。

在水木的建議下,一間布滿了各種封印結界的密室之內,御手洗紅豆安靜地盤『腿』坐在巨大的封印陣的中央,房間四周密閉,被水木牢牢地封死了查克拉『波』動外泄的可能『性』。

至於說不要讓外人在場圍觀,這一點太容易了,對德高望重的醫生來說,做手術的時候將閑雜人等趕走,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就算是懷疑水木的人品,也沒人會覺得水木會在這個時候明目張地對御手洗紅豆不利。

「我就這樣呆著就行了?」

好久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情況的御手洗紅豆好奇地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封印陣紋,好多年前師從於大蛇丸的時候也有過這樣的經歷,但那些都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早就被御手洗紅豆壓在了心底。

「要不要配合你做些準備1

「不用了1

水木檢查了一下周圍的狀況,然後將注意力放在御手洗紅豆身上,

「等會有點疼,忍著點……當然了,沒忍住也沒什麼關係1

水木雙手結印,鼓動查克拉,自然能量順著感知不斷湧入體內。

「喂,你這是幹什麼……」

水木身上的氣勢高漲,讓御手洗紅豆也嚇了一跳,

「難道這就是仙人模式使用的過程?我身體的問題這麼嚴重,居然需要你這麼慎重來對待?」

「你當然用不著這麼麻煩,需要慎重對待的,是大蛇丸……」

聽到這個記憶深處讓自己受盡痛苦的名字,御手洗紅豆蒼白的面容也是一僵,

「他不是已經死了?還用得著這麼小心?」

水木笑了笑沒有回答,開啟了仙人模式之後,右手虛握著一團自然能量,慢慢靠近御手洗紅豆脖子上的天之咒櫻

「疼得受不了的話,叫出聲也沒有關係,反正外面都聽不見1

「喂,說得好像我就要被怎麼樣了,我能不能後悔?」

「太遲了!放開心神,封邪法印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了,我會處理好的……」

隨著自然能量順著水木的手掌湧入天之咒印,原本封印能力就不怎麼樣的封邪法印頓時崩潰,紅黑『色』的咒印紋路從御手洗紅豆的脖頸迅速蔓延,片刻之後就遍布了全身,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沒有做好準備的御手洗紅豆頓時慘叫起來,劇烈的痛苦遍布全身,深入骨髓的壓迫感頓時讓這個『女』忍者暈了過去。

「還真是沒有防範之心,難怪會被大蛇丸輕而易舉地騙了1

水木對著已經人事不知的御手洗紅豆抱怨了一句,收回手掌,然後迅速結印,徹底清除了御手洗紅豆脖子上的封邪法印,接著拿出一團蒼白的『肉』塊,按在御手洗紅豆脖子上的天之咒印上面,通過仙術查克拉的刺『激』,不斷『激』活裡面大蛇丸潛藏的執念。

「差不多到你出場了,大蛇丸1

原本毫無生機的『肉』塊,突然開始涌動,變成一團白蛇的頭部形狀,然後慢慢向外掙扎,幾秒鐘的功夫,一條白磷大蛇從天之咒印裡面爬了出來,落地之後,觀察了周圍的動靜,意識到自己沒有辦法逃脫,不得不變化身形,大蛇丸熟悉的面容出現在水木面前。

「水木?我想過無數的可能『性』,但都沒有預料到讓我復活的居然會是你,難道說,我這個已經失敗了的前輩,還有你看得上的價值?」

復活所用的身體細胞並不是自己的,而是『混』雜著白絕細胞的未知實驗體,裡面可能還隱藏著水木的後手。

而且剛剛復活,身體裡面的力量也寥寥無幾,根本就不是全盛狀態的水木的對手,這個時候,哪怕是一個實力稍強一點的中忍,都能夠讓大蛇丸飲恨當常

水木看著面前這個熟悉的傢伙,曾經也是讓自己午夜夢回的夢魘,現在也只是自己手上的棋子。

「每個人都是有用的,雖然只是一個被自己的內心拋棄的失敗品,但也不是一無是處1

「喔……看來你見過巳月了,知道不少啊1

大蛇丸依然是無所謂地冷笑,

「雖然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了,但還沒有徹底失敗,否則的話,我就不會站在這裡了。」

巳月是另一個成功率更高的嘗試,但幾十年的研究成果,大蛇丸也不會這麼放棄,哪怕是走到黑,這條路也要繼續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