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八十六章 理所當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六章 理所當然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哪怕是萬花筒寫輪眼,如果沒有適合自己的瞳術,也只能將其當做增強戰鬥力的武器,而且還是消耗頗大的雙刃劍,難怪大蛇丸看不上這些二手貨。

在他眼中,萬花筒寫輪眼的價值也不過如此,那些三勾玉寫輪眼更加不會被放在心上。

「他人的東西,就是不好用……」

和以往清澈的視線不同,現在水木感覺自己的動態視覺被加強到極為恐怖的地步:

讓人不適應的是,整個視角好像侵染在血色薄紗中一樣,顯露出淡淡的紅霧,雖然沒什麼影響,但到底讓人不適應。

誰也不會沒事帶著一副變色眼鏡看世界。

「你能夠用得出別天神?」

大蛇丸倒是很感興趣,

「移植一隻眼睛就夠了,你現在兩隻寫輪眼都裝上,消耗大了不少,是因為想要試一試其它的術吧,比如須佐能乎?」

水木不置可否,試了一下在萬花筒寫輪眼和三勾玉寫輪眼之間切換,每一次變化,查克拉的消耗都讓水木肉疼,而且眼眶內的壓力讓水木也是頭暈腦脹,如果不是自己精神異常的強大,可能早就迷糊了。

雖然寫輪眼關不掉的問題依然存在,但水木可不像旗木卡卡西那樣,查克拉量足以支撐這樣的消耗。

大蛇丸猜得沒錯,移植兩隻萬花筒寫輪眼,水木就想看看須佐能乎和尾獸化、仙人模式還有水木的戲睡鄉到底有什麼區別,如果有一些借鑒的地方當然最好了。

和已經見過的須佐能乎顏色都不同,一團綠色的精神能量混合著查克拉湧出水木體外,彙集起來后形成一副巨大的骨架將水木護衛在其中,好在水木使用得並不純熟,而且也沒有出太大的力氣,所以還沒有將這個地下實驗室撐破。

琥珀一般碧綠的色澤,少了宇智波鼬的火紅色和宇智波佐助霸道的紫色那樣張狂,卻多了一份理所當然的堅定與雍容,這應該是宇智波止水的心境反應。

「須佐能乎有重量,對身體表面的壓力也不小,長時間使用可能會對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最重要的是,對精神的壓迫極重……當然,要是意志堅定的忍者、再加上查克拉量巨大、恢復能力優秀,也可以用很長時間,因人而異吧,越是強大的忍者,須佐能乎就越強。」

這一點倒是和其它忍術十分類似,倒不如說是力量發展的必然。

「雖說是處於自身的意志施展的須佐能乎,但總感覺有些隔閡1

就像用牛來拉馬車一樣,並不是拉不動,但總感覺有點不對勁。

水木轉念一想,能用就不錯了,其實說起來,正兒八經的非宇智波族人施展須佐能乎的也就旗木卡卡西了,那是因為宇智波帶土在臨時之前主動賜予力量。

當然,還有藥師兜利用生物技術、以及仙人模式應該可以強行使用,而且是自己激活的萬花筒寫輪眼,沒什麼遲滯。

像志村團藏這樣沒有資質的忍者,不要說須佐能乎,想要使用別天神和伊邪納岐都要移植初代細胞才能做到。

好在水木體內的細胞也是利用了白絕細胞改良過的好東西,倒是沒有太多硬性資質上的限制。

「須佐能乎也就這樣了,對精神運用的感知有了不錯的感悟,」

萬花筒寫輪眼湊成一對之後才能發揮出來的須佐能乎,是精神力量在忍界的完美體現,作為忍界首屈一指的血繼限界,確實有其獨到之處。

水木哪怕再厲害,也模擬不出須佐能乎來,不過觸類旁通的感悟還是有的,至少在自己的精神執念的成長上,有了不錯的想法。

當然了,這些都是以後要做的,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使用別天神控制住大蛇丸,哪怕是暫時控制,也足夠了。

實驗了幾下殘缺不全的須佐能乎之後,水木乾脆地將其解除了。

接下來,才是水木最重要的目標。

「要來了嗎?」

大蛇丸眉頭皺了一下,不過旋即笑了笑,

「怎麼看起來,你比我還緊張?」

「沒什麼,只是有些感慨1

在水木知道志村團藏的別天神已經用掉之前,水木所有的準備,除了緩解自身壽命無多的窘境之外,最擔憂的就是志村團藏隨時會讓自己毫無反抗能力的別天神。

在仙人模式修行成功,以及弊端完全顯露之前,水木所有的精神防護、對幻術的執著,都是為了想辦法對付別天神。

而現在,這個大殺器卻到了自己手裡,雖然只是一次性的武器了,但仍然可以解決水木迫在眉睫的問題。

左眼的三勾玉寫輪眼瞬間變成了四葉折翼風車狀,在這個時刻,水木感到體內的查克拉像決堤的洪水一項,洶湧的往左眼的萬花筒寫輪眼裡面涌去。

因為有斂息術的緣故,消耗雖然很大,但依然在水木預計的範圍之內。

短時間內身體被抽空的虛無感,依然讓水木感到眼前一花,視線都開始模糊了,不自覺地,左眼眼角滲出了黑色的血跡。

在水木的感知中,像是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但實際上幻術的施展和生效只是瞬間的工夫。

還不待周圍的人有什麼反應,別天神已經施展完畢了。

「結束了?」

最讓人費解的是大蛇丸的反應,他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中了最強幻術——別天神。

「你想怎麼樣?只要是動靜太大的幻術,一般都是在幻術遮掩下的其它東西……」

出其不意地讓人中招才是幻術的特長,如果真有大張旗鼓地動靜,多半已經脫離幻術的範疇了。

「你對我施展的幻術暗示是什麼?」

「和我合作,聽從我的意見,對你有好處1

「這還用得著別天神?」

大蛇丸有些詫異,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難道我還有其它選擇?」

「你確定你先前是這麼想的?」

水木神秘地笑了笑。

不管大蛇丸怎麼打算,從現在開始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這已經成了他最優先考慮的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