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八十九章 無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九章 無人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一個普通人成長為一名合格的忍者,到底要經歷多少磨鍊與教訓?

這個問題的答案也是因人而異的,有的人天生就是適合當忍者的人才,有的人哪怕學會了再厲害的忍術,實力多麼的出類拔萃,可是那些更加本質的秉性不契合的話,也是很難成為一名合格的忍者。

幸村雖然因為人生太過短暫,還有很多的經驗需要積累,忍者的資歷毫無疑問匱乏到根本不合格地步,但更讓人擔憂的,其實是人生體驗,少了許多生活閱歷的沉澱,不要說是當忍者,連任何職業都做不好。

以往幸村在波之國還算過得悠閑,那是因為基本的外部條件水木都已經準備好了,日常生活也有漁火照顧,雖然平時看起來像是一個出類拔萃的儒雅年輕人,但沒有沉下心來細細體驗過生活,幸村缺少的東西絕對僅僅只是當了三年的店鋪掌柜和一段時間的見習忍者就能彌補得了的。

頗受打擊的幸村木然地點點頭,有些心不在焉地將早就準備好的乾糧往嘴裡送。

「這東西比在家裡的飯菜難吃多了1

有些小家子氣的抱怨,水木也不禁一笑:

「出門在外,這樣的湊合總是難免的,讓你跳過忍者修行必須的野外求生階段就不錯了,這個時候有我在,你基本不會有什麼危險,不會有那種衣食住行都難以維持的窘境,你已經算是格外幸運的了。」

年輕人嘛,誰不想仗劍走天涯?

幸村一門心思地想要當忍者,未嘗也沒有這樣的心思,有著不甘寂寞的心,又有闖蕩江湖的本事,自然就想出去闖一闖,但現實總不會那麼理想,活生生的殘酷現實讓幸村也有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再光鮮的大人物也有謫落凡塵的時候,衣食住行,甚至是吃喝拉撒睡都是免不了。

當然了,這和從來不知道女人為何物,自從知道美女也要撒尿拉屎后,就再也不喜歡三次元女人的肥宅還是不一樣的。

貌似自由自在的忍者,也有經歷各種各樣的無奈的時候,這其中的落差感到底該如何彌補,這就需要幸村自己來領悟了。

這種事情沒有誰能幫他,哪怕是水木也不行,只能多創造機會,給他更多得時間來感悟了。

幸村心事重重地吃完東西,似乎早有所覺地問道:

「那你也殺過很多人?」

「差不多吧……」

信貞點點頭,作為水木的實體分身,哪怕沒有幾年壽命,但也快要記不清自己殺了多少人了,如果再加上本體的話,殺人如麻都不足以形容水木滿手的血腥,

「所以,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不要因為我對你友善,就覺得我是個心慈手軟的人。」

每一個人的性命都彌足珍貴,對生與死來說,沒有高貴與低賤之分,也沒有數量、質量和善惡的差別,一百條人命和一條人命,對一個普通人進化到殺人者的影響都是一樣的。

像漩渦鳴人那樣,一個人都沒有殺死過,終結在他手裡的全都是白絕分身或者傀儡這種並不是完整生命的怪物。

鳴人最後還能當上火影,暫時維持住忍界的和平,這樣的奇,是全忍界的運氣都加持到他身上才能夠實現的神話。

「接受委託,付出自己的武力,完成任務之後獲得酬勞……這就是你理想中的忍者吧?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們忍者的戰鬥,在暗處的較量,比在明處的戰鬥要多得多,讓人眼紅的所謂隨心所欲的生活,只是普通人看待忍者得到的錯覺1

「那我錯了嗎?」..

信貞笑著搖搖頭:

「談不上錯誤還是正確,只是我希望你明白,你現在正處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未來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是該做出選擇了。」

人的一生總會有各種各樣的選擇,但只有寥寥幾個,是以後無法回頭的抉擇,人生從此就會走上岔路,不管以前幸村是天真也好、迷糊也罷,沒有考慮過也可以,從現在開始想就夠了。

「吶,信貞……不對,我還是叫你水木吧,當我還是在一片迷茫之中的時候,全身劇痛侵襲讓我醒過來,睜開雙眼,看到的是昏暗的地下實驗室,在一段時間內,我以為那就是全部的世界,直到你帶我看到了外面的陽光……」

「你還記得這些?」

信貞笑著搖搖頭,叫什麼名字無所謂,其實嚴格說起來,信貞誕生的時間比幸村還要晚。但是身體的年齡不代表思想年齡,繼承了水木的記憶誕生的靈魂,肯定比幸村要老成得多。

「出生的時刻,不是那麼容易忘記的1

幸村難得露出一絲回憶之色,短短三年多的平淡的人生,確實沒有太多讓幸村無限回味的往事,但自己出生的緣由,水木卻是原原本本告訴過幸村,結合自己的記憶,情商欠佳、智商優越的幸村,早就將自己短暫的人生拼湊了個七七八八。

普通人出生的時候,大腦和感官都沒有發育完全,哪怕是有記憶,也很難有深刻的印象,要麼被淡忘,要麼掩埋在深深的腦海里不再出現。

而幸村不一樣,有獨立自主的意志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半大小子的身體了,擁有完整感知的幸村,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現在還是記憶猶新。

「那個時候,你選擇讓我活下來,不管是出於什麼考慮,對我來說,是生還是死,應該都沒有太多的知覺,我之所以能夠活下來,是因為幸運,所以我才有了「幸村」的名字吧?但我的人生第一個重要的抉擇,是你替我做的。現在,我想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怎樣,考慮了很久,我決定當一個忍者1

「是嘛1

水木輕笑一聲,幸村會這樣想倒也無可厚非,如藥師兜那樣,寄生在別人的人生里活著的傢伙,不是幸村想走的路,哪怕是依靠水木這個創造者也一樣。

「你具體說說,我很感興趣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