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九十七章 一路貨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九十七章 一路貨色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想要對死神下手的人,水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個,但真的付諸實踐的,應該是絕無僅有了。

和忍界原住民始終存在隔閡,哪怕是水木現在使用仙人模式,都無法完全擯棄尾獸查克拉這種吸收自然能量的媒介。

只不過現在有了吞噬了部分外道魔像碎片的戲睡鄉之後,不用再處處受制於尾數查克拉了,可以轉道精神執念吸收自然能量的特性,繞過忍界的自然能量對水木的厭棄,直接開啟仙人模式。

當然,想要發揮出完全的戰鬥力,還是離不開尾獸查克拉。

對力量的性質,水木並沒有什麼潔癖,沒有正義與邪惡的狹隘觀念,也不會有手段的高下之別。

只要有效,而且沒有道德方面的難題,就如同工具一樣可以任意使用。

力量是武器,本身是不帶有自我觀念的,有立場的是使用力量的人。

而現在,死神對水木來說十分重要,雖然不是不可或缺,但可以讓水木省下很多功夫。

「在學術上,想要一個人掌握所有的知識,以我們的能力來說,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並不是不能做到,只不過效率太低了既然有現成的工具,我們可以先利用起來,以後再慢慢研究……」

如果讓水木再從頭到尾創造出一個類似死神的存在,實在是太困難了。

所以,有一個現成的成果近在眼前,就不必從新開始了。

雖然暫時還不能搞清楚其中所有的秘密,但既然是無主的東西,應該不會有什麼太過危險的後手才對。

而且水木也只是借用而已,至於以後是不是要還,就看自己能不能研究清楚,死神到底是如何實現收割靈魂這個功能的時候就差不多了。

「所以,你看重了死神的哪一點?」

大蛇丸好奇地等著水木施展忍術,

「除了囚禁靈魂,難道還有什麼大用?」

不是大蛇丸想不出來,而是實在不明白水木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除了以往遇到生命危險之外,水木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鄭重過了。

「大蛇丸,你跟我相比,局限性就在於太過在於滿足自己的了……」

「是嗎?」

大蛇丸不屑地說道,

「我還以為你想說什麼?自私一點有什麼不好,生命雖然是奇,說到底也只是自我滿足的存在。人與人之間所有的情感,都逃不脫生存和繁衍兩個本能。哪怕是所謂大公無私的父母之愛,也不過是想要保護自己的遺傳密碼傳承下去而已,沒有這個本能、或者基因裡面缺失這一點的,都是不合格的生命……對了,就像你說的,自來也、三代老頭以及許許多多的木葉忍者,不也是為了村子的利益、所謂的預言、還有忍界和平孜孜不倦地追求?這是不是也只是為了滿足他們英雄欲、控制欲、復仇欲、或者其它什麼東西的想法?不管是外界強加還是自己冒出來的意志,說穿了,也只是為了自我滿足和虛榮誕生的需求,和我的求知慾有什麼不同?」

水木搖搖頭:

「我無法反駁你,但在生命的意志和情感上走極端是很危險的,極端人格容易失控,尤其是自身有強大的力量的時候……」

長門和宇智波帶土、宇智波斑大抵都是如此。

因為受到過戰亂之苦,想要將忍界變成自己想見到的樣子,他們也只是自我的膨脹、妄圖當救世主的傲慢之徒而已。

「哈哈哈……」

第一次,自從復活之後,大蛇丸如此放肆地大笑。

水木放緩手上的動作,皺著眉頭不悅地問道:

「我說了什麼好笑的事情?」

「我原以為你會是算無遺策的智者,看來你所謂的預言果然是妄言,我高估你了1

「你是說,我犯了大錯?」

大蛇丸的笑容稍加收斂,嘴角拉出一彎嘲笑的弧度,慢條斯理地答道:

「你說的都沒有錯,傲慢之徒?你說的是佩恩、還有自稱宇智波斑的傢伙吧,他們確實很蠢,當然,像我這樣自私自利的傢伙沒有什麼資格嘲笑他們,但你更加沒立場鄙視他們,看看你現在在做什麼?對一個有著「神」稱號的存在下手,哪怕還只是一個未完成品……」

「呃?」

大蛇丸的回答,讓水木一愣。

反思自己近一段時間的所思所想,水木不禁一驚。

「在你看來,我跟他們也是一路貨色?」

大蛇丸點點頭,

「身在局中,沒有察覺到也不算什麼大問題。我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有什麼計劃,但如此理所當然地對忍界的根基下手,你就不怕?漩渦家族可是就剩下一兩個遺孤了。」

「這樣礙…」

水木低頭喃喃自語,

「原本是為了自保,保護小美幸和小椿,最好能保護村子,但是,不知不覺,我的心氣已經這樣大了么?」

力量使人膨脹,身居高位,讓自己忘了自己的初衷,使得自己早就看不清當初的目的了。

還是走到這一步了么?但是,無法回頭了礙…

打著為別人好的旗號,理所當然地決定別人的人生的傢伙,水木最討厭了。

更何況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毫不顧忌忍界、以及忍界的原住民,理所當然地決定他們未來的命運。

這樣是舉動,實在是不是一個正義的夥伴該乾的事情,怎麼看都像是躲在幕後危害整個世界的反派oss的既視感。

水木臉色一暗,意識到自己還是成為了自己討厭的那一類人。

不過,快速收斂心中迷茫之後,水木再次打起精神。

「大蛇丸,你認為,忍界需要救世主么?」

「也許吧……」

大蛇丸輕鬆地答道,

「這個話題太沉重,不過,理所當然作惡,還堅定地認為自己是正確的人,是最大的麻煩1

「你說得沒錯。」

所有的推測與計劃,其實都是按照水木的研究和推測出來的。

宇智波斑按照被黑絕篡改的家族石碑,得出了扭曲的結論,那水木自己的就一定萬無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