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八百九十九章 尊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九十九章 尊重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雖然被陰陽遁限制了查克拉流動,導致水木的實體分身和彥無法做出及時的反應、脫離禁術穢土轉生的掌控,但並不影響和彥的靈魂恢復清明。

「這裡是……忍界?死亡也不是終結,雖然預料到可能會被穢土轉生,沒想到真的會發生……」

還有點弄不清狀況,但和彥好歹也明白了自己被限制行動的處境,

「這是陰陽遁吧?我死了的這段時間,已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臉色蒼白的大蛇丸站在一邊旁觀,被穢土轉生的長門一頭紅髮也是那麼刺眼。

「輪到你再次貢獻力量了。」

水木走上前,雙手泛著幽藍的光輝,一層層封印術烙到和彥的體表,徹底癱瘓和彥的反抗能力,不讓其有解除穢土轉生的可能。

和彥有些沉悶地答道:

「雖然我是因為你的原因才誕生,我和你本質是同源的,但既然已經死了,生前的事情和我就沒有關係了。」

因「生」而誕生的恩惠,也因為死亡而終結。

因水木計劃調整而「生」,雖然只是秉承水木的意志而衍生的意志誕生的靈魂,和水木有很深的聯繫,但現在作為穢土體的和彥,除了在回到忍界的時候,依然和水木的精神執念戲睡鄉有著聯繫之外,已經沒有和水木的直接因果關係了。

對這樣的情況,水木也早有所料,不管是限制還是利用,或者使用感情來驅使,都是和彥活著的時候才派得上用場的手段。

「好吧,那我換個問題……」

水木想了想之後說道,

「真正的死亡之後,到底是什麼感覺?」

一片沉默,似乎回憶了半天,和彥才張開嘴巴,面無表情地答道:

「沒什麼特別的1

「僅此而已?」

水木追問道,

「不僅僅是沒什麼特別,是什麼都沒有吧?」

「你知道還問我?」

確實,和戲睡鄉重新建立了聯繫的和彥,水木通過戲睡鄉,是可以讀取和彥的記憶的。

但是,水木沒有找到和彥死亡之後的任何記憶,就像是在和彥死亡到被穢土轉生這一段時間,在凈土幾乎是一片空白。

如果說是因為已經死去的靈魂不能讀取記憶也不可能,那樣的話水木是無法讀取和彥生前的記憶的,而且和彥和戲睡鄉的聯繫也不會恢復。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在永恆安眠的凈土,和彥的靈魂沒有任何記憶,換句話說,就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和彥的靈魂在凈土一直都處於迷茫狀態。

不是和彥死去的靈魂有問題,而是凈土根本就什麼都沒有,自然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忍界的原住民,對死後世界的幻想,果然都是錯誤的,凈土這個稱呼,還真是貼切,一無所有之地。」

永恆安眠之所,就像是無何有之鄉加上了一個容納靈魂的功能,這樣的死後世界,怎麼可能維持得住一個大世界的生死輪迴?

生者和死者之間的聯繫如果是單向的,在資源有限的忍界,必然會以忍界枯竭而結束。

如果將凈土當做靈魂的收割機,忍界就像一塊莊稼地,但肥力是有限的,一味不加節制的掠奪,肯定是忍界的支援越來越少,最後變得更加貧瘠。

「你是願意當一塊被收割的土豆,要麼被吃掉,要麼被爛掉,還是說,願意做一點更加有意義的事情?」

「有意義?」

和彥終於露出了一絲嘲笑之色,

「是對你和忍界有意義吧,對我來說,不論做什麼,都沒有什麼不同……」

「如果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們就聊不下去了。」

水木不禁有些頭疼,沒有想到和脫出了所有限制的「自己」聊天這麼麻煩。

直到這個時候,水木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不招人喜歡,一張讓人忍不住撕爛的臭嘴,總是朝著讓人無法反駁的弱點噴過去,讓人身心俱疲。

『和我交往了這麼久的朋友們,真是辛苦你們了;

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和彥,實在是沒有辦法直接說服,而且,也不能像對付其它人那樣連哄帶騙,除非是水木本體對和彥有著絕對的情報優勢造成理解上的差距,否則的話,同樣的思維方式,水木本體能夠想到的,和彥多半也能想到,讓欺騙變成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那我就直接了當地問了,你想要什麼?」

「我一個死人,要什麼又有什麼用?」

水木不悅地搖搖頭,

「我們都這麼熟悉對方,就用不著互相試探了,我要做什麼,看見那邊的死神,你也應該知道一點,時間不多了,我不可能和你說太多浪費時間,直接攤牌,將條件擺出來比較好,否則的話,死亡可能真的是一件比較幸運的事情。」

和大蛇丸沒有死透的情況不同,和彥這種靈魂歸於凈土的情況,想要完全復活是極為麻煩的,就水木所知,除了己生轉生和輪迴眼的外道·輪迴天生之術之外,根本就沒有其它的方法。

「你知道,我是絕對不可能讓你以現在的精神狀態復活了,所以,你提條件的時候,最好想清楚再說。」

水木說得鄭重,和彥卻沒有絲毫懼怕,

「大言恐嚇,威逼利誘,討價還價,果然還是這樣的口氣,真是讓人懷念啊1

面無人色的穢土體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卻顯得如此詭異,

「求人的方式真特別,其實,我就是不配合,你也有辦法控制我行動吧,雖然麻煩了一點,如果做不到的話,你是不可能浪費時間利用穢土轉生將我從凈土通靈到忍界來的。」

水木木然地看著和彥,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深知水木本體的秉性的和彥,水木確實很難有什麼事情瞞得過他。

「雖然你這個傢伙一肚子壞水,但是,言行一致的有點還是沒有變。」

當初既然做出了讓實體分身相對獨立的方案,水木雖然因為安全問題,維持著對實體分社你的限制,但至少在很大程度上尊重著他們的人性,哪怕是死去的和彥,水木也是首先交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