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零一章 理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一章 理想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外面連綿不絕的雷擊還未停止,淡紫色雷龍不斷彙集,重重撞擊在黑色的結界幕牆上,然後被震碎,化作雷蛇繼續給結界施加壓力,然後另一波雷電長龍已經再次凝聚了。

這樣一刻不停地攻擊,讓裡面觀察的幾個人都頭皮發麻,尤其是和彥,哪怕是查克拉無限的不死之身,都感覺到了不小的壓力。

如果不是和彥,這樣的壓力就夠裡面的人喝一壺的。

但是現在,水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如果現在將這裡的結界解除,一切氣息暴露出來的話,包括這裡的大蛇丸,一個都跑不掉,將會成為忍界的過街老鼠,運氣差到極點不說,很可能會直接被忍界的天災人禍給幹掉。

不過既然有了這樣的選著,水木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希望還開始在水木的指揮之下,控制著戲睡鄉侵蝕鼓一切有形無形的物質。

這個被水木當做大殺器的精神之年,如果一切力量都靠水木自己來支撐的話,那肯定是不會有什麼發展的,水木自己的精神力量,雖然因為穿越的緣故,和普通人相比,有著極大的優勢,但這還遠遠不夠,所以,才有吸收兼并外道魔像的碎片,然後利用其特性,收集大量虔誠的信仰來澆灌。

但是,這遠遠是不夠的。

「類神」一般的格局,如果沒有足夠的骨骼支撐的話,是沒有辦法派得上大用場的。

戲睡鄉,起源是封印術、外部顯化是幻術,但帶有極為濃厚的時空間特性。

幻術早就的虛擬空間——戲睡鄉,是水木最後的自留地,如果只是一個近身容納之所,還真不如託庇與凈土,利用忍界現成的支援,學六道仙人那樣,修修補補之後,勉強用一用。

既然有前車之鑒,水木自然不會重蹈覆轍,而是另起爐灶、重新開始。

一旁的大蛇丸,這個時候總算是穩定了剛才有些緊張的心緒,帶著審視的目光看著水木和實體分身分別行動。

「以前只是覺得你想得太多,無法明白你到底在做什麼,但是現在……」

大蛇丸面色有些複雜,

「你到底知道些什麼,對忍界這麼沒有信心?不會是被那些通靈獸聖地的傢伙給騙了吧?那些根本就只是一些可憐的失敗者,他們的道理根本就不可信1

「我知道,這點事情不需要你來提醒,你以為我是要學他們?」

水木撇了撇嘴,

「一個僅僅能夠苟且偷生的小世界,還是寄予希望忍界還能夠讓他們「吸血」的情況下才能存在的避難所,我怎麼可能看得上?」

如果水木有這個打算的話,在龍地洞的時候,世界就大打出手,將蛇仙人的「蛇子蛇孫」全都殺個一乾二淨,然後鳩佔鵲巢,哪有必要自己從頭開始建立一個避難所?

「那裡到底想要做什麼?做這麼危險的嘗試,可不是一個明哲保蛇該做的事情,親身犯險,只有在有完全把握、以及逼不得已的時候才行動吧?」

就像大蛇丸自己,如果不是原來的身體實在是因為年輕問題,技能下降得很厲害,大蛇丸根本就不會急沖沖地研究長生之術,最後陷入麻煩中不能自拔。

「我要的不是那些可有可無的避難所,這件事輪不到我來做,苟延殘喘是不會有好下場的,看看三大通靈獸聖地就知道了。」

水木伸手開始操縱著戲睡鄉加快著侵蝕的步伐,同時將主意力放在了死神上面。

「開始吧1

對這個被隔離的空間的侵蝕已經差不多了,除了自己人以及大蛇丸之外,也就只有那個已經快要消失的死神了。

「在哪裡挖挖下一塊都無所謂,關鍵是能夠得到真正的好東西1

毫無疑問,鬼界島被收納,只是一個附帶的好處,雖然忍界的反應很大,魚除水木而後快,但這些都只是次要的,只有從死神身上撕下來最大一塊好處,行動才算是成功,在水木體內,已經儲存了很長一段時間額戲睡鄉,不斷地開始將所有的查克拉洶湧地運用到體外,有史以來出力最大的一次時空間忍術,將結界內部的所有的一切,徹底從忍界抹去,一個類似水木經歷過一次的時空間甬道,像水木上一次去龍地洞的時候經歷過的路上的所見所聞,就是自己最好的參照。

雖然和龍地洞那經過無數年的防禦體系還有很大的落差,但只要能躲開忍界的攻擊,能夠讓自己好整以暇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夠了。

……

外界,幸好現在鼓周沒有任何人在這裡,不知道這個時候在這片海域發生著如此可怕的事情。

原本被無處不在的雷電攻擊的漆黑結界,周圍空間慢慢扭曲,裡面包裹的一切也慢慢虛化,哪怕是忍界直接出手的攻擊,也很少能夠穿透這一層時空間避障。

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還存在著這裡的鬼界島連同周圍的空間,以及在裡面的所有人和事物,包括被通靈出來的死神在內,都消失不見,原本與東西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原本被結界包圍的部分徹底消失之後,周圍的海水受到重力和周圍水壓的影響,頓時洶湧地涌了過來,快速地填補著這裡的空缺。

巨大的力量引起的潮汐,猶如一場不大不小的地震一樣,掀起了一片海嘯,帶著巨大的力量,向著四面八方傳遞的過去。

好在鬼界島足夠偏僻,離其它的島嶼都足夠遙遠,當海嘯傳遞到海之國的島嶼的時候,已經沒有多大的能量了,雖然沒有造成太大的危害,但是,整個附近的海域,震顫的感覺還是很強烈的,讓海之國的居民還以為周圍的海底發生了一次地震,直到很多天之後,才有無疑中經過原來關方的漁民,才發現了這裡的異常、無聲無息地消失的島嶼,也和這裡的海怪,成為這片海域幾大不可思議的傳說之一。

……

一片空間亂流之中,漆黑的空間避障,連接著一條細長的時空走廊,連接著忍界的某個節點。

在結界內部,被水木有史以來消耗的查克拉最多的一個忍術帶到原本就準備好的空間坐標的大蛇丸,原來就顯得蒼白的臉色更加地不好看了,長距離地空間轉移,甚至直接離開了忍界來到時空間隙,完全就是以往沒有體驗過的感覺,突如其來的變化,也確實讓第一次經歷的人有些適應不了。

就像坐車坐船的人,許多都還要經歷暈車暈船之類的經歷,慢慢習慣才好。

「假如知道你是要做這樣的事情,我肯定不會來幫你的。」

頭一次,大蛇丸真心實意地希望水木能夠成功,如果失敗了,受到牽連的自己,下場肯定也不怎麼好,這一次,可不是被宇智波佐助殺掉、假死一次就能解決的麻煩了,神魂俱滅,可能就是最好的結局了。

「稍安勿躁,沒看見我都沒有著急么?」

水木的實體分身——和彥的穢土體,利用無線查克拉和不死之身的特性,頂過了最危險的階段之後,接下來就沒有那麼危險了,水木接過和彥操縱結界的控制權,然後協助另一個實體分身——希望加快戲睡鄉對死神的壓迫,但基本沒有什麼效果,只能眼睜睜看著死神慢慢虛化。

「到你了,和彥1

「了解,不過希望你明白,我不是因為你的威脅才答應這麼做的,而只是因為我自己願意這麼做而已。」

哪怕是已經死了,獨立自主的意志也不會受到左右,哪怕是自己的造物主也一樣。

慢步上前的和彥的穢土體帶上了被大蛇丸仍在一邊的死神面具,鄭重地戴在自己臉上,然後開始了和和剛才的大蛇丸一模一樣的舞蹈,這一段記憶,就是剛剛水木通過戲睡鄉的連接,傳遞給了和彥的穢土體。

要問被通靈出來的穢土體,是不是能夠施展屍鬼封印,水木的答案是可以。

但是,這只是理論上的可能,其實這裡還有一個大問題不解決的話,是沒有辦法利用死神的力量的。

死神收割的是純粹的靈魂,不管是活人的還是已經死了的,都生冷不忌,否則的話,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也不可能利用屍鬼封印對付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和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的穢土體。

可惜,穢土體施展的力量,實際上是忍界利用查克拉,模擬的身前的力量,使用通靈術的主體,還是控制著穢土體的穢土轉生的使用者。

換句話說,就像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使用影分身之術,使用穢土轉生收割了三次靈魂,兩位先代火影以及切下了大蛇丸的雙手的靈魂,但還是三代的靈魂作為祭品。

穢土體在解除之前,和穢土轉生的使用者有主從關係,如果將封印在穢土體裡面的靈魂也作為祭品,水木的靈魂也會被牽連,甚至自己的精神執念和實體分身也會受到衝擊,這樣的話,對水木的力量體系影響太大了。

但是,有了死神面具,就不一樣了。祭品用不著先行獻祭,只要將死神召喚出來就行了,接下來,就是水木的主場了。

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死神,有了帶上死神面具的誘餌,也會急沖沖地衝過來,畢竟,這個偽神,也只是沒有智商的非完整生命。

在這樣的情況,有著如此良好的條件,一切都很完備了,水木能夠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來給自己對付死神達成最好的條件。

哪一個尷尬到極點的跳大神再次上演,讓剛剛經歷過一次的大蛇丸都有一些尷尬,只是默默地看著和彥的穢土體施展禁術。

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已經快要消失的死神,終於再次開始凝視起來,在和彥的穢土體的控制之下,尋找著周圍可能的目標。

「不用找了,愚蠢的傢伙。」

水木總算是放下了心,魚兒已經上鉤了。

接下來,只要將其納入自己的力量體系就行了,以後慢慢在研究,並消除其中的隱患。

死神是漩渦家族利用封印術,將一種自創的規則潛入忍界的產物,水木現在也很難做到這一點,這是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才能選定規則類型並破解忍界秘密,然後經過長時間的實驗以及足夠的力量積累才能做到的壯舉。

而現在,這個成果,就要變成水木的了。

更準確的說,是其中的一部分核心規則——收割靈魂,將為水木所用。

死神的戰鬥力,對水木來說,可有可無,不論是對付宇智波帶土、宇智波斑還是大筒木輝夜,甚至是其它可能的敵人,死神都排不上用常

但是,死神能夠收割並儲存靈魂的能力,實在是太讓人垂涎三尺了。

忍界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在水木眼中看來,最大的漏洞,就是生與死的規則被徹底打破,利用死人的靈魂的禁術層出不窮,死而復生都發生了不是一次兩次,這樣讓人看不下午的忍界秩序,如果水木創造了新世界替代這個已經千瘡百孔的忍界,怎麼可能還留下這麼大的漏洞。

六道仙人為什麼稱自己為六道,可能也包含了大筒木羽衣對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忍界的樣子。

六道規則分別管理著忍界,井井有條地將現有的亂七八糟的規則理清楚,然後建立和諧的秩序,讓生與死徹底隔離,同時終結靈魂單向流動的漏洞,讓逝者的去除,凈土不在是毫無意義的靈魂容納之所,變成真正能夠起到輪迴轉世的死者世界,達到理順整個忍界秩序,徹底終結忍界向更加墮落,更加沒有希望的地方滑落的頹勢。

毫無疑問,六道仙人的理想是好的,但他失敗了,現實就是如此的殘酷,沒有的真正的智者引導,忍界的戰亂時代比想象中的要長太多太多了。

而水木是絕對不會重蹈覆轍的,而死神,就是水木計劃最重要的一環。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