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零四章 蠶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四章 蠶食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雖然步驟很繁複,對死神每一步的動作,水木都做了周密的安排,才是一切順遂的原因。

但是在一旁的大蛇丸看來,水木每一步都卡在死神反抗的邊緣,就像早就知道這個沒有獨立意志的「神」的極限。

在看似按部就班地行動之中,步步都有著生死攸關的兇險,一個不慎,就是滿盤皆輸的局面。

「雖然早就明白你既然動手了,就必然有十分的把握,但沒有想到居然是這樣走鋼絲一般的冒險,要知道計劃和步驟越是複雜,出問題的幾率就越大……」

當複雜到像水木這次行動這樣讓人眼花繚亂的程度,出錯的可能就大到讓人難以承受的地步了,而水木卻毫不猶豫地付諸實踐,而且還成功了,這裡面絕對有水木預計之中,而自己卻沒有看清楚的關鍵所在。

「你是怎麼想的?如果出錯了,下場可不怎麼好1

水木無所謂地聳聳肩。

「你想多了,下場不怎麼好的是你,了不起我使用飛雷神之術帶著我的分身離開這裡,換個地方再試一次,至於你,就來承擔死神和忍界的怒火吧1

成功了,自然一切好說,失敗了,總得有個替罪羊吧?

要不然,大蛇丸就只是跳大神一會,然後還撈到一具不錯的靈魂驅殼,順便還可以看著水木施展外面根本就不可能見到的秘術,對大蛇丸的啟發也是相當大的。

不冒一點風險,水木怎麼可能讓大蛇丸在這裡旁觀?

「接下里,也有你的安排,用你的八岐之術,擋一下那把看起來有點厲害的死神之刃1

水木恬不知恥地賣隊友的言論,以及明目張地讓大蛇丸當擋箭牌的計劃,頓時讓大蛇丸有些不滿:

「我好不容易活過來,難道就是為了準備下一次死亡?」

「不用怕,死神現在已經是瓮中之鱉了,就算你再次被抓住,了不起就是再被砍下一部分到死神的肚子里走一遭,等我安排妥當再放出來就行了。」

只要不是當場死亡,對大蛇丸來說危險就不是很大。

「你就為了有一個作為保險的擋箭牌,計劃著萬一情況不對,就捨棄我?」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

水木點頭說道,

「而且我也很不情願的,一個好用的幫手,還是很寶貴的。不過,實在不行,你死了也影響不大,自從你製造了巳月,然後死後重生,你對忍界的影響力就很低了,三年的時間,你耽誤的可不是一點兩點。」

「是嘛1

大蛇丸也十分明白自己目前的處境,雖然感到有些被羞辱,但實情如此,也由不得大蛇丸反抗了。

「你的要求我同意了,不過我的力量遠遠沒有恢復,八岐之術離巔峰期還很遠,只能牽制一下……」

「不用牽制……」

水木擺擺手,

「你的情況我也有所預計,只要上去挨兩刀就行了,那麼大的塊頭,夠死神砍好幾刀的了,你死不了,這段時間,就足夠我將死神收服了。」

被水木將所有的退路堵死的大蛇丸,也只得熄了渾水摸魚的心思,如果不按照水木的話做的話,可能接下來自己不會有生命危險,但關鍵的地方,水木可能就不帶自己玩了。

這對求知慾旺盛的大蛇丸來說,是不可接受的。

「如你所願,只希望你動作快一點,別預計錯誤,讓我真的死了。」

說著的大蛇丸,只得開始結印,準備施展八岐之術。

剛剛通靈出死神,然後使用不屍轉生換了個身體,短時間內大蛇丸的消耗也很大,如果是其它的禁術,大蛇丸可能還有些吃力,但八岐之術,對查克拉量的消耗的壓力稍微小一點,更多地是對大蛇丸的精神力量的考驗。天降土豪老婆

對身經百戰的大蛇丸來說,這一點恰好是他的強項。

八岐之術雖然不是完全原創,但好歹也是大蛇丸開發的獨家秘術,自然是能夠完美地發揮出自己力量的忍術,戰力能夠正面擊潰尾獸的評價並不是空穴來風,大蛇丸「三忍」之一的名號並不是浪得虛名。

在死神的視角看來,原本周圍雖然有些討厭的氣息,而且在不斷地往自己的身體裡面滲透,自己本能地察覺到了危險,但並不能準確地判斷危險的來源,至於下面那幾個看起來有點強壯的「螞蟻」,到底也只是螞蟻而已。

不過,正在對自己遲遲沒有離開,而是在這裡滯留有些不解,同時也對下一步行動有些迷茫的死神,突然發現眼前多了一個有著八個猙獰腦袋的巨蛇,每一個頭顱都那麼邪惡,頭上的雙角是那麼讓人討厭,蜿蜒的脖頸,是如此地誘人,讓人不自覺地就想將其砍下來。

不僅如此,面前這個醜陋且對自己履怪物身上,有一股讓自己十分不滿的氣息……

『對了,這就是剛才使用死神面具將我通靈出來的使用者,還沒有獻祭靈魂,就失去了蹤影,原來還以為已經跑了,沒想到居然還在這裡,甚至自動送上門來;

一瞬間,其它存在的敵意就被剛剛出現的八岐大蛇徹底淹沒,大蛇丸這樣的反派,吸引仇恨的能力確實相當不錯。

八個蛇頭從嘴裡噴出帶有各種屬性的腐蝕性吐息,向著死神攻擊了過來,口中的嘶吼聲,就是再明顯不過的挑釁。

沉浸在對八岐大蛇的厭惡中的死神,揮舞著死神之刃,毫不留情地砍下了離得最近的一個頭顱。

而八岐大蛇各種屬性攻擊么……效果只能說聊勝於無,要不是帶有陰屬性力量,以及一些能量攻擊的震顫,對死神可能根本就沒有什麼影響,現在大蛇丸的攻擊,也只是讓死神感到稍微有些不適,然後對大蛇丸的仇恨值在提升一點而已。

將被砍下來的八岐大蛇的一個頭顱連著部分脖頸抓起來,塞到嘴裡咀嚼了幾下,嘗試了一下味道之後,才滿意地將其咽了下去。

看到這一切地水木自然也是相當滿意的。

將注意力放在大蛇丸放出的八岐大蛇身上,對水木的實體分身全力施展的戲睡鄉的抵抗力自然就會越低,而這就是最好的加快侵蝕地機會,巨大的死神地身體,紅黑色符文已經緩慢且穩健地布滿了小半個身軀。

就在這時,水木繼續吩咐道:

「長門,將和彥地靈魂放出來。」

「時間到了?」

問出聲的長門地穢土體只是習慣性地問一句,手上可沒有停下動作,地獄道施展靈魂吞噬召喚出來的靈魂容器被打開,原本被收納的和彥的靈魂被放了出來,就要本能地回歸凈土,卻被水木和另一個實體分身聯合起來,使用和彥和戲睡鄉的聯繫,用結界地力量,將其移動到是死神被破開的肚子附近。

剛剛處在一片迷茫狀態地和彥,這個時候不失時機地醒了過來。

「果然,我現在不能回凈土,像我這樣窮凶極惡的「犯罪分子」,一離開這個結界估計就要被抹殺了。神魂俱滅可不是我的目標,剩下的,自然只能靠你了,希望能夠有再次重見天日的那一天吧1

意識到自己別無選擇的和彥,最後開始鼓動自身靈魂地強制力量,用水木傳遞過來的已經完成大半地陰陽遁,尤其是陰遁地力量,將自己作為材料,在自己身上構建出早就設計好的封印陣紋,然後間不容髮地在死神地肚子附近變換著形態,將死神肚子上的破洞填補好之後,漸漸和周圍的死神身體慢慢開始融合。

「你這是?」

大蛇丸總算是明白了水木的想法,

「使用你的精神執念侵蝕是一方面,但這樣的舉動,可能對死神產生難以逆轉的破壞,你只是要制服死神,讓他暫時聽話,難後用另一個受到你控制的靈魂取代死神的一小部分,然後再慢慢地蠶食,最後徹底將死神化為己用,還真是不錯的想法。」

水木微微一笑,以實體分身和彥的穢土體裡面的死魂為代價填補死神破開的肚子,然後用封印術的力量將其融為一體,但這只是暫時的。許你一世平安

在水木原來的世界,有一種特別神奇的生物,叫做魚虱,這是一種寄生在特定的魚類體內的水生昆蟲。

這種蟲子原本沒有什麼奇怪,和其它寄生蟲也沒多大區別,但讓水木感興趣的,是這種蟲子的一個習性,極大地啟發了水木。

這種魚虱,能夠通過水流,從魚嘴或者魚鰓進入口中,然後寄生在魚的舌頭下面,以魚的血液為食。

但這還不是全部,這種魚虱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長大,然後一點一滴地啃噬被寄生的魚的舌頭,但魚虱也不是只知道破壞,而是將舌頭啃噬乾淨之後,和魚嘴裡的組織結成一個整體,徹底取代原來舌頭的位置,行使舌頭的能力,幫助魚類進食並生存。

這種寄生、徹底抹除一個器官或者組織的一部分、取而代之的神奇生存方式,對水木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一個手段。

死神要放出四個先代火影的靈魂施展穢土轉生,那麼必然會受創,水木需要受到控制的適當的靈魂來填補這個空缺,因為被捕捉之後,死神已經和原來的忍界有了隔閡,是不是能夠自然自愈還不得而知,但水木可不想得到一個半成品。

對死神來說,最大的價值就是其收割、儲存以及切割靈魂的死神之刃,至於其身軀是不是有瑕疵,這種小事難不倒水木了,創造一個死神太麻煩,水木還無法快速研究出修改忍界底層生命規則的辦法,但是修復一下受到些微損傷的死神,對水木來說還是不成問題的,水木將死神面具拿到手這麼久了,可不是一點成果都沒有。

和彥就像一個準備好的寄生蟲,徹底依附在死神身上,取代了其一部分。

當然,水木的野心,可不僅僅只是如魚虱取代魚類的舌頭一樣如此不知所謂,而是借著這個機會,準備徹底將死神吞噬、化為己用。

費了這麼大的功夫,苦心孤詣了這麼久,可不是只為了一個半成品,也不想為別人做嫁衣裳。

就在大蛇丸因為水木的舉動分神的這一會,又有兩個蛇頭被死神之刃砍掉,然後成為死神嘗試味道的口糧。

似乎是砍大蛇上癮,對消滅這種毫無反抗能力的精神體,死神越來越熟練了。

「為什麼你施展忍術不受到死神的攻擊,連你的分身都那麼安全?」

「因為我看起來沒威脅啊1

水木笑了笑答道。

其實以戲睡鄉的侵蝕力度,現在已經可以限制死神的行動了,但這麼做的話,可能反抗會更加激烈,還不知道死神是不是有自己不知道的後手,還是不要冒險了,大蛇丸的使用禁術化作的八岐大蛇還有好幾個蛇頭,能夠支撐好一段時間。

水木需要等到戲睡鄉對死神的侵蝕達到相當高的程度,然後又不破壞死神的基本能力,然後再配合潛入敵後的和彥,將死神一舉成擒。

「再堅持幾分鐘,我就要成功了。」

「幾分鐘?」

劇烈疼痛的慘叫從八岐大蛇剩下的頭顱裡面傳了出來,八岐大蛇被攻擊,對大蛇丸來說,就像直接撕裂實際的靈魂一樣痛入骨髓,這樣的傷勢,還是在剛剛施展不屍轉生之後,看來接下來要虛弱一段時間了。

「你不會是故意削弱我的戰鬥力吧?」

「怎麼會?」

水木否認道,

「對我沒好處的事情,我可不會做,你還是很有用的,放心吧1

大蛇丸的戰鬥力是強還是弱,水木已經不是很在意了,大蛇丸有威脅的地方,又不是他的忍術實力,而是他那讓人忌憚的頭腦。

在水木的感知中,當戲睡鄉開始接觸到組成死神的封印術基本框架的之後,總算是遇到了強有力的阻攔。

「差不多到極限了,就這樣吧,接下來就是慢慢轉化,然後利用信仰之力加速這一過程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