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零六章 人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六章 人數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依然是那陰暗的地下室,橫七豎八的甬道就像迷宮一樣,讓人辨不清方向。

甬道兩邊的牆上,有一排排的火把點燃,照亮著水木和大蛇丸前進的方向。

這種早就準備好的東西,明顯是兩人進入這裡之後自動觸發的。

以水木和大蛇丸的視覺能力,其實用不著如此麻煩,昏暗視覺的能力,到這種程度的實力,基本上都會有,只有像黑暗行之術那種徹底讓人看不見光線的幻術,才能徹底遮蔽兩人的視覺。

來到這裡,水木也只是為了做一個見證,接下來的事情將不會以本體為主。

大蛇丸最後準備的力量,水木看重的不是其戰鬥能力,而是其提供信仰的可能,但水木有了在雨之國的經營,大蛇丸提供的這些人造人,只能說是錦上添花的好處,還不值得水木為此放棄手頭重要的事情。

相比之下,徹底煉化剛剛到手的死神,以及提高陰陽遁的完成度可能對自己更有好處,至於被大蛇丸寄予厚望的人造人軍團嘛……

面前,一大片大自然開闢出來的地下岩洞,比水木在霜之國見到的宇智波帶土藏匿外道魔像的基地還要大。

「難怪你會將大部分資源放在田之國,就憑藉這麼大的一塊地方,就值得了。」

水木頗有些感慨,難怪在木葉村後山,被水木倚為臂助的地下實驗室,大蛇丸說放棄就放棄,還有海之國鼓生物兵器實驗室,一言不合就不再關注,原來是有這種好地方,

「為什麼你們總能找到這麼大的地下基地?」

大蛇丸答道:

「這一點,是活得夠長久的人的福利吧,經歷得多了,見到的東西自然更多,記憶中總有那麼一兩個說不定在什麼時候就派上用場的好東西1

好吧,水木不能再贊同了,老而不死是為賊,這些經歷了忍界無數風雨的傢伙,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準備著一些讓人想都想不到的後手。

尤其是大蛇丸這種,不要說狡兔三窟,就算是殺死他也是十分困難的一件事情,你就算親眼看見大蛇丸在面前被幹掉,也不知道這個詭異的傢伙是不是已經死透了。

彎彎繞繞走了很久,在水木的感知中,一片死寂卻散發出一片生命力的生命呈現在水木面前。

豎著的、橫著的、躺著的各式的透明培養槽裡面,呈現出各個生長階段的實驗體,在培養液中沉福

雖然在培養環境中,這些實驗體並不需要呼吸,但是為了保證其本能反應,每隔一兩分鐘,這些實驗體都會收縮和擴張胸腹的肺臟,在這些培養液中就隨之出現一連串的細小氣泡。

只有這些不時出現的動靜,才能讓人知道,這些漂浮在培養液中的「標本」都是活人。

「還真是盛況空前啊1

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象的水木也是萬分感慨。

這麼大的空間,上下三層培養皿,加起來怕是有將近兩三千人的試驗品。

這麼多人,如果全部存活,並且保持中忍精英的水準,然後出現一兩個特別調製的成熟個體作為領導者,這可能真的是一股讓人不可忽視的力量了。

要知道忍界聯軍組建,所有的一線戰鬥忍者也剛剛突破八萬人,整個忍界搜羅的對付「曉」組織的忍者就這麼多,這還是在強敵的威脅之下,開動了戰爭機器,全力招募忍者,才能達到這樣的人數。

如果加上非戰鬥忍者,以及技術官員的話,可能會超過十萬人。

平時沒有大的戰爭的時候,常備忍軍的數量會大大減少,能夠保持巔峰時期的一半就不錯了。

按照平時五萬的忍者計算,分配到五大忍村的份額有多有少,木葉村、雲隱村可能多一點,至於實力不濟的砂隱村和霧隱村,可能常備忍者也只有六七千的樣子。

「這樣的力量,如果準備得當,覆滅一個五大忍村之一,還真不是虛言,你的準備還真是充分1

幾十年來積累下來的精華,果然讓人嘆為觀止。

「一個人孤身在外,總得有點保障吧1

「可惜,還是沒有用得上1

水木毫不客氣地說道,

「如果你三年前有孤注一擲攻陷木葉村的想法,砂隱村也不會敗得那麼慘1

「我自然有我的打算……」

「是嘛1

水木無所謂地聳聳肩,大蛇丸到底是心繫木葉,為了給一團和氣的村子帶來緊迫感,還是看不慣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的做法,水木已經不怎麼關心了。

時過境遷,該死的都已經死了,再挖掘那些無謂的事情,也沒什麼意義。

水木漫步走在實驗室,觀察著一個個實驗體。

「咦?這些實驗體的來源,貌似很龐雜1

放眼望去,這些實驗體的樣貌各異,發色也是多種多樣,外表的年齡從六七歲到二十齣頭不等,甚至水木在一些實驗體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波動,

「還有一些實驗體身上居然有寫輪眼?」

難怪大蛇丸對二手貨寫輪眼不感興趣,自己手裡本來就有,甚至將他們當做試驗品消耗掉了。

「宇智波家族被滅族的夜晚,發生了很多事情,後來也有很多變化,寫輪眼就是當時的戰利品。這些來源,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水木點點頭表示明白,和志村團藏有私底下交易的大蛇丸有這樣的收藏品到是不足為奇,如果這些寫輪眼的力量能夠發揮出來的話……不對,是肯定能夠產生作用,否則就不會被大蛇丸收藏在這裡了。

能夠進入這個實驗室的,必定是極有價值的半成品,像那種被藥師兜派出去在水之國的海面圍追堵截水木和旗木卡卡西帶領的第七班和第十班的那些炮灰,根本就不能和這裡的大蛇丸的珍藏品相提並論。

「這麼多有實力的克隆人軍團,恐怕除了像宇智波帶土那種擁有時空間忍術,不怕圍攻,以及像水木這種,有大範圍天災級別的地圖炮忍術的強者才能無視。哪怕是五大忍村的影,也會被圍毆致死。」

大蛇丸點點頭,

「可惜,還沒有派上用場,我就死了,而且以後還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常」

「可能吧1

實際上這一股力量投入到第四次忍戰的話,雖然不能決定戰爭勝負的走向,但是可以一定程度上減輕忍界聯軍的壓力。

問題是,怎麼才能光明正大地將克隆人軍團派上戰場,大蛇丸在忍界的名聲不怎麼好,如果水木被牽累的話,也確實有些不值得。

不過這個問題可以以後慢慢研究,現在嘛……

水木抬頭瞥了一眼大蛇丸,

「這些,就是全部了吧?」

「如你所見1

「那就好1

不管大蛇丸是不是說的真話,其實這個數量,水木已經相當滿意了。

哪怕是木葉村,全力開動戰爭機器,也只有兩三萬的正式忍者,克隆人軍團的數量,已經遠遠超出水木的預計了。

不再猶豫的水木,開始結櫻

從一開始,使用時空間忍術,協助和彥的穢土體將鬼界島從忍界割裂,然後多次使用空間轉移,最後收攏死神的力量,而且為了以防萬一,還開啟了很長時間的仙人模式。

哪怕是水木擁有斂息術一刻不停地收集查克拉,也有一些捉襟見肘了。

一絲不苟地結印,驅動自身的查克拉,節約著體內的力量,然後雙手合攏攤開,一隻細小的蝴蝶出現在喝水木的掌心,接著化作漫天光點,向四面八方擴散,細細看去的話,就會發現,這些光點,就像是一個個籠罩在微光中的小蝴蝶,按照水木設定好的方位,準確地沒入一個個實驗體的腦袋裡面。

「這個就是你引以為豪的戲睡鄉?」

大蛇丸饒有興趣地看著水木施展忍術,這個術水木雖然沒有多說,但並不是沒有人留意過,綱手和夕日紅不是第一個,大蛇丸雖然一開始沒有注意,但是在小櫻已經露出了一絲端倪,然後水木也有過數次使用的情報之後,對大蛇丸來說,就不可能不會關注。

水木搖搖頭,

「引以為豪倒是沒有,不過對我來說確實很重要1

「這個我當然明白,八岐之術,還是從我這裡拿到的吧,如果不是這個,你這個術不會完善到這個地步,精神執念能夠成長到這個程度,也確實讓人驚訝,可惜我和你走的道路不一樣1

經歷過數次殘酷的忍界戰爭的大蛇丸,不可避免地,很多忍術、技術和思路都偏向戰鬥力的提升和保命的需求。

水木雖然也經歷過第三次忍界戰爭,但說句老實話,從頭到尾只是敲敲邊鼓而已,忍界戰爭根本就沒有對他有過太多直接的影響。

年紀更小的旗木卡卡西、甚至是宇智波鼬都比水木經歷的多,更何況,水木還是一個穿越者,前世生活在和平年代,對接下來的許多事情都有預計,除了當初感同身受的生命力匱乏危急之外,在自己上帝視角一般的情報優勢之下,都是步步為營,一步步地化險為夷了。

而這也導致水木實際上並不看重短期內的戰鬥力的提升,而是致力於藉助村子的力量度過難關。

一切以長遠考慮,對付得了宇智波斑的威脅和大筒木輝夜復生的滅世危急為出發點來行動。

這樣的心理狀態,自然和大蛇丸這些前輩的行動方針有了很大的不同。

大蛇丸看著水木施展的戲睡鄉慢慢開始發揮作用之後,才開始問道:

「這些實驗體會怎麼樣?」

雖然這些都是難得的有價值的好東西,但也僅此而已。

一個個克隆體,代表著一個個可能性,是大蛇丸能夠收割一次又一次的試驗田。

但這一切都是不可預測的,未來會發展成什麼樣,誰也說不準。

雖然這些自己幾十年來才收集的好東西被水木插了一手,讓大蛇丸有些心疼,但也僅僅是心疼而已,還沒有到讓自己傷筋動骨的地步。

大蛇丸最大的財富,不是這些身外之物,而是大蛇丸自己那無與倫比的聰明頭腦、以及幾十年積累下來的豐富知識與經驗,只要這個還在,哪怕其它所有的東西都喪失得一乾二淨,大蛇丸也遲早會卷土從來,甚至會比以前更強。

被水木施展了戲睡鄉的一個個實驗體依然沒有清醒,水木並沒有對他們原來幾乎一片空白的思想做什麼改變,而僅僅是將對戲睡鄉的信仰深深地植入他們的靈魂深處,讓他們將這一點保持住就行了,至於接下里的行動,就不需要水木來經手了。

「毫無變化,不過,我還是希望你不要試圖研究這些實驗體的精神異狀,進而反向破解並影響我的精神執念,我既然沒有對你的八岐大蛇出手,希望你也守一點規矩,不要做什麼讓我不開心的事情來。」

水木並不覺得大蛇丸能夠完全明白戲睡鄉的作用,雖然在許多方面大蛇丸的知識面要比自己強很多,但唯有一點,水木的封印術實力比大蛇丸要強不少。

但這也不能保證大蛇丸不會想出一些特備的方法變相地影響自己的精神執念,最終之戰在即,水木要的是萬無一失,不能留下任何可能會導致功虧一簣的漏洞。

大蛇丸眉頭皺了一下,旋即露出了標誌性的難看的笑容,

「明白了,每個人總有一些秘密是不希望被別人知道的。」

見大蛇丸做出了承諾,水木也不管他是不是會遵守,留下大蛇丸一個人在這裡,然後使用飛雷神之術離開的此地。

幽暗的地下實驗室,只剩下大蛇丸一個人和一大群曾經被自己當做寶貝的實驗體。

「又回到了這裡,一切都變了,好在我還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但是……」

想起自己曾經的得力助手藥師兜已經變成了自己無法掌控的強者,大蛇丸也有些遺憾。

「一些瑣碎的事情,沒人幫忙,只能自己動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