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零七章 戰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七章 戰書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巨龜島基地,對漩渦鳴人來說,這一段時間實在是難以忍受,好在現在做的事情是自己最願意進行的修行,只要能夠提升實力,並能夠更加接近自己的夢想成為火影以及被認同,哪怕是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也能夠堅持下去。

對漩渦鳴人來說,進行自己並不擅長的查克拉控制修行,而且還是控制極難掌握的九尾查克拉,簡直就是煎熬。

最桀驁不馴的查克拉,碰上了查克拉控制不太擅長的漩渦鳴人,這樣的組合,實在是讓人有些難堪。

漩渦家族精通封印術,對查克拉控制應該是相當有天賦才對。

不過可惜的是,漩渦鳴人完美地避開了其父母漩渦玖辛奈的漩渦家族的血脈優勢,其查克拉控制能力雖然比沒有天賦的忍者要強一點,但比起稍有資質的人才都沒有優勢。

其父親波風水門那樣的控制能力,能夠掌控飛雷神之術的封印術水準更是一點都沒有繼承。

唯一讓人感到欣慰的是,漩渦玖辛奈的暴脾氣和沒耐心的性格倒是繼承得十分完美,還有波風水門那一頭陽光的金髮也確實忠實地再現了波風水門地血脈。

而現在,對漩渦鳴人來說,最大的困難,還不是查克拉控制能力方面的問題。

九尾查克拉並不是無主的,在其體內的九喇嘛才是完美控制九尾查克拉的生物。

漩渦鳴人沒有九喇嘛的許可,是不可能控制九尾查克拉的,只有在自己的情緒過分激動的時候,其體內澎湃的尾獸查克拉才會不自覺地溢出,形成尾獸衣、尾獸化等現象。

但這其實並不是漩渦鳴人能夠自主控制的,而是用自身的查克拉強制地控制九尾的力量。

到目前為止,漩渦鳴人利用九尾的方式,主要還是在其身體上的八卦封印,將九尾查克拉轉換成自身的查克拉之後,鳴人才能夠自如使用。

但這種轉換是有極限的,如果九喇嘛干擾的話,轉換的查克拉量還會大幅度縮水。

這樣的情況,對身為九尾人柱力的漩渦鳴人是相當不利的。

以漩渦鳴人現在的狀態,不要說如八尾人柱力奇拉比這樣的完美人柱力,就算是先前的六尾人柱力羽高和被「曉」組織抓走、奪走了體內的二尾又旅之後死去的由木人還要不如。

九尾雖然是最強的尾獸,哪怕是被分割成兩半,被封印在漩渦鳴人體內的九尾依然是最強的。

九尾人柱力的潛力最高,但如何將這一股強大的力量發揮出來,才是最重要。

目前鳴人不要說成為主要戰場不可或缺的戰鬥力,至少應該有自保能力才行。

而且還有更多的麻煩需要完美人柱力狀態的漩渦鳴人來解決。

當十尾人柱力誕生之後,各種各樣的強大木遁肯定會出現在戰常

如果宇智波斑施展的木遁花樹界降誕這種大範圍殺傷的忍術,這個時候就需要完美的九尾人柱力來投射尾獸查克拉在每一個忍者身上,讓他們免於受到這種大範圍忍術的傷害、保持最基本的戰鬥力。

否則的話,所謂強大的忍界聯軍,可能在十尾人柱力一個強大的忍術面前就要全軍覆沒了。

現在,漩渦鳴人離那種狀態還有很遠。

在巨龜島的地下,原本激烈的戰鬥之後的創傷,已經被收拾得七七八八了。

有些不安分的巨島龜,經過雲忍們精心地照料,總算是平靜了,現在再次陷入沉眠之中。

在巨大的烏龜殼保護的內部,漩渦鳴人總算是將九尾查克拉幻化的赤紅色手臂控制得有模有樣了。

面前各式各樣的石塊,在巨大的手臂的抓取與擺弄之下,堆疊成了一個高高的細塔。

「總算是完成了1

控制尾獸查克拉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一般情況下,無形物質的查克拉,只會給人帶來精神上的壓迫,只有過分消耗自身,才有勞累之感。

而尾獸查克拉不一樣,極度壓縮的九尾查克拉,在人柱力看來是有質量的,而且還相當重。

這種介於物質和能量之間的神奇東西,在不懂的狀態下,表現出來的狀況也大不相同。

現在,哪怕以漩渦鳴人的體力和查克拉量,身體也有了堅持不住的感覺。

「比想象中的多花了一點時間,不過也不錯」

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已經等了好久了,這些天來,對閑不住的奇拉比來說,實在有些無聊。

作為一個還算是小有名氣的說唱歌手,在眾目睽睽之下表演才是最喜歡做的事情。

可惜,最近忍界不太平靜,連雲隱村也受到的影響,忍界聯軍建立在即,奇拉比是知道的。

如果說二尾人柱力由木人被抓走,雲隱村都無動於衷的話,村子的面子和威望就再也維持不住了。

更何況,由木人還是在奇拉比面前被活生生地抓走,對身經百戰的奇拉比來說,不是沒有經歷過戰友被抓走死亡的事情發生,但是這些年來,雲隱村的聲勢蒸蒸日上,奇拉比的實力也越來越強,甚至能夠和自己的兄長,四代目雷影一較長短了。

但是,宇智波帶土帶領的「曉」組織對巨龜島的奇襲,給了自己當頭棒喝。

知道由木人凶多吉少之後,原本看似沒心沒肺的奇拉比也消沉了一段時間。

敵人對尾獸和人柱力的渴望,奇拉比已經知道了。

雖然說自己的兄長,四代目雷影安排的任務是給木葉的九尾人柱力當教官,訓練鳴人對九尾查克拉的控制,但也未嘗沒有將奇拉比藏起來保護的意思。

說到底,人柱力的力量雖然很強大,但也並不是不可或缺,忍界的強者還是很多的,沒有人柱力,自然會有其它強者填補他們的空缺,但如果在戰場上作戰不力,人柱力被敵人再次抓走,只會白白增加敵人的實力。

將人柱力保護起來,也成為五大忍村的共識,否則,矛盾重重的各大忍村,也不會人柱力派到這個地方來,集中起來管理。

雖然這裡看起來沒有什麼防備,但是暗中的力量確實異常強大,不僅僅是防備外來者的入侵,同時也防止不安分的幾位人柱力貿然行動。

好在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生什麼讓人感到為難的事情。

在一旁端坐良久的起來比收起手頭的筆記本和筆,嘆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訓練,就是我先前跟您說的,怎麼和你體內的九尾打交道了,如果能夠說服它提供力量給你用最好,不行的話,就強行奪取,方法我已經告訴你,這樣的舉動是相當危險的,你想好了嗎?」

完成了對尾獸查克拉的訓練,漩渦鳴人基本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四條尾巴的力量而不出問題了,但這樣的力量,也只能說僅此而已,如果不是忍界的力量上限不斷提高的現在,哪怕是在前幾次忍界戰爭,這樣的實力也已經可以決定一場戰爭的走向了,但在即將開始的第四次忍戰卻不行。

「我知道了,還有什麼要說的?」

哪怕是身體和心靈的雙重疲憊打擊之下,已經有些堅持不住了,但鳴人還是不想在這個時候停下來,不知道多少人看著自己,難得一次受到眾人的矚目,不好好表現一下可不行,而且,自己還是在第七班尤其是在宇智波佐助的保護之下修行,這讓心裡有緊迫感的鳴人怎麼不拚命修行?

「那好,接下來,你休息一會,恢復一點查克拉,我還有點事情,離開一會1

和原著中不同,因為水木的影響,在第四次忍界戰爭之前,不僅僅只剩下了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和九尾人柱力漩渦鳴人,還有六尾人柱力羽高和七尾人柱力芙存活,雖然芙體內的七尾只剩下一小半了,導致其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大打折扣,但在經過木葉村的治療,以及精心地照料之後,恢復到現在,依然還是可以使用出很強的尾獸力量的。

抱著不放棄所有的機會削弱「曉」組織的機會的可能,六尾人柱力羽高也是來到了雲隱村,不久之前也被送來了巨龜島。

又過了一段時間,經過協調之後,綱手總算是說服了瀧忍村將七尾人柱力芙外出,和其它活著的人柱力一起接受保護。

形勢比人強,「曉」組織的威脅,瀧忍村也不是不知道,更何況是五大忍村同時像瀧忍村試壓,這樣的情況下,瀧忍村也沒有太多的選擇。

而八尾人柱力奇拉比,正是要去接應一下從瀧忍村被護送過來的芙來到巨龜島。

作為地主,同時也是目前最強的人柱力,照顧一下遠道而來的客人是應有之意,人柱力之間的交流也確實有必要,普通忍者和他們到底是隔了一層。

巨龜島外層,一棟臨時搭建的簡易閣樓裡面,第七班正在這裡休息,作為木葉村除了水木之外封印術最好的忍者,春野櫻對周圍環境的探查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巨龜島的結界,不僅是隱蔽以及防禦,還有對內監視、監禁的用處,總覺得有些奇怪。」

實力和心性雖然已經差不多合格了,但經驗還是略有不足,尤其是對忍界的政治格局,以及上位者的看法不太明白。

身經百戰的旗木卡卡西自然是明白的,笑著說道:

「不用太過擔心,這並不是想要對我們不利,而是為了防止內部變化,尾獸畢竟不是什麼安全的東西,不是所有人都像水木老師那樣,可以將絕大部分尾獸玩弄於鼓掌之間的1

也只有達到五大忍村的影這種實力的強者,才會在一定程度上壓制尾獸。

人柱力很多都是心性很難捉摸的傢伙,萬一尾獸暴走的話,總不可能讓這些戰略性武器就此逃脫。

只要存在人柱力的地方,基本上都有壓制尾獸力量的限制性的結界。

「木葉村其實也有,只不過,村子里的封印術和結界術水準,可不是雲隱村能夠相提並論的。巨龜島的結界煙火氣太重了,當然了,也只有你才會看得出這些的問題,其實很多人根本就分不清有什麼玄虛。」

木葉村為什麼放心將九尾放到雲隱村?

這個時候,雲隱村雖然吃了「曉」組織的大虧,但忍界戰爭還沒有開始,還不到孤注一擲的時候。

綱手為什麼放心將鳴人交給雲隱村訓練?

除了第七班的旗木卡卡西、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的實力強大,足夠應付變故之外,還有水木的飛雷神之術神出鬼沒,萬一情況不對,也可以及時將人救來。

漩渦家族的前輩們已經死了,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和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不復活,應該沒有人能夠隔絕水木設置在漩渦鳴人體內的時空間標記。

小櫻和佐助似乎有些擔憂已經好多天沒有露面的鳴人的安全,但是卡卡西還是比較沉穩的,知道內幕的他明白,真的有什麼問題,水木肯定會出現在這裡。

不過,霧隱村的六尾人柱力羽高就沒有這個運氣了,還有即將到來的瀧忍村女忍者芙,也只能寄希望與木葉村給他們撐腰了,也只有木葉村才會因為盟友的利益而保護他們。

「小櫻,等會瀧忍村來人了,三年前的中忍考試,你見過的那個女忍者也是人柱力,你去打個招呼,同齡的女忍者有個照應也好,還有佐助咦?」

正要再說的旗木卡卡西突然望著遠方,而動態視力更加優秀的宇智波佐助更是開啟了寫輪眼。

只見天空出現了一個小黑點,黑點慢慢變大,不久之後,一隻小巧玲瓏的信鴿出現,徑直飛到旗木卡卡西的肩膀,腳上綁著一張小紙條。

卡卡西將其解下來草草看了看之後面色一肅:

「有點麻煩了?」

「怎麼了?」

卡卡西手掌騰起火焰,將情報燒毀,然後臉色為難地答道:

「鳴人的修行還沒有結束,但敵人已經正式給五大忍村下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