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零九章 忍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九章 忍者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木葉村,第一時間就知道了情報的水木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

位高權重雖然是一件好事,但享受了特權、受到別人的尊敬,在遇到問題的時候,有些責任也是躲不掉的。

這個時候,綱手是最忙碌的人,其次就是掌管著木葉村警備部的水木。

在旗木卡卡西不在的時候,水木根本就脫不開身。

綱手雖然也很忙,但好歹有各種顧問、秘書和助手什麼的幫忙做事。

警備部雖然是村子里掌管忍者最多的一個部門,卻少有事務性的崗位,很多事都要部長和副部長親自上陣。

這個時候,水木才格外懷念有旗木卡卡西在村子里,將絕大部分庶務都接管的時候的清閑。

那個時候,自己還身在福中不知福,以為已經夠忙了,沒想到現在才是煎熬的地獄。

在水木的下手,唯一一個助手,正是毫無希望地暗戀著奈良鹿丸的女忍者志保。

被水木強行要過來幫忙的時候,這個小女孩還對水木充滿怨念,從五代目火影綱手身邊離開倒無所謂,關鍵是離奈良鹿丸更遠了。

一開始,這個小女孩還有些情緒,不過現在,各種事情已經將她壓得喘不過氣來,原本就不怎麼喜歡打扮的她,哪怕是和山中井野,春野櫻和日向雛田以及香燐有所交流,但依然沒有學會女孩子的裝束與打扮,一身土裡土裡的長袍,看起來有些凌亂的長發,再加上心力憔悴的面色,以及像啤酒瓶底一樣厚的邊框眼鏡,看起來實在有些寒酸。

那些被稱作干物女的女孩,至少在外面還是光鮮亮麗,只是在家裡不修邊幅,志保看樣子已經忙到放棄怎麼整理自己的外貌了。

「水木部長,請再核實一下從警備部抽調加入偵查部隊的人員名單,裡面有好幾處前後不對應的地方……」

焦頭爛額的水木頭都懶得抬:

「別叫我部長,我只是副部長……至於那些問題嘛,那不叫錯誤,你就當是鍛煉你能力的考驗吧,你自己看著辦就行了,這種小事都要我一一過目,我要你來還有什麼用?」

「又不是我自己想要來的……」

志保強忍著心裡的不滿,擠出一絲笑容答道,

「我也不想要你,本來想要奈良鹿丸的,結果綱手大人不放人。」

原來不管怎麼樣,自己都要和鹿丸分開,志保對水木更加沒有好臉色了。

「這些都是身為部長的您的職責,還請您工作認真一點1

「職責?」

水木從堆滿文件的辦公桌後面抬起頭,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就只能給你評價不合格了,那你也回不到火影大人那裡,不過你要是再認真工作的話……」

水木想了想之後接著說道,

「如果你幹得讓我滿意,我就告訴你一個關於奈良鹿丸的秘密1

「秘密?」

志保精神一震,

「真的嗎?」

面前這個前輩,雖然在村子里已經頗有威名了,但大部分人對水木的真面目還不是很了解,因為水木並不是那種喜歡出風頭的人。

也只有少數和水木打交道,以及消息靈通的村子上層,才知道水木的一些傳言。

傳說中的擁有預言能力的血繼限界的高手,如果能從他嘴裡得到一些隻言片語的指導,得到的好處簡直難以估量。

雖然這不是事實,但在一些一知半解的人心裡,反而更像都市傳說一樣,讓人深信不疑,就看看和水木周圍和他產生親密關係的忍者,這些年大多發展都不錯,尤其是原來雖然聰慧,但資質十分勉強的春野櫻,最近的名聲甚至能夠和宇智波佐助和日向寧次這樣的天才相提並論了。

知道仙人模式可怕的人雖然不多,但曾經在暗號部實習過很長一段時間,經手文書很多的志保,自然知道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消息。

「那就這麼說定了,請務必讓我幫您的忙1

「很好,果然不愧是優秀的女忍者,想必會吸引不少男忍者的目光1

水木再次埋首於案牘之間。

戀愛期的忍者也是人,女忍者也是女孩子,一旦和戀愛扯上關係,智商都下降到讓人髮指的地步,簡單的大棒加蜜糖的虛言,就能讓志保賣命工作,水木也是十分滿意的。

而這個時候,水木對手頭的一份調令有些為難,考慮到封印術對穢土轉生的巨大作用,組建更加強力的封印術人才集中對敵,也早早地提上了日程。

不過,擔任封印班隊長的不是水木,而是被綱手信任的靜音,擅長封印術與結界術的春野櫻被編入指揮部,全力維持總部與個軍團的結界與協助感知忍者的遠距離通信交流。

至於水木,暫時的安排是與自來也、鐵之國三船組成特殊小隊,作為暗殺尖兵使用。

簡單的說,就是利用水木的時空間忍術,以及三人的強大爆發力,鬧匾角色實施斬首。

最讓水木為難的,是已經晉陞為特備上忍小椿,被編入了靜音領導的封印班擔任分隊長。

以小椿的實力擔任這樣的職務肯定是勝任的,關鍵是水木的自私心理作怪,總想讓小椿遠離危險。

封印班並不安全,這個軍團和居於後方重重保護的醫療班不同,需要用到封印班的,絕對是常規戰術難以產生作用的強敵,一個不慎就是戰亡的下常

而且封印班直面的敵人很可能是穢土轉生軍團,一個個生前要麼是前人柱力,要麼是前五大忍村的影,還有各種s級的叛忍,霧隱七忍刀這樣的貨色都算是好對付的了。

雖然小椿的實力不弱,有還算熟練的仙人模式和未知的強力血繼限界,對敵經驗也不差,但身在戰場,意外情況太多了,難免會發生變故,水木不在身邊的話,發生什麼危險就不好了。

『難道說,要特意安排一個實體分身貼身保護;

想到這,水木旋即搖搖頭,只得無奈地在調令上蓋上的印章。

管轄著警備部的水木,當然有權力將這份調令駁回,以水木的影響力,這一點小事還是能做得到的。

但是,水木也要考慮小椿的感受,學習忍術近三十年的忍者,關鍵時刻臨陣脫逃,這可是一身的污點。

就算是夫妻之間,水木也不會真的給小椿派一個貼身保鏢,哪怕真的這麼做,也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知道。

這種赤裸裸的不信任,說得好聽是關心,說的不好聽就是小瞧與蔑視,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行。

小椿是一個賢妻良母,但也是一個合格的木葉忍者,戰場上,容不得太多的私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