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一十二章 針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十二章 針對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人,應該沒多少忍者見過他,隱藏在風之國的先代一尾人柱力分福,不要說外人,砂隱村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個人。」

見多識廣的絕給角都和干柿鬼鮫解釋,

「至於最後這一位,年代就更久遠了……」

角都有些驚訝,又有些不耐煩地打斷的絕沒完沒了的解說:

「這個人我知道,不需要你多嘴1

「礙…」

絕炫耀的話語一滯,然後隨即笑道,

「差點忘了,你是活了九十多歲的老怪物,連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都暗殺過的「大高手」啊,見多識廣是應該的……」

最後一位被穢土轉生的,是以為看起來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女子,一頭紅髮被紮起,髮飾和其裝束看起來極為古樸,雖然閉著眼睛,依然不改其溫和的神色,雍容華貴的態度,也從臉上無法掩飾地露了出來。

「還真是好久沒有見到這樣的大人物了,漩渦水戶,渦之國公主,漩渦家族近代最有天賦的封印術忍者,生命力旺盛,查克拉量極大,而且為人也讓人心悅誠服,同時也是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的妻子……其能力肯定是無可厚非地強大,但讓我們看重的還是其強大封印術,以及最重要的身份第一任九尾人柱力,同時也幾乎是近代人柱力體系的開創者,九大尾獸的戰爭兵器的封印方法,這幾十年或多或少都受到過她流傳下來的知識的影響……」

為了對付忍者聯軍一方,尤其是水木為首的木葉忍者在封印術和結界術上的巨大優勢,宇智波帶土和絕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得道高僧與漩渦家族的正統繼承人,還真是讓人驚訝,看來對那個男人,你們也忌憚到一定程度了。」

漩渦水戶的封印術水平是不是比水木更強,誰也說不準,但至少不會像過去一樣,總是在敵人布置的戰場上,束手束腳地和水木對戰,幾乎每一次相遇,都處在不利的境地。

如果說漩渦家族是忍界封印術近千年的精華集大成者的話,僧人這個群體就更加特殊了。

他們之中,絕大部分也擅長封印術,但卻有所不同,而是走了極為少見的偏門。

僧人們大多會一兩手還過得去的封印術,作為破邪與傳播信仰並裝神弄鬼的手段,除此之外,他們最為擅長的,其實是破除封櫻

一正一逆,從兩個方向,堵住敵人在結界術和封印術上鑽空子的可能,看來是吃水木的虧太多,不得不想些其他的辦法了。

不過……

「為什麼捨近求遠來用漩渦水戶?漩渦玖辛奈不是更好嗎?還有,其他人都是人柱力,上面都有濃郁的尾獸查克拉氣息,那漩渦水戶身上的尾獸氣息是怎麼回事?」

其它穢土體身前的尾獸已經被抓到了,利用其查克拉製作偽人柱力應該不難,但九尾查克拉應該還沒有手機到才對。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1

陰暗的角落,一個穿著兜帽長袍的身影走了出來,正是藥師兜的模樣。

「利用漩渦水戶,而不是漩渦玖辛奈,是因為後者使用穢土轉生失敗了,因為不知道失敗的原因,只能將主意打到漩渦水戶身上,雖然找到漩渦水戶的身體細胞也費了一番功夫,但好歹也是成功了。至於漩渦水戶身上的尾獸氣息么……」

藥師兜結印施展通靈術,兩個棺槨從地面憑空升了上來,棺蓋打開,露出了裡面一名金髮與一名銀髮的中年男子。

「傳說中能夠使用九尾力量的金角銀角兄弟,同時也是殺死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的兇手。怎麼樣?在他們身上提煉出九尾查克拉也花了不少功夫啊1

看著走過來的詭異地笑著的藥師兜,宇智波帶土說道:

「你們見過的,我們暫時可靠的盟友藥師兜,有這些新佩恩六道,也多虧了他的技術1

「暫時?還真是讓人傷心的話……好吧,確實是暫時的,在我們達到各自的目的之前……」

「看起來,首領的準備工作,做得還真是充分吶1

面沉如水的角都不帶情緒地評價著,而通過戲睡鄉的連接,第一時間知道了宇智波帶土這邊變故的水木已經驚訝得停下了手頭的工作,發著呆整理著剛剛得到的重要情報。

『原本只是隨手布下的棋子,沒想到還真的派上了大用場;

漩渦水戶和分福,確實是兩個水木預料之外的強敵。

最難以被封印的一尾守鶴,被分福壓制了一輩子,守鶴平靜了幾十年沒有興風作浪,全是分福的功勞,能夠剋制自身的慾望,同時壓制一尾守鶴,這樣的得道高僧,可不是外面那些招搖撞騙的傢伙能夠相提並論的。

還有漩渦水戶,越是是對漩渦家族了解越多,越是深入研究封印術,對這個家族的封印術就越多忌憚,尤其是正在破解之中的死神,這樣的東西,就讓水木傷透了腦筋,幾個實體分身一個不停地研究,進展都慢得讓人有些看不下去,這還是在水木最擅長的領域。

繼承了漩渦家族傳統的漩渦水戶,絕對的實力未見得強到讓人忌憚,但確實是水木不想面對的對手。

『這次看來遇到對手了;

最讓水木戒懼了,還是這兩個人在原著中的存在感極弱,前世的記憶中根本就沒有太詳細的情報讓自己參考。

水木唯一可以肯定的,這一次自己真的遇到棘手的敵人了。

「喂……水木部長,你怎麼又偷懶了?」

整理思緒的水木,一副靠在椅子後背上閉目養神的模樣,確實像是在工作的時間打瞌睡。

被忙的不可開交的志保抱怨也是情理之中。

水木晃了晃腦袋,將這些煩心的事情暫時拋在腦後,對志保說道:

「已經不早了,今天就到這裡吧1

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下來好久了,晚上加班也要有個限度,這些事務性的工作,等明天旗木卡卡西回來交給他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