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二十章 煩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章 煩擾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實力相對較弱,卻培養出很多暗殺高手的霧隱村,來防備敵人的暗殺是再好不過了。

只有同行,才能更加了解同行的一些手段,進刈齔齜婪丁

霧隱村對這一次參與前所未有的忍界聯軍,也是下了血本。

不僅五代目水影照美冥親自出馬,最被同胞看好的村中後起之秀——長十郎也跟隨在側。

一干精兵強將更是如臨大敵一般保護著名義上忍界最有權勢的大名。

宇智波佐助的角色,雖然也是最重要的護衛之一,但並不是如外面那些龍套角色,而是類似影舞者的身份,坐在和火之國大名一模一樣的馬車裡面,讓襲擊的敵人分不清到底哪一個才是目標。

還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沒想到回來只是充當保鏢而已。

雖說保護大名、尤其是火之國的大名,那可是幾十年的上忍都不一定能夠碰上的任務。

這種超高等級的委託,如果是在和平年代,簡直就是油水豐厚的旅行。

但是在第四次忍戰即將開始的時候,大名就是最好不過的襲擊目標。

保護大名的任務,危險程度再也不會像以往那樣,任務的危險和任務等級完全不匹配。

為了混淆敵人的視聽,宇智波佐助並沒有使用變身術等容易留下查克拉波動的偽裝方法,而是使用傳統的化妝和變裝手法,來讓自己和大名更加相像。

一身華貴的長袍,頭上的冠帶,在加上端坐在馬車裡面低頭沉思的模樣,如果在近前仔細觀察,確實很難分辨得出來這輛馬車裡面的人,並不是火之國的大名。

車隊正在按部就班地向目的地前進,有著眾多強手保護,大家也比較安心,並不太擔心敵人會傷害到這些貴人。

說到底,戰爭的主角還是忍者,世俗的力量,只是在戰前的附帶目標,並不會成為敵人首要清除的對象。

一般忍者之間的戰爭,除非有直接的厲害關係,基本不會直接對大名勢力下手。

馬車外面車輪聲有規律地傳來,不時有小頭目吆喝著提高警戒,馬車內相對就安靜得多,只有宇智波佐助一個人靜靜想著其它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左邊馬車的窗帘被拉開,一路跟在外面掩飾的五代目水影照美冥的臉出現在佐助眼前。

「我說小哥,要不要停下來休息一會?離目的地還有很遠,按照這樣的速度,今天肯定是到不了了,還不如休整一下。」

看著面帶微笑的水影的臉,宇智波佐助不自覺地皺了皺眉頭。

「水影大人,雖說是為了掩人耳目,由您在跟隨車駕,但是是不是應該在大名那裡加強力量?您去親自保護最好,至於長十郎……」

雖然對這個任務有些不上心,但佐助還是不希望自己的任務履歷裡面有著重大任務失敗的污點。

「長十郎那邊不用擔心,雖然以前敗給過你,但知恥而後勇,現在也是不可多得的高手。」

照美冥不以為意地回答。

「是么?」

其它忍村的忍者,水木也不想說太多,關心太頻繁也不好,質疑友軍的實力更是大忌。

而且,大名護衛隊的隊長,名義上還是眼前這個長發女子,一切行動安排,理論上都要聽從照美冥的指揮,包括前來協助的宇智波佐助。

另外,這個有著碧綠色眼睛,棕色交叉長捲髮的五代目水影,應該已經三十齣頭了,和自己的老師旗木卡卡西年紀差不多,但那雙眼睛看向自己的光芒讓人有些討厭。

似乎察覺到了宇智波佐助的不適應,照美冥攏了攏遮住眼睛的額發,露出明媚的笑容。

「原本還以為是旗木卡卡西要來,沒想到居然會是你,不過,小哥,看你的樣子,其實也很帥氣啊,我也比較中意……」

要不是通過某些渠道知道宇智波佐助和旗木卡卡西從雷之國趕回來,照美冥也不會在這個忙碌的時候來保護什麼大名。

似乎感覺到照美冥的不懷好意,宇智波佐助冷淡地收回了目光。

「如果有必要,一切聽從水影大人的安排。」

「是嘛……」

話說到一半,感覺到宇智波佐助拒人千里之外的態度,照美冥也乾笑著,放下了拉起的馬車窗帘。

「呼……」

似乎對這個大了自己一圈的女水影的熱情有些吃不消的宇智波佐助長舒了一口氣,

「還真是累人。」

任務本身其實很輕鬆,但是應對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卻讓人身心疲憊。

不知道卡卡西老師是不是早就知道這裡的情況,才寧願呆在村子里也不願意來這裡。

愁嫁的女水影到底是有多麼的敏感,就看霧隱村的手下只要不經意提到類似的話題,照美冥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面色大變,就可見一斑。

擁有寫輪眼的宇智波佐助,眼神自然比一般人要好得多,感知也不錯的他,將周圍的一切、包括照美冥的一舉一動全都看在眼裡。

心裡期待著和強敵大戰一場的宇智波佐助,只能呆在這裡默默等待,確實是一種煎熬。

好長時間內,都是在暗部度過的宇智波佐助,能夠適應的還是那種刀光劍影的生活,雖然離開暗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第七班重聚之後,旗木卡卡西帶著漩渦鳴人、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也完成了一些任務,好歹也將以往那些陰暗的氣息和讓人看了就不舒服的崢嶸給掩蓋了,但骨子裡,宇智波佐助就不是一個喜歡老老實實呆著的人。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前進之後,來到一個依山傍水的,,車隊停了下來,似乎有安營紮寨的意思。

一個人獨處的時間結束了嗎?

一想到接下來還要面對有些咄咄逼人地接近地照美冥,宇智波佐助就有些頭疼,沒有什麼經驗的他,確實不太擅長應對這種情況。

以往一個人做任務的時候也不是沒有過,但考驗的完全是忍術之外的才能,這是絕無僅有的第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