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二十二章 來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二章 來往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以水木在五行遁術上的造詣,讓角都忍術的威力大一點,實在是再簡單不過了,尤其是在最為擅長的火遁領域。

要不是不想輕易讓「曉」組織的傢伙們懷疑,水木甚至都有讓角都使用更加可怕的忍術的打算。

水木的五行遁術實力,和角都的水平和不是一個級別的。

博而不精,就是角都的真實寫照,幸好有不死之身讓人難以揣度,五條命足以將許多不明真相的高手耗死。

在「曉」組織裡面,最依賴保住自身秘密的角都和飛段,一旦自己的特點外泄,將會是被針對得最慘的。

而現在,等水木的意志衍生出來的新的角都,在適應了身體之後,秘術地怨虞也可以控制自如了。

在水木那精湛的忍術造詣之下,五個屬性心臟怪物配合起來的威力早就不是原來角都那種二把刀子能夠相提並論的。

「既然來找火之國大名的麻煩,自然有遇到強敵的準備,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和宇智波佐助雖然麻煩了一點,但我也不是弱者。」

「是嘛,看樣子你最近有了不少長進,這樣最好。不過,希望你不是硬撐著說大話,要是遇到麻煩,我可不一定會來救你。」

雖然角都本身就很強了,地怨虞哪怕就是將五條命這一點忽略,本身沒有弱點的不死之身就是難以被殺死的存在,而普通忍者的體力和查克拉都是有限的。

也許在絕對實力上,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和宇智波佐助比角都要強,但勝負不是這麼算的,人多勢眾,有時候也不一定是優勢,也有可能只是一大堆拖累而已。

「保護好你自己吧,藏頭露尾的傢伙。」

角都放出了四個屬性心臟怪,然後緩步上前,

「也許你這個脆弱的傢伙,會被敵人抓住馬腳」

「敵人?」

黑絕詭異地一笑,

「相比起對面那些傢伙,我更忌憚的是你,真是奇怪,按理是戰友」

以黑絕的小心,角都應該不會對黑絕產生威脅才對,但事實就是這麼奇怪,黑絕心頭致命的危機感一刻也不曾消退。

正因為如此,和角都一起前來的黑絕,才如此的不安。

就不是什麼正經的組織,也從來不存在什麼戰友之情,你最好不要誤會了。」

「是啊,這麼說也有道理,不過,當初你是為什麼會加入組織?」

「你的腦子果然壞掉了、」

角都不屑地轉過頭,面對遠方一群亂糟糟的敵人。

很多年前,正在擔當賞金獵人的角都,正是被擊敗之後,受迫於首領的力量,以及傳說中六道仙人的輪眼,才呆在「曉」組織裡面的。

只是後來,覺得繼續下去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掌管著組織的錢財流動,確實是角都敢興趣的事情。

不過現在,這一切基礎都不存在了。

要不是水木使用幻術取代了原角都的意志,這個活了這麼多年的老傢伙,會不會聽從宇智波帶土的命令,參加第四次忍界大戰都說不準。

相比起毫無收穫的戰爭,追蹤小南的蹤跡,將那一大筆組織裡面的財務奪來,可能更加讓角都上心。

「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我就看著你表演了,好自為之吧1

黑絕說完,身體慢慢下沉,然後消失不見,即使是以經過水木的精神極度強化過的感知,也沒有找到黑絕的蹤跡。

果然是難以揣度的傢伙,這應該不是簡單的土遁,而是陰陽遁!實在是太麻煩了。

除非是這個傢伙自己露出馬腳,否則的話,基本不可能將其完全消滅。

至於地脈這種玄奧的東西,說實在的,水木到現在也不能完全明了其原理到底是什麼,至於利用,也沒有找到什麼頭緒。

也可能只有十尾人柱力衍生的東西,掌握了部分玄奧,才能明白怎麼使用這些東西的力量。

不過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用了,水木研究涉及的力量體系已經很多了,已經有足夠的基礎和搭配方式讓自己走到忍界力量的終點了,不需要另外再開闢一條道路。

既然已經開打了,自然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雖然敵人出乎意料的強勢,但水木也沒有退避,雖然不是真的要將對面殺掉。

但間諜的身份還要繼續下去,宇智波帶土的命令還是要聽一聽的。

而且,這一次也是個好機會,試探一下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和宇智波佐助的力量,尤其是宇智波佐助的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

大戰在即,傳說中將要決定忍界命運的關鍵人物到底有多強,也是水木需要關心的。

如果因為自己的行動造成的蝴蝶效應,讓最重要的一環出了差錯就麻煩了。

「以現任的五影之一為對手,還有一對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雖然不是本體在這裡,不過,以這個身體,也差不多夠用了吧1

讓人欣慰的是,角都有著不弱的五行遁術的基礎,有這樣的條件,再次開發出更強的力量的時候,比想象中的要簡單不少。

以屬性心臟怪物的力量為根基施展忍術,對身體限制要低得多,正好適合水木這種主要以精神力量驅動,身體資質為輔助的力量模式。

「火遁頭刻苦1

「風遁壓害1

兩個原本僅僅是b級忍術的程度,在水木優秀的查克拉性質變化理解的加成之下,雖然還沒有到達s級忍術的程度,但忍術力量的疊加增強,不止有血繼限界,還有融合忍術。

查克拉性質變化,也有相生相剋的遠離。

風助火勢,兩個強大的忍術,聯合起來的力量,遠遠超過了兩個忍術力量的疊加。

在風龍捲的裹挾下,原本蔓延的火海,變成十餘條咆哮的火龍,向著還沒有消散的水遁水陣壁沖了過去。

「哪怕是水遁能夠剋制火遁,但聯合忍術的力量,可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夠抵擋的。」

原角都能不能使用這樣的聯合忍術,水木不知道,但至少使用五行遁術的時候的威力,是比不上水木的。

面對這樣的攻擊,躲在後方的火之國一行人臉色大變,這種天災一般的可怕景象,實在是讓人有些承受不祝

就算是忍者,一輩子也不一定能夠見識到多少超高級的忍術,何況是這些沒見過多少世面的普通人。

而在近前保護著火之國大名的照美冥也臉色大變。

「水遁水龍彈。」

先前的防禦水遁還沒有撤除,第二個威力巨大的水遁又開始成型,一大團水流從照美冥的口裡吐出,匯聚成十餘條水龍,像咆哮而來的火龍對撞而去。

雖然這個高級水遁的名字是水龍彈,但和b級水遁水龍彈之術的威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先把超大量的查克拉注入水中,再把水凝聚為龍形態攻擊對手,雖然原理只是聊聊幾句話,但其中的每一個字都沒有虛言,能夠防禦住宇智波斑,還能將他連同須佐能乎擊退大飛的超強水遁,並不是什麼一般低等級水遁。

「來了,還真是威勢驚人。」

水屬性查克拉的攻擊力並不如風遁,但真的發揮出最大的力量的時候,最能夠將自身查克拉量大的優勢發揮出來,尤其是在戰場上,水遁地圖炮有時候比土遁和火遁要好用得多。

十餘條水龍繞著水柱陣盤旋然後正面撞上了呼嘯而來的火龍。

因為不是血繼限界灼遁,雖然風遁和火遁的力量聯合在一起,但其中的火焰,還是很快就被水龍給抵消。

「哪有這麼簡單,天真1

角都冷笑著靜觀其變。

果然,水遁綿柔且對除了火遁之外的防禦能力不強的弱點暴露無遺。

盤旋的風勢將水龍擊潰,切克成無數的小水花,而這些被擊潰的水份,和火焰的高溫力量碰撞,快速地被蒸發,爆發出來的力量簡直恐怖。

巨大的轟鳴帶著恐怖的衝擊波向四面八方蔓延,首當其衝的水遁水陣壁,在接連承受住數波強大力量的攻擊之後,終於堅持不住潰散了。

「只有這樣的程度么?」

角都有些失望,雖然這樣的強力忍術確實讓人驚訝,但僅僅只有這樣的程度,是沒有辦法戰勝宇智波斑的,

「果然,所謂的五影對戰宇智波斑的穢土體,依然沒有多少勝算。」

不是角都小瞧五代目水影照美冥的實力,而是水木理解中的十尾人柱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五影不足為恃,等到戰決的時候,他們就沒用了,最多在命運之子戰鬥不順的時候幫幫忙。」

綱手的醫療忍術在戰爭中作用巨大,但幕後的大boss,都是擁有不死之身的傢伙,而且實力強大,基本上一招就要人命,哪有給人救助的機會?

到時候真不如接受了六道之力的漩渦鳴人使用陽遁有效。

在水木看來,也就三代目土影大野木的血繼淘汰塵遁原界剝離之術可能有些用處,其它四影嘛,還是從旁協助比較好。

正在感慨的角都,看著自己施展的聯合忍術一舉擊潰了五代目水影照美冥的水遁防禦,但強弩之末,力不能入魯縞,經過重重阻截之後,角都施展的聯合遁術也只剩下一股狂風,將火之國大名一方吹得東倒西歪而已。

沒有了火遁的高溫和風遁的銳利,傷害還是小了不少。

接下來,角都有心再次試探一下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尤其是宇智波佐助的實力,但這個時候,心高氣傲的強氣御姐已經迫不及待地展開了反擊。

「沸遁巧霧之術。」

間不容髮之間,四處亂舞的狂風漸漸停歇,從照美冥的口中,吐出了一大團沸騰的霧氣,向著敵人攻擊的方向而來。

正在準備下一招,還沒出手的角都本體和四個屬性心臟怪物,眼看就要被波及了。

「好快的速度!區區腐蝕性的酸霧,擴散的速度有這麼快的嗎?」

或許這些成為五大忍村的影,也不算是一無是處,

「好歹也是血繼限界,能夠直接腐蝕須佐能乎的強大忍術,也不好太過託大。水遁水牢術。」

這種高溫的腐蝕性酸霧確實讓人有些頭疼,用一般土遁防禦的方法也不是很好用,倒不如用水遁效果更好。

耗費了大量查克拉的水屬性查克拉心臟怪物,吐出了大量的水,形成一個超大的水牢術,將角都本體和四個屬性心臟怪物都保護在中空的水牢裡面。

有強烈腐蝕性的酸霧蔓延到水牢之後,兩者原本性質一樣,就迅速地粘合在一起,高溫漸漸退去,腐蝕性的作用也無法落到角都和屬性心臟怪物身上。

雖然照美冥只要繼續加大沸遁巧霧之術的力量,也許能將角都煮成一鍋湯,但是這種事倍功半、吃力不討好的傻事,照美冥想必是不會做的,角都可不是坐以待斃的魚腩。

「水遁的攻擊力就是這麼尷尬,直接擊破的能力太差了,哪怕是血繼限界沸遁,依然沒有改變這樣的不足,要是風遁或者雷遁,早就直接被打穿了。」

五行遁術各有各的優勢,強攻確實不是水遁的特長。

「接下來,還是我來讓你們活動一下吧咦,不好」

剛剛感受到莫名可怕的威脅的角都還沒反應過來,一道迅捷的光芒劃過,穿透了看似綿軟,其實相當有韌性的水牢,射中了角都右臂,巨大的破壞力,直接將整個右手臂給打斷。

「因陀羅之矢,使用須佐能乎已經這麼熟練了?」

角都看著空空如也的右臂有些不敢相信,剛感覺到須佐能乎的力量爆發,因陀羅之矢就差一點將自己絕殺。

這一下可不僅僅是宇智波佐助的須佐能乎使用因陀羅之矢射偏了。

水本身的折光屬性是一方面,關鍵是水木使用的防禦水遁水牢術並不是靜止不動,而是如同陀螺一般在控制之下旋轉,因陀羅之矢穿過水牢術的時候,受到這種很難觀察的力量的干擾,才救了角都一命。